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红色营盘 > 狂猛时代 战评大会
    “今天,我们大家一起来讲讲,我们上次出警的不足吧!”

    教导员打开茶杯喝了一口茶,开始组织起了战例战评会。

    战例战评会,是讲究每战必评的原则,一般是在出警后的三五天将这个战例给讲述一下不足的地方什么的,以确保下次遇到类似的警的时候可以提高效率。

    不过实际上,很少有中队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每天不是演练,六熟悉就是训练,队列,会议,学习装备,业务政治等学习,很少会有空闲的时间搞这些。

    但是一般遇到大一点的警或者比较典型的警情案例的时候,大中队还是会组织开一次的。

    而这次山体垮塌掩埋的警情毫无疑问是一个中队鲜有遇到的案例。

    “4时15分,我大队接到一起报警,称位于镇xx村由于修建道路,突然遇到山体垮塌,玩成一名挖掘机驾驶员被埋压,我大队随即出动三车11人赶赴现场进行处置。”

    梁文站了起来,对着表念了起来,战例战评,从一开始就要介绍位置和具体时间什么的。

    “在出警途中经与现场联系后得知,从镇去往该处还需乘坐船只才能抵达,现场指挥员立即做好了人员分工!”

    “5时05分,出警力量抵达镇码头,并且已经联系到该处船家,八名官兵携带装备器材上船前往目的地,,,,”

    很快,梁文便介绍了经过,然后坐了下来,这些事情,都是文书来先说的,然后由大中队主官组织,再接下来就是每名参与的人员讲评自身或者队伍存在的不足或者好的方面。

    再到最后那就是经验总结,提高个人和集体的经验。

    “从实际情况来看,我们,确实,没有办法来救出他,这一点,我们自己要承认!!”

    教导员的手指敲了敲桌子,他当然知道,他们的装备,根本不足以顶撑起来那么重的巨石,并且,那个被困人员的整个肚子都已经压扁了,连医生都对他们摇头了。

    “但是,在其中,我们还是有很多地方坐的不足,因为斜坡的原因,机器半天都没有打叫,难道就不能够想办法吗?”

    教导员看起来有些冒火,中队的战斗员们虽说那天也很辛苦的一直在干,但是机器确实是发了好一会儿,这和平时的训练完全就是两回事。

    “平时的训练,我们都是以平地上面,并且还都是没有模拟的训练,这种状态,怎么可能能够应对的了出警过程中遇到的意外情况呢?”

    “我认为,我们下一步,要提高意识,提高自身的实力以及现场的应对能力,我话说完了,下面,刘科,你来说说吧!”

    教导员瞅了瞅四周,发现梁队并不在,今天早上梁队就出去公差去了,于是刚好瞥见了第一排的刘科。

    “是,下面由我发言!”

    刘科站了起来,脸上有些犹豫,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

    “从出警来看,自己对装备器材不够熟悉,不够熟练的操作,在实际操作上面做的不够好!!”

    “下一个,梁文!”

    “是,下面由我发言!”

    梁文站了起来,他是作为火场文书的,要说的自然就是自己作为通讯方面的问题。

    “从通讯来看,与支队通讯保持得不够畅通,对器材的维护不够好,对讲机中间有一个没电了,没有检查好自己的器材!!”

    “李阳!”

    教导员看起来似乎有些失望,两人说的都没有说到他没有提过的或者重点的一些东西。

    “是,下面由我发言!”

    李阳站了起来,不过看起来似乎脸色不太好。

    “我认为,即使,他获救的可能性十分低,但是,我们的转业水平,尤其是对于医护的方面做的太差了,而被困人员当时已经快,,,”

    李阳有些说不下去了,他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因为他一提起这事儿,就想到那个人死在自己怀里,可是自己又没有能力去拯救他。

    “这不是你的责任,李阳!”

    教导员叹了口气,他自然看到了那个人断气的时候,李阳一直试图唤醒他,甚至是用电筒去不断的照射他的眼睛。

    可是,生命有时候往往就是这么脆弱,你根本没有办法去拯救他。

    “李阳,别难过了,这不是你的责任!哈!”

    会议开的很快,对于战评,一般都不会开的太久的,因为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消防队,没有这么闲。

    刘科一出门就拍了拍李阳的肩膀,作为两个班长骨干,他自然得关心李阳。

    “我没事儿!唉!”

    叹了口气,李阳笑的有些勉强。

    亲眼见到被救的人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李阳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不止一次看到过一些消防的电影电视剧里面被困人员死在自己面前,他曾经一直以为是很少遇到的,可是却偏偏被他遇上了。

    曾经有一个老兵告诉过李阳,救援活人不怕,死人那更不怕,因为你去救他的尸体,他不会叫痛和挣扎。

    可是,最怕救的便是那种将死之人,你不知道他会不会死,如果是救出来了才死的还好,因为至少,在他死之前,你把他救出来了。

    可是,就怕那种本来还活着,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偏偏你去救他的时候,救到一半就死了这种,才是最可怕的。

    至少心理上,李阳不觉得自己脆弱,也从来不会避讳什么牛鬼蛇神,但是见到对自己的到来充满希望之后,却又带着这份希望死在自己怀中。。

    这,简直就是一种罪孽啊,给了人生的希望,却让他死在自己面前。

    “啪嗒!”一声,点燃了一根香烟,看着阵阵烟雾消失在空气中,李阳脸上苦笑不已,或许,有时候,香烟,是只能够麻痹自己的吧!

    “哎,刘科,看到李阳没有啊?”

    指导员似乎有事儿找李阳,揪住旁边走过的刘科便询问道。

    “好像在班上吧,刚刚看到他!”

    刘科耸了耸肩膀,示意自己也很无奈。

    “去把他叫过来,让他准备好东西,过几天去总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