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界最强共享系统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入幕之宾
    老鸨笑吟吟的大声吼道:“今天究竟是哪位客观,有幸能成为他的入幕之宾呢?”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真的是花魁挑选入幕之宾呢。

    但是方墨知道,这是东方不败听闻好多人汇聚于此,所以才来此打探的而已。

    能成为东方不败的男人……呵呵了!

    东方白环视了一圈,只见下方诸多男人中,几乎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盯着她,恨不得将她生吃活剥了一般。

    唯有角落里的那个男人,自顾自的吃着酒,看她只不过是刚才探头看一一眼罢了!

    “倒是有点儿意思……”本来打算带走正前方的哪位武林人士的东方白,顿时对角落里的方墨有了兴趣,身形一转,便是来到了方墨的身边。

    “公子,你想和我,共度春宵吗?”

    东方白在方墨面前站定,笑吟吟的道!

    “雾草,那个男人有什么特殊的,竟然能被花魁看上……”

    “混蛋,我去宰了他……”

    ……

    见状,大厅里的男人们,顿时都红了眼,他们一个个都花了大价钱进来的,竟然比不上一个角落里的小子。

    “沃妮马,这剧情不是这样的啊?”方墨看着原著中,那个可怜鬼,又转头看了看面前巧笑嫣然的东方白,顿时心里一万句草泥马!

    “这位兄台,人家花魁指了你,你却不去,不是大丈夫行径啊!”

    方墨正在纠结怎么拒绝东方白,忽然,一声大笑传来!

    方墨回头一看,只见来人一声劲装,手中一把黑色长剑,看起来放荡不羁,很是潇洒!

    【姓名:令狐冲】

    【修为:二流后期】

    【资质:三级】

    【悟性:四级】

    【功法:华山内功】

    【武技:华山剑法等】

    【身份:华山派大弟子,位面气运主角】

    “尼玛,这是主角上场了?”方墨暗骂一声,固然不愧是主角,悟性起步就是四级的!

    “少侠,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嘛!”东方白抚媚一笑,倾国倾城,就算是见识过蔡琰绝色的方墨,也是不由得一怔。

    引用一句网文界常用的比喻方式,如果说蔡琰是一朵纯洁的白莲的话,那么面前的东方就是一朵玫瑰,妩媚中带着非常大的杀伤力!

    闻言,众人都是不由得羡慕,但是方墨怂了啊!

    这进去的话,自己绝对是凉了的,虽然美人是好,但是也要有命消受才行啊!

    自己现在虽然肉身修为达到了后天后期的程度,但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内力,而且,面前的东方还是半步先天的修为,自己和她还差着一个等级的,完全不是对手的说!

    “那个啥,我来错地方了,能出去吗?”方墨尴尬一笑,道!

    “兄台,是男人,就不能怂!”令狐冲在后面喊着!

    “沃妮马……”方墨此时恨不得一把掐死令狐冲。

    “少侠……”东方白眨了眨眼睛,撅着嘴,可怜巴巴的道!

    “卧槽……”

    方墨见状,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妈的,干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更何况,自己也不一定就死了!”方墨皱了皱眉头,然后点点头,随着东方上楼去了!

    这里方墨倒是没有被原剧情一样被东方彩带一卷直接上楼,二人缓缓的踱步上去!

    楼下,令狐冲和陆大有两人美滋滋的喝着酒,留着岳灵珊在外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着!

    楼上,方墨被东方带到屋里。

    预想中的方墨化身色狼,一脸猴急想要办事儿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方墨一进门,就一屁股坐在了桌边,自饮自酌,丝毫不去看魅惑天生的东方。

    “像看以后能打得过了再看……呜……就这样……”方墨一边喝酒,一边脑子里飞快的想着!

    “少侠,你怎么不过来呢?”东方斜倚在床上,对着方墨抛了个媚眼儿,娇声道!

    “我他妈过去就凉了……”方墨暗自腹诽。

    “姑娘天姿国色,在下乃是粗鄙之人,当不得姑娘入幕之宾,更何况,在下一向奉行的是,男女之事,当时两情相悦,情投意合,情到深处自然而然之事,并非在这里,为了欲望而生!”

    方墨先是一番马屁拍上去,然后便是化身圣人,影帝附体,开始装逼!

    “难道,她并不是这段时间闹事儿的武林人士?”

    东方闻言,陷入沉思,狐疑的想着!

    “当然了,姑娘有倾国倾城之貌,令在下惊为天人,若不弃,在下愿为姑娘赎身,到时候,无论是天高海阔,姑娘自可去的,无需在这青楼之中,做这些不情愿的事情!”

    第一招完了,该是第二招了,这个时候,说话一定要深情,态度一定要显得大公无私,逼格,一定要高!

    “莫非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人士,不是为了计划我神教之事?”

    东方白身为日月神教的教主,平时见过的阿谀奉承多了,方墨这几句自然没法打动她的芳心。

    但是,方墨的一番话,却是让东方对方墨的身份有了怀疑,杀意,也降低了不少!

    “你既然说和女人之间要两厢情愿,情投意合才能那啥,为何要到青楼里来!”

    东方起身端坐在床边,咬着嘴唇,装作羞涩的对方墨道!

    “卧槽……”方墨大骂老狐狸,不愧是一教之主,厉害!

    “姑娘有所不知,本人方墨,游历天下来此,听说这里华山脚下最有名的地方,便是来此喝个酒,绝对没有找女人的意思,姑娘你也看到了,在下喝酒之时,旁边并没有女子陪酒的!”

    方墨慌忙的解释道,语气那叫一个深情,那叫一个无辜,就差凄凄惨惨戚戚了!

    “也罢,这人身上看起来也没有武功,而且对我又是‘一番情深’,将之放了吧!”

    方墨的一番忽悠,明显起到了效果。

    “公子的话,妾身自然是相信的,既然公子喜欢情到深处自然而然的,妾身也不好打破了公子的规矩!”

    “只是妾身薄柳之姿,从小被这里的妈妈收养,不好弃之而去,对不住公子的一番深情了!”东方缓缓道!

    “也罢,也罢,只希望以后有缘再见了,在下告退了!”

    方墨一脸悲苦的看着东方,心里却是无比的兴奋,妈卖批,不枉我一番忽悠啊。

    此时此刻,脚底抹油,赶紧走才是!

    “对了公子,你可知这些最近这里汇聚了这么多的武林人士,是为了什么啊?”

    临近方墨走出房门,东方忽然出声道!

    “来前儿的路上听说他们是为了集合起来对付日月神教的东方不败!”

    方墨这一句话说的贼有艺术,既表明了自己只是道听途说,有说明了自己的心,是向着,哎,是向着你东方不败的。

    “哦哦……那公子知道他们要怎么对付魔教的东方不败吗?”

    东方这句也是有艺术,也是最后的试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魔教?一群正道人士整天瞎比比,在吾看来,日月神教的那些人,远比什么嵩山派,青城派的人高尚多了,一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哼……”

    方墨装作生气的看着东方,撂下这些话之后,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