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 > 章节目录 第1292章 你伺候朕安置
    弘毅和弘修坐下后,对着若音好一番嘘寒问暖。

    尤其是弘修,一双眼睛还红红的。

    要说这两个是闺女吧,若音兴许就把他们当贴心小棉袄,跟他们诉苦了。

    关键这两个是小子,反而弄得她不自在。

    她不太擅长处理这种母子之间的温情时刻。

    而且他们还小,每天在阿哥所起早贪黑的读书,跟他们说了也没用。

    因为,这是大人们的事情。

    于是,若音随便扯了些话题,就把太庙的事情转移过去了。

    弘毅和弘修是个聪明的,知道她不愿意提,也就不再说。

    弘修索性埋头吃起布丁来,小瓷勺一口接一口的,看得若音眉眼弯弯。

    可当她看向弘毅时,弘毅却吃得有些漫不经心。

    像是有什么心事,却又不好开口的样子。

    若音看在眼里,但没问,只等他主动说出来。

    大约一炷香后,前一刻还眼睛红红的弘修坐不住,就去偏殿瞧五阿哥了。

    这时,弘毅才牵了牵唇,谨慎问道:“皇额娘,你说我会是储君吗。”

    若音早在昨晚的时候,就知道有人趁着她不在,在弘毅跟前胡说八道。

    所以,她适才瞧着弘毅不对劲的样子,就有一丝察觉。

    如今听了后,并没有很惊讶。

    反而很淡定地问道:“大阿哥,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他们都说这样说,儿子便有些好奇。”

    “他们?”若音只知道熹妃,不知道他们指的是谁。

    “就是宫里头那些人,还有八叔和九叔也是这么说的。”

    听到这话,若音眸光微微一转。

    八爷和九爷?

    这两个这般教弘毅,一准没安好心,想要搞事情呢!

    想明白这层关系后,她温和地道:“大阿哥,你要知道,旁人的话信不得,你只要做好自己就行。”

    “儿子知道了。”

    “对了,适才二阿哥在的时候,为什么你一直没说?”若音问。

    “二弟他调皮,又藏不住事,这种事情又比较严重,儿臣怕他出去说漏了嘴。”

    若音笑了笑,“这事你做的对。”

    看来弘毅这谨慎性子,真真是遗传了四爷。

    而他也说的对,弘修年纪小,不懂事情的严重性,又是个藏不住事情的。

    要是叫弘修知道了,是不好的。

    事情说开后,两母子又聊了会。

    若音见弘毅稳重又谨慎,倒是挺放心的。

    而弘毅因为要写课业,便回了阿哥所。

    是夜,若音用完膳,就热得不行。

    她实在等不及消食,就命奴才赶紧备水沐浴。

    沐浴完后,她换了身单薄又清凉的齐胸襦裙。

    并坐在镜子前,将头上的簪子轻轻一拉,一头秀发就披散在肩头。

    由于她昨儿夜里还织着辫子的,虽说早上的时候拆开了,但现在放下来,还是卷卷的。

    若音对着镜子随意地抓了抓头发,又抹了点玫瑰精油。

    正在这时,如霜急急忙忙地进来了,“娘娘,不好了,李福康说皇上送来的那只狗把铁笼咬坏后就跑了,就一会的功夫,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这可是皇上御赐的狗啊,比他们这些奴才的命都要值钱。

    加上皇上都说了,今儿会来看皇后娘娘。

    要是到了这儿,才赏赐的狗就不见了,她们这些做奴才的就完蛋了!

    若音正在抹油的动作微微一顿。

    嘴角也不由得抽了几下。

    铁笼子都能咬坏,这是什么铁齿铜牙?

    “那就赶紧去找吧。”若音颇为无奈地道。

    如霜应了后,赶紧拉着如霞,又带着一批奴才,出去外头找了。

    一时间,永寿宫周围响起一片狗吠和狼叫声。

    而且,还都是奴才们模仿着声音,为的就是想吸引哈士奇现身。

    谁让它的声音狗不像狗,狼不像狼。

    也就是这个时候,苏培盛的唱报声在永寿宫的院子响起:“皇上驾到!”

    闻言,若音漫不经心地往头上别了支碧玉簪子。

    而后施施然的出去了。

    “臣妾恭迎皇上。”她盈盈福身行礼。

    四爷抬手扶了她一把。

    奈何耳旁传来一阵阵聒噪的狗叫声和狼叫声。

    精明如他,自然听出是奴才们模仿的声音。

    四爷扫视一圈院子,淡淡问:“这是怎么了?”

    “回皇上的话,您送的哈士奇把铁笼子都咬坏了,奴才们正在寻呢。”

    四爷剑眉一挑,“罢了,让他们去找,你伺候朕安置。”

    若音:“”

    就在她沉默的时候,四爷已经抬脚进了里间。

    若音只好跟着他进了屋。

    奴才们知道主子们小别胜新婚,那是一刻都不敢多呆。

    若音先是伺候四爷净手,而后帮他更衣。

    自从四爷从保平府视察回来,经过烈日的锤炼,原本亚麻色的肌肤,成了浅一些的古铜色。

    随着若音将扣子一颗又一颗地解开。

    男人健康而强健的身躯,就这么曝光在她面前。

    烛光下,流畅的肌肉线条泛着野性的光芒。

    四爷就那么撑开双臂,眸光淡淡的直视前方。

    而他这般淡然的模样,禁欲中又透着一股不言而喻的雄性荷尔蒙气息。

    不过,若音的注意力不在欣赏这些。

    她的注意力在四爷身上一个又一个的痘疤上。

    “皇上,您该不会起水痘了吧?”又或者是天花?

    想到这,若音眼里闪过一抹震惊。

    四爷低头,顺着女人的视线低头一看,“无妨,只是在保平府被蚊虫叮咬的,过阵子就会好。”

    “哦。”若音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道:“臣妾这里有药水,专治这种蚊虫叮咬的,您且等着,我这就去拿。”

    说着,转身往屏风里的床边走去,她记得那些药水都放在帛枕下的。

    然而,当她掀开床幔时,只见床上一团乱。

    原本单薄的丝绸锦被,早就破烂不堪,破了好几个大洞。

    里面的棉絮都散乱地铺在床上。

    尤其包着鸭绒的帛枕,已经完全爆开。

    满床的雪白鸭绒在空中飘啊飘的。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四爷送她的那只哈士奇!

    “咳咳”若音不由得轻咳几声。

    身子也条件反射性的往后退了几步。

    只是眼睛却狠狠地瞪着哈士奇,“二哈,你赶紧给我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