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 > 章节目录 第1290章 看起来像是王者归来的女王
    累吗?

    痛苦吗?

    这就对了。

    舒服是不属于活人的。

    苦,才是人生。

    累,才是生活。

    忍,才是历练。

    舍,才是得到。

    苦和累不可怕,怕的是逃避。

    如果感到辛苦,就去逃避,没有任何目标和想法,那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可要是坚持住,并且绝地反击,那就一定会有进步。

    人之所以活得有意思,不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不确定和生活中的不容易吗?

    当然,若音所想的这一切,都建立在四爷信任她,并用力所能及的能力待她好的情况下,才会成立。

    而如今的他,显然做到了。

    于她而言,失宠不可怕。

    倘若哪一天,他连最起码的信任,以及能力范围内的尊重都给不了她。

    那么,她想她会心寒至极的离开。

    只是在那之前,她一定会把孩子和家族安顿好。

    是夜,四爷不但告诉众人,孟氏收买巧风,故意栽赃诬陷皇后。

    还故意抹黑皇后,将私下端庄大方的皇后,说成了私底下善妒邀宠的女人。

    至于截胡,也是胡诌的。

    而暂时背黑锅的孟氏,也从寡妇养老区,被安排到了辛者库做苦力。

    身为庶人的孟氏本就过的艰辛。

    突如其来的黑锅更是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简直比死还要难受

    比起孟氏的苦哔遭遇,太庙里的若音,院子里倒是非常热闹。

    天一黑,内务府就把若音新做的吉服送来。

    就连凤辇,也已经停在了院子外。

    一切都准备就绪,只等明儿天亮,四爷来接她了。

    次日清晨,四爷说话算数。

    并且,天才蒙蒙亮的时候,他就到了若音的院子。

    到了那儿,若音正坐在镜子前梳妆打扮呢。

    他就站在她身后,淡淡地看着镜子里的她。

    而若音见到他后,在镜子里朝他对视一眼,算是照了个面。

    由于若音梳妆时间比较久,四爷在屋里随意坐下,静静地等着。

    大约半个时辰后,她便穿着一袭蓝色的吉服。

    一头秀发高高盘子,佩戴着金灿灿的五凤钿子。

    至于妆容,她化了个冷艳点的女王妆。

    整个看起来像是王者归来的女王!

    然后,她对着镜子照了照后,走到四爷跟前行礼:“皇上,臣妾梳妆好了。”

    四爷起身,盯着她看了几秒,淡淡道:“你看起来似乎变了。”

    “皇上看起来也有些变了。”若音浅浅一笑。

    不是玩笑而已,她说的是真的。

    四爷那双眸子在看她的时候,似乎没有从前那样的情浴了。

    或者说,他能更好的掩饰他的情浴。

    她住在太庙的这段时间,听说他去圆明园潜心学佛了一阵子,难道是因为这个,还是别的?

    就在若音琢磨的时候,苏培盛进来,提醒时候到了。

    于是,若音就和四爷出了院子,一前一后往永寿宫去了。

    四爷乘的龙撵。

    若音则乘坐的凤辇。

    一路上,那些宫女太监见了若音,纷纷行叩拜礼。

    这种情况,若音自打进了太庙后,就许久没见过了。

    她就那么端坐在凤辇上,仲夏的日出已经从天边慢慢升起。

    早晨的微风拂过她的脸蛋,让人极度舒适。

    微亮的晨光在紫禁城上空盘桓。

    初醒的太阳散发着桔黄色的光芒,照在大地上。

    若音抬头,懒洋洋地看着天边,一束阳光就那么照在她的脸蛋上。

    她伸出手,若有似无的阳光就从她的指缝溢出。

    见状,她将手心紧紧的并拢。

    可还是有微光从指缝里溢了出来。

    若音轻笑一声,索性展开五指。

    眼瞧着永寿宫越来越近,周围的暖意也越来越强。

    空气中,逐渐涌起一股热烘烘的气浪。

    沿路花花草草上的露珠已然滚落在地,溅起一片片透明的光亮。

    燕子和鸟儿开始在枝头叽叽喳喳。

    在鸟儿的喧哗声中,太阳完全透过云层悬在天边,孵出一个不再潮湿的黎明

    不多时,苏培盛尖声唱报:“皇上、皇后娘娘到!”

    四爷的龙辇率先停在永寿宫门口。

    若音的凤辇紧跟着也在门口停下。

    下了凤辇,就见后宫妃嫔们穿着吉服站在门口盈盈福身行礼。

    “皇上、皇后吉祥!”

    四爷淡淡地叫了“起”,她们便起来了。

    若音的视线则在她们面上淡淡一扫,独独没瞧见皇贵妃。

    由于四爷还要上早朝。

    所以,他把若音从太庙接到这里后,就对她说:“皇后,朕先去上早朝,晚点再来永寿宫看你。”

    这话意思很明显了,反正他今天会来永寿宫看她,叫她等着。

    若音本来只想敷衍地应一下。

    不过,余光瞥见后宫那几位后,故意低头,羞涩一笑,“好,臣妾等皇上来。”

    这让四爷的视线在她身上停顿了几秒。

    而后,他才带着苏培盛离开了永寿宫。

    这一幕,让后宫妃嫔们酸掉了牙。

    尤其是齐妃,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自打皇后禁足太庙,皇上都两月没翻后宫牌子。

    可皇后一回来就在这当众搞事情。

    瞧着皇上那样子,恨不得把眼睛粘在皇后娘娘身上,不去上朝了。

    如今即便去上朝,只怕是满脑子都是皇后的倩影吧?

    若音送走四爷后,淡淡朝后宫众人道:“既然人都来了,本宫也许久没和你们聚一聚,都进来喝杯茶吧。”

    “是。”妃嫔们应道。

    不多时,若音就坐在了永寿宫的堂间。

    齐妃几个,便坐在下首。

    半梅按照规矩,给每人奉上了茶。

    若音就那么坐在上首,右手轻轻抚摸着扶手上雕凤的纹路。

    这种中宫之主的熟悉感觉又回来了。

    她的视线先是落在了齐妃身上。

    随即淡淡扫过后宫一干人等。

    最后,落在了熹妃身上。

    熹妃对上若音的视线,眼里闪过一抹心虚。

    但很快,她便调整好心态,讨好地朝若音笑道:“皇后娘娘,臣妾就说了嘛,您素来对待咱们姐妹宽厚,又怎么会去害皇贵妃呢。这不,总算是真相大白,您又回到了后宫,您是不知道,您不在的这段日子里,臣妾觉着后宫都没意思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