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 > 章节目录 第1217章 后宫没人能比得上
    倒是毓贵妃,一把扯过锦被。

    “赶紧的,还愣着干嘛。”

    就这样,紫青才赶紧替毓贵妃把锦被盖上,掖好。

    嘴上则打趣地道:“还不是主子太好看,身材太好了,奴才这才看呆了的。要奴才说呀,别说是男人了,就连奴才看了您,眼睛都移不开了,只可惜奴才是个女的,不然就娶了您。”

    “你这张嘴,倒是越发的甜了,就跟抹了蜜似得。”被窝里的毓贵妃道。

    “奴才哪里是嘴甜,奴才只是实话实说罢了。”紫青把毓贵妃严严实实裹在锦被后,还俯身在毓贵妃耳旁,笑道:“主子,您就放心吧,就您这容貌和身材,后宫没人能比得上,皇上若是见了您呀,指定什么都依了您的。”

    反正她是真心这么觉得的。

    “你这泼奴,怪会瞎说,小心本宫撕烂你的嘴。”毓贵妃娇嗔怒道。

    “我的好主儿,您才舍不得撕奴才呢。”紫青指了指几个宫女,示意她们上前抬着毓贵妃。

    然后,她便指挥着奴才,抬着毓贵妃去往养心殿。

    在去养心殿的路上,毓贵妃只半个脑袋露在外面。

    夜里的冷风嗖嗖的往她脸上吹。

    吹得本就紧张的她,身子不由自主的发抖。

    裹在被子里的双手,有些局促地握紧了拳头。

    她能感受到,她的手心在冒着紧张的冷汗。

    明明这些日子,她最期待的便是这一天。

    可当这一天真正降临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仿佛她不是去侍寝,而是面临着一项艰巨得必须办妥的任务。

    不多时,毓贵妃就被抬到了养心殿门口。

    太监也紧跟着唱报:“毓贵妃到!”

    然后,养心殿里就有奴才,接待毓贵妃进去。

    紫青身为毓贵妃的贴身奴才,只能将她送到这里。

    她走在毓贵妃身旁,鼓励似得打趣:“主子,奴才在外头等您好消息哦。”

    按照规矩,除了皇后,其余妃嫔,是不能在养心殿留宿的。

    所以,等时候一到,毓贵妃是要被原路抬回去的。

    而她身为贴身奴才,当然要在外头候着了。

    毓贵妃紧张得没说话,就那么被宫女抬进了养心殿。

    然而,她被抬进去的时候,四爷还在宝座上批阅奏折。

    就算听见外头的唱报,知道她来了,也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见状,苏培盛朝宫女示意一眼,让她们把毓贵妃抬到了后殿的西五间。

    那是贵妃和妃嫔们临幸之处。

    宫女们将毓贵妃抬到里间后,就把她放在了床上。

    而那些奴才,则一个个的全出去了。

    一时间,屋里便只剩下毓贵妃一人了。

    她就那么躺在床上,等啊等啊

    等到她都犯困了,她却不敢睡着。

    因为好不容易侍寝一次,她不想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担心惹恼了他。

    爱一个人就是这样,做什么都会为对方着想,迁就着他,一切都以他为中心。

    却卑微到独独忘了做自己。

    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他厌了她。

    好在养心殿里有暖炉,毓贵妃并不觉得冷。

    不知道等了多久,她总算是听见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没有哪个男人,步伐会像他这般,均匀、坚定、稳重。

    果然,下一刻,她的余光瞥见一抹明黄色的身影。

    这个颜色,只专属于皇帝。

    可她裹在锦被里,是不方便行礼,也不好说话的。

    便静静地躺在那儿,一句话都没说。

    此刻,四爷撑开双臂,站在床边。

    而他的脚下,跪着几个奴才和宫女。

    他们正在伺候他更衣洗漱。

    不一会儿,他便换上明黄色的丝绸里衣,上了床。

    一个小太监“呼”的一声,将屋里的蜡烛吹熄后,就退出去,把门给带上了。

    然后,毓贵妃从被子里出来,从男人的脚下一点一点的往上爬。

    不多时,外头传来敬事房太监的第一次报时,“到时候了。”

    一般情况下,第一次报时,只是意思意思一下,提醒而已。

    第二次报时,才是差不多到时候了。

    等到第三次报时,那就必须得抬回住处。

    抬走后,还得记小黑本。

    毓贵妃听到这第一声唱报声,就紧张得娇躯一抖。

    这将意味着,她马上就要鼓起勇气求那件事情了。

    果然,他听见身旁的男人叫了奴才进来备水。

    黑夜里,毓贵妃眼里闪过一抹失落。

    这个男人,未免也太过冷静和冷漠,就连这个时候也是如此。

    每次她在养心殿侍寝,就从来没有等到太监报时到第二次。

    更别说等到第三次报时了。

    每回都是第一次报时才到,他就命奴才备水。

    难道他对待所有女人都这样敷衍?

    对待皇后呢,他也是一样的冷静,跟完成任务一样吗?

    等到奴才们备水后,四爷和毓贵妃是分开由奴才伺候擦洗身子的。

    四爷擦洗好后,换上了明黄色的睡袍,就往外间走。

    瞧着应该是还要批阅奏折,不打算管毓贵妃的样子。

    此时此刻,毓贵妃也擦洗好身子,再次躺在床上。

    那些宫女围在她的身边,准备将她裹上大被子背回住处。

    她看着男人挺拔修长的背影,一时间有些纠结。

    明明来的时候,她都想好了,说什么都要试一试的。

    可真的面对他时,她却犹豫了。

    因为这个男人太薄情,她真的很害怕被他无情的拒绝。

    他就像是冬日里的冰雪,到处都是荒芜,没有一丝生气,被巨大的冰雪侵蚀。

    就算她爱得炙热和疯狂,却还是捂不热的冰天雪地。

    好像她根本就不是什么贵妃,只是随便一个什么玩意儿。

    可即便是这样,却还是让她沉迷于他的魅力之下,从而无法自拔。

    眼瞧着宫女就要上前抬着她。

    毓贵妃终于鼓起勇气,对那个背影喊道:“皇上,等一下”

    否则要是还不说的话,她就要被抬走了。

    过了这一次,下一次再求他,都不知道有没有用了。

    说什么她都不甘心做一个不能生养的女人!

    反正她又不得宠,光靠自个是不行的。

    只有借助母族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