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 > 章节目录 第388章 就想着抱孙子了
    此时,前院的一处高台凉亭里,八爷坐在石桌上喝茶。

    他一面大力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扳指,一面望着远处的一群人。

    见状,他身边的奴才上前道:“爷,不如奴才还是让人把福晋留住吧。”

    语音刚落,八爷就用凌厉似箭的锋芒眸子,扫了奴才一眼。

    他淡淡道:“随她走,总有一天,她自个会乖乖回来的,当真以为外头有那么好,还当是安亲王在世的时候。”

    “如今这整个大清,除了爷,没人护得了她。”

    闻言,奴才低垂了头。

    心说安亲王去世,家族是削弱了不少。

    但那句“没人护得了她”,他身为奴才,实在不懂,也不敢去懂。

    ------------------------------------

    “福晋,奴才听外边的人说,八爷太宠新进门的福晋,把八福晋气回娘家了。”巧风一脸可惜,并不可思议。

    明明她也见过的,八爷和八福晋,可是比自家主子和主子爷还要甜呢。

    若音顿了顿后,反而舒了口气,“她如今有着身孕,又只有两个月就临盆了,回娘家说不定还好些,能够安心养胎。”

    说完,她就用牙签,叉着瓷碗里的蚕蛹吃。

    那蚕蛹是膳房特意做了后,孝敬她的。

    一个个褐黄色的蚕蛹,可都用剪刀开了边,把里边黑色的赃物取出过的。

    再用辣油把外边一层炸酥,撒些芝麻油。

    外酥里嫩的味道不要太美好。

    关键是美容养颜还营养呢。

    一口要下去“咯吱咯吱”的响,脆脆的,满嘴蛋白质的浓香。

    可就在她吃得正起劲时,只觉面前光线一暗。

    抬头就见四爷站在她面前,正用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她面前那碟大大的蚕蛹。

    若音顿时石化在原地,正夹在嘴边的蚕蛹,也随着筷子掉桌子上后,滚落在地。

    怎么办,她在四爷面前淑女、娇弱、端庄的形象啊。

    在这一刻全部崩塌了。

    “爷吉祥。”她轻装镇定,盈盈福身行礼。

    四爷淡淡“嗯”了一声,左手轻轻托了她一下。

    那双神秘而深邃的墨瞳,正打量着女人精致的脸蛋。

    她不是见了虫子就往他怀里扑么。

    结果却在这儿吃着蚕蛹。

    瞧着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

    还是那个没几下子,就嘤嘤啜泣的女人?

    “爷,蚕蛹吃了补,尤其对于体弱的,最是滋补了,所以我叫膳房做了道香酥开边蚕蛹,用来吃着玩的。”若音说完,干笑了一下。

    小女人的体弱形象,还是要保住啊。

    四爷:“......”

    他甩了甩袍角,在她对面的圈椅坐下。

    两人的中间,就隔着红木小桌几,上边摆着的,是水果、茶、点心。

    还有一叠炸得褐黄的蚕蛹。

    见状,若音也讪讪坐下,小心翼翼地问:“爷,你要不要尝尝啊。”

    “中医上说,蚕蛹性味甘、温、咸、辛,归脾、胃、肾经。有温阳补肾、祛风除湿、健脾消积之功,适用于肾阳亏虚的作用。”说着,四爷看向女人,话锋犀利一转,“你是觉得爷需要补肾?”

    四爷的冷眸太过锋芒,就像是一汪冰窟窿,上边泛着寒光。

    吓得若音忙摇头,弱弱地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主要是我正吃着,恰巧爷赶上了,就让爷尝尝。不过......以爷的体力,可能吃多了会上火。”

    末了,她又不怕死的加了句,“要是爷觉得蚕蛹可怕,不好下口,那也是无妨的。”

    语音刚落,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话激到了四爷。

    只见四爷立马夹了块蚕蛹,卡嘣脆地咀嚼着。

    四爷属于无论什么时候,都荷尔蒙爆棚的那种。

    就是吃这蚕蛹,他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优雅与尊贵。

    说出来的话,更是充满了痞坏荷尔蒙的味道。

    “若是上火了,你便负责降火。”他磁性地道,并玩味地看了女人一眼。

    若音面上透着浅笑,心领神会地低垂着头,俏+脸红得跟红苹果似得。

    这一天中午,四爷就在正院用膳了。

    用过膳后,若音伺候他洗漱一番,两人一同午睡。

    不一会儿,光天化日之下,正院的里间,便传来了女人哼哼唧唧的声音。

    大红的锦被上,俊男美女彼此舞动着。

    女人正紧紧拽着身下的被子,趴在锦被上。

    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铺散在肩头。

    朱钗横乱,被翻红浪。

    而她身后,压着一个身材精壮的俊朗男人,掀起阵阵红浪......

    男人把她摁在锦被上,忽而伏在她身上,在她耳边沙哑蛊惑:“音音可还觉得爷要补肾?”

    若音的脸蛋红扑扑的。

    大红的锦被,将她的肌肤衬得更加的雪白。

    也把屋里的气氛带动得越发热情似火。

    瑰丽的红色,给她增添了几分噬骨的媚。

    配上那么张清纯而端庄的脸蛋,透着勾人心魄的美。

    见女人不说话,男人又孟浪了几分,逼问道:“嗯?”

    他的声音低而沉,充满了男性+力量。

    一声“音音”足以喊酥女人的耳根子。

    可现在仅仅只是“嗯?”了一声,却又饱含+着侵略性的逼问。

    仿佛女人再不回答他,他就要叫她好看,让她知错。

    若音自是听出他话里暗藏着波涛汹涌的警告。

    她溃不成军地摇头:“呜呜......音音痛......”

    “没用的小东西。”

    “啪”的一声,男人的大掌,就在女人身上打了一下。

    在那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鲜红的五指色彩......

    不知过了多久,屋里的动静才停下。

    奴才们伺候他们擦洗身子后,若音和四爷,才沉沉睡下。

    若音是直接睡到黄昏时才醒来的。

    起床时,四爷早就不在身边了。

    她是没想到,吃蚕蛹没吃出问题。

    开口请四爷吃蚕蛹,才吃出了祸端......

    当真是个一点玩笑都开不起的男人!

    接下来的日子,还算祥和。

    直到十月中旬的某一天,皇宫里出了件让人心气不顺的事情。

    四爷下朝后,面上一脸阴郁的,就到了正院。

    “爷到!”若音一听苏培盛格外高亢的声音,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果然,当穿着一身海棠红旗装的她,走到外头行礼时。

    ,精彩!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