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武道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山村妖孽
    天海宗!

    紫微阁的一处内阁之中,一席盘龙紫袍,面容英俊,气质绝佳的男子正手握着一卷书卷,但他的目光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向这书卷看上一眼,反而是其沉默的眉宇间带着一丝的疑惑和遗憾。

    此人不是他人正是曾去看望过魏无涯的慕容师兄,本名慕容英。如果罗昊在此对这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因为曾经他就和此人的弟弟慕容海发生过摩擦,当时他带着梦璃很快的就离开了。

    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和弟弟慕容海不同,慕容英是天海宗天赋绝佳的弟子,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是聚血境了。

    而且在紫微阁的精英弟子中都是属于重点培养的对象,可以说是紫微阁一脉首座弟子的有力竞争者。

    “啪!”

    声音乍起慕容英一把将手中的书卷狠狠的砸在地上,双拳紧紧握的咯咯作响。就刚刚他接到紫微阁弟子传来的消息,前往远古山涧的紫微阁弟子因为山涧霸主龙猿无故的发狂全部葬身山涧,全军覆没。

    对于那些死去的紫微阁弟子除了那跟随他的心腹刘师兄外其余他根本不屑一顾,但如此大规模的伤亡势必会引起天海宗天罚殿注意。到时候追查下来会有不小的麻烦更可惜的是居然没能得到罗昊身上的秘密。

    “难道这机缘当真与我慕容英无缘不成!”

    慕容英暗自叹息了一声,龙猿发狂连聚血境的刘师兄都葬身山涧之中,尽管罗昊身上有着不小的造化但气灵境和聚血境两者间的差距是何等巨大,他不认为仅仅气灵五重的罗昊能够安然无恙的活下来。

    天苍山脉蔓延无尽,距离罗昊离开远古山涧已经过了两天。满打满算还有三天的时间就是交付任务的时候了,时间充裕他也没有丝毫的急促,就这么优哉游哉的赶路。

    无聊的路途中时不时的尝试勾动丹田内的古镜但每次都备受打击,久而久之他也放弃了。

    沿着天苍山脉外围一路而行,路上遇到一些妖兽正好给他练练手来印证刚刚提升的力量,别说虽然只是天苍山脉的外围但是罗昊还是发现了一些不错的灵药。

    神阳西落,收起点点的残辉,罗昊也渐渐放慢了赶路的速度。袅袅炊烟升腾,前方一个小山村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

    “嗯,血腥味。”

    嗅了嗅鼻子他下意识的就向那山村靠近准备借宿一晚,明早再赶路。可当他来到村口时就在一颗大树下停住了,村子里传出很浓烈的血腥味,令他感到有些不舒服。

    “香嫂,你节哀啊,大壮虽然走了但是你还有小壮,你要保重身体啊。”

    “香嫂,你放心大壮是为了村里人才去的,我们能帮您的一定会帮的。”

    “阿香啊,是阿公对不起你们一家啊。”

    罗昊刚进村就看到不远的井口处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老泪纵横,一群衣着朴素的村民正围着一个身着麻衣孝服的妇女孩子说着安慰的话。地上躺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殷红的血液浸透而出。

    只见那身着麻衣的女子脸色惨白双眼红肿,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而她身旁皮肤黝黑的男孩同样在轻轻的抽泣着。在场的所有人都笼罩在一片悲伤,痛苦的氛围之中。

    “敢问这村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昊的声音响起,一众村民回头,在村民们回头的时刻罗昊也已经来到了井边,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份悲伤情怀。

    “小哥,老头子是这石村的村长,如今村里不太平,你有什么事情?”说话的是那个胡子花白的老人,他擦了擦眼泪才开始认真打量罗昊。

    “长者安好,小子罗昊,想到村里借宿一晚,但却不知道为何村民们都一脸的愁容。”虽然猜出与地上躺着的尸体有关但他觉得事情还是另有蹊跷,生老病死很正常没必要整个村子都这么伤心啊。

    老者看罗昊是外面来的于是叹息道:“年轻人,你走吧村里不太平,这石村闹妖怪,你不要枉送了性命。”

    老者的话令罗昊微微一笑心道果然内有隐情于是又道:“有妖怪,那大伙怎么不离开呢?”

    “唉,小伙子,我们石村村民的根就在这里,我们能去哪里啊!”说话的是老人身后的一个中年人,手掌上满是厚厚的老茧。

    中年人的话给了罗昊很大的触动同时他看了一眼周围的村民心中为他们的这份朴实所感动,然后心中算了算时间接着道:“村长老爷子,你留我住一晚,我正好帮大伙收拾了那妖怪怎么样?”

    “你?大壮是我们村最强壮的猎人都没能收拾那妖怪,你行吗?”

    老者惊疑的看了一眼眼前之人,眼中满是不相信。罗昊将老者的神色看在眼里随即笑道:“老爷子别看我年轻,我可是天海宗的弟子,这趟下山是为了一个任务,这样你相信了吧!”说着就把自己的铭牌拿给老者看。

    石村虽然偏僻但曾经也有天海宗武者路过,在看到罗昊的铭牌老者那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敬畏和惊喜然后对身后的村民大声喊道:“乡亲们,这个年轻人是天海宗的高徒,我们有救了。”

    老者这一说完所有的村民顿时愁容散去不少,立刻围到罗昊身边眼中满是敬畏之色,那些小子甚至嚷嚷着要拜师。

    罗昊笑了笑推开村民来到那身着麻衣的妇女身旁,摸了摸他身旁小家伙的虎头后道:“大嫂,能不能让我看看大哥的伤口?”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而她身旁的小男孩两只小眼睛中带着一丝好奇和害怕看着罗昊。

    罗昊掀开白布,妇女将儿子搂在怀里不让他看,罗昊身后的村民有的同样转头不忍再看。

    看着尸体罗昊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这具尸体的主人年岁不大正处于一个男人的黄金年纪,粗壮的双臂和虎口厚实的老茧都说明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

    但身上有多处血洞,在其颈脖处有着明显被撕咬的痕迹,因此有些许碎肉和颈骨露出,露出的颈骨折断并且发黑,男子的头骨同样被碾碎了。

    “这是?”

    罗昊用手在男子的心脏处的血洞边发现了一根银色的丝线,这银色的丝线极具粘性,拉一拉同样十分的有韧性,以自己现在气灵七重的力道居然无法一下拉断。在那银色的丝线上沾染着一些液体,放于鼻尖嗅了嗅液体有些发酸发臭。

    将白布重新盖上罗昊起身将银色的丝线收入储物袋中对身后的村民开口:“大伙放心,我一定会帮你们收拾着妖怪的,只是不知道那妖怪来自哪里?”

    “少侠,我记得亡夫是去后山才被妖怪害死的。”罗昊身后香嫂声音沉重而沙哑的开口。

    抬眼看了一眼村子的背后果然有一座大山,那大山已经属于天苍山脉的范围难怪有妖兽。收回目光罗昊又看着村民:“既然知道来源就好办了,今晚大伙听到后山有任何动静都不要出去。”

    他的声音很凝重,倒不是不相信这些村民而是面对妖兽这些普通的村民根本帮不上忙,村民们也都郑重的点了点头。文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