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网红的自我修养 > 章节目录 15 修罗场
    “麻烦你一定要好好缝合,他以后是要当模特的人,千万不要留疤。”顾图南看着关上的手术室大门深深地鞠了一躬。

    第一次感到无力感,天知道她刚才抱朴灿烈来的途中有多害怕,她不是琼瑶剧女主,不觉得这一道口子能要了朴灿烈的命,也不觉得晕倒会让朴灿烈在醒不过来。

    但是她知道,朴灿烈那样一个无欲无求的人,唯一的愿望就是当一个模特。

    一个明显有瑕疵的身体对模特来说有多致命呢。顾图南不知道。

    但是她知道,成为一个模特,光是听着就不正经的愿望,朴灿烈一直藏在心里,却又以此为目标。

    努力了多久呢,朴灿烈11.12岁的时候并不高,为了长高锻炼了多久呢,当模特会接触到很多人,朴灿烈又学了那些冷门热门的外语多久呢。

    不能这样啊。

    不能把他唯一的坚持夺走啊,不能那么残忍啊。

    顾图南坐在椅子上,把头埋在胳膊里,深吸一口气,数了三个数,又站了起来。

    面色平常,即使身上还湿淋淋的也挡不住她的傲气,她是顾图南,一个小手术而已能有什么,一个缝合手术而已,顾图南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她是顾图南,是顾图南。

    是永不倒的顾图南。

    医生摘下口罩走出手术室,顾图南没有急匆匆的冲上去问医生朴灿烈的情况。

    医生皱着眉头走过来“是病人家属吗。”

    顾图南舔了舔嘴唇“不是.”她说“不是......”

    顾图南看着护士把朴灿烈推进普通病房,所有人都散尽她才走进去。

    她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下意识的就否定医生的话,大概是没法接受吧,朴灿烈没事的话,她没法接受她的懦弱崩溃和不理智,朴灿烈有事的话,她没法接受她的无能。

    “张艺兴,我舅舅现在在干嘛?”顾图南手里拿着临时和护士借来的手机。

    “大小姐?”电话那头清朗的声音传来,像是汽水一样声音。

    “嗯。”顾图南明知对方看不见还是点了点头,张艺兴,舅舅放在顾图南身边常年照顾她的管家有求必应。

    “boss现在正在开一个关于总部转移的会议,大概六点结束,晚上和Jackson先生有一个饭局,七点半结束。大小姐找boss有什么事。”那头一丝不苟的声音传来。

    顾图南小脑袋转了转也就是说舅舅下午没空管他。

    “没事啊,就是随口问问,你现在到我们学校隔壁那个医院来,顺便再买个手机办好电话卡,嗯......我这有一个人晕倒了,我不知道叫什么科的大夫,然后刚才进行了缝合手术,伤口在脸上,你再带一个医生过来。”

    “因为什么晕倒?”张艺兴公事公办的声音传来。

    “晕水。”顾图南揉揉鼻子好像有点感冒了。

    “需要我和医院联系吗?”

    “不用了,这个小医院也没什么好医生。”

    “是灿烈少爷吗?”

    顾图南顿了顿,“不许叫他少爷他和咱们没关系,还有我怎么没听你叫过我图南。”

    “老爷交代过叫灿烈少爷,但是姥爷没交代过叫大小姐图南。”

    顾图南紧了紧被子“你刚才叫了。”

    电话那头顿了顿,顾图南心情大好的挂了电话。

    打了一个喷嚏这才想起来忘了叫张艺兴带衣服了,再看一眼朴灿烈,他可倒好,换上了病号服,清清爽爽的,不像她现在还湿着呢,抬头看了一眼钟表,过去十五分钟了,张艺兴应该快到了,更何况她也不想再和别人借手机了。

    等着吧,待会张艺兴来了,她就自己买衣服去。

    顾图南围着被子发呆,朴灿烈的身子在被子里只漏出一张脸和两条胳膊,脸色好了些,嘴唇还是发白,但是没刚才那么吓人了,顾图南裹着被子挪箍挪箍的凑过去,手在被子里裹着不好拿出来,就弯下腰,把脸凑到朴灿烈的手上,感受了一下温度,还是很凉,顾图南坐到床上想把缠着自己的被子解开,却无从下手。

    刚好门被打开,张艺兴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白色衬衫,带着金丝框眼镜拎着两包东西走了进来。

    “张艺兴你来的正是时候!快帮我解除魔咒!”顾图南扭了扭身子。

    张艺兴不明所以的歪了歪头。

    顾图南天天嘴唇不好意思的笑笑“艺兴哥,我出不来了。”

    张艺兴低眉顺眼的走过来“是。”

    顾图南撇撇嘴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笑。

    顾图南终于没了束缚却也没了屏障,接触空气的一瞬间打了个喷嚏。

    “我开了隔壁单人病房,衣服手机都在床上,大小姐去换上吧。”

    顾图南听着张艺兴一副:我开了间总统套房。的语调翻了个白眼,把朴灿烈的手放进被子里“知道了。”

    嘴上不耐烦心里却温暖,张艺兴总是这样,即使自己也还大不了顾图南几岁却总是能把所有事情给顾图南安排好,即使顾图南没说。

    不过......

    顾图南看着鞋盒里的小皮鞋顿了顿,张艺兴这娃子心里不会住了一个御姐吧。

    如果张艺兴拿来的衣服是紧身连衣裙,顾图南一定要让张艺兴脱光了穿上给自己看。

    顾图南铁青着脸,看着拿出来的衬衫直筒裤松了口气,好吧是她想多了,张艺兴一个精英走的是干练风,他心里住着的是总裁。

    顾图南利索的套上盒子里的衣服。拿出张艺兴准备手机,拿在手里看了看,没看见logo,长吸了一口,这败家孩子,又动不动就定制。披上一旁的白色外套,顾图南拽了拽衣角回到了刚才的病房。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正拿着小手电翻着朴灿烈的眼皮查看他的眼球。

    顾图南凑到张艺兴身边轻声问“怎么样了。”

    张艺兴下意识的看过来视线定在顾图南身上没动。

    顾图南看着张艺兴的目光疑惑的低下头,没穿错啊,他这是什么眼神。

    张艺兴眨了眨眼回过神,却被一旁的医生抢去了话。

    “其实晕水不是病,也没法用药物医治,我们只能给少爷输点葡萄糖维持身体,他也只是单纯的生理性休克。”

    “脸上的伤口会留疤吗?”顾图南还是犹豫着问出来。

    “缝合的还算成功,留疤的几率不大,我待会开个药膏,可以抹除疤效果很明显。”

    顾图南点点头“他什么时候能醒。”

    医生吧手电放到口袋里“大概明天中午。”

    “这么久。”

    “少爷晕水挺严重的,有积攒性的水最好不要让他看见。”

    顾图南看向张艺兴,张艺兴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信得过。

    “大小姐。”医生叫了一句顾图南,顾图南看向他。

    医生拿出一包药“张先生说您感冒了,您胃不好,感冒药一般都刺激胃,这是精选过的。”

    顾图南接过药放到口袋里。到了声谢。

    交代一声张艺兴照看好朴灿烈就回学校了。

    毕竟,账也得算算了.,总欠着也不好。

    张艺兴送顾图南去了学校才返回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