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网红的自我修养 > 章节目录 11 所有人的私心
    “causeallofme,lovesallofyou。Loveyourcurvesandallyouredges,Allyourperfectimperfections。Giveyouralltome,I'llgivemyalltoyou”顾图南晃着小手,嘴里哼着歌,肩上的书包一甩一甩的,沿着马路沿儿往学校走。

    突然一阵一样的音乐在手机传来,顾图南拿出书包侧兜里的手机,看见屏幕上显示的“舅舅”笑了笑,轻巧的按了接听键。

    “舅舅。”开口就小声的叫,颇有一副撒娇的味道。

    “小图南干嘛呢?”手机里清澈好听的声音传来。

    “肯定是好好学习然后想舅舅呢呗。”电话这头的顾图南明知对方看不见,却还是一脸笑呵呵的。

    “哈,小图南表现的这么好叔叔可是回国来奖励你了。”

    “啊?!”顾图南缓慢走着的脚步直直的停在原地。

    “不乐意。”顾图南叔叔打趣道。

    “呀!叔叔你等着,我去请假接机去”顾图南说完也不管叔叔的反应就挂断了电话。

    书包带滑倒肩下面了也不管,抬脚就往学校跑,又想起来现在才六点又停住了脚步。

    掏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播了出去。

    电话打过去过了一会才接通“顾图南同学有事吗?”金钟仁的声音在电话里也好听的要命。

    顾图南轻轻的清了清嗓子“早啊。内个......我能请假吗?”语气小心翼翼的。

    “什么事?”那人好像是才起床,声音比平时要沙哑的多。

    “我舅舅回国我想去接机。”顾图南说完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需要多长时间。”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在穿衣服。

    顾图南听的有点脸红,所以刚才他是躺在被窝里和自己打电话?

    “最久两节课。”

    “是这样的,第一节课英语老师有事......”金钟仁说到半路就被顾图南打断。“你先喝口水吧润润嗓子,嗓子疼。”顾图南觉得打断人说话不大礼貌,但是,金钟仁哑着嗓子说话,她确实心疼。

    电话那头顿了顿,轻声地应了一句,然后便传来了拖鞋的哒哒声。

    “第一节课,英语老师有事和我下午的第一节课换了。第二节课语文老师托我给他看自习,你请假的话刚好不用浪费别的老师的课。”金钟仁喝过水后声音清朗了许多。

    顾图南眨了眨眼“你是说一二节课都是你的课。”

    电话那头传来嘀的一声,金钟仁回答“嗯。”

    “其实也不一定非要去接机,还是学习重要对吧。”顾图南又按照原来的路线往学校走。

    “亲情也不能耽误了。”电话那头清晰的传来顾图南熟悉无比的开冰箱门的声音。

    “其实我舅舅能三四节课到中国。”顾图南低着头,看着马路上的纹理。

    金钟仁把手机拿远看了一眼屏幕心想:这丫头怎么开始胡言乱语了?

    “三节物理,四节化学。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一二节去。”

    顾图南心直口快的回答“我才不呢。”说完拿着手机的手抖了抖“我是说,我舅舅三四节课到,我请三四节课的假。”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就在顾图南以为金钟仁生气的时候,金钟仁又开口“好,回来要找任课老师补回来。不能浪费了。”

    顾图南撇撇嘴,金钟仁还真是不懂,别人的课上才叫浪费,他的课少一分一秒都是浪费。

    “知道了。”顾图南抿着嘴笑。

    “我听你那边有车声,已经去上学了吗?”电话那边又传来拖鞋的哒哒声。

    “对啊”顾图南想调侃调侃金钟仁现在才起,却又觉得身份不合适,只能乖乖的回答。

    “真勤快,老师都还才起呢。”金钟仁的声音带着笑意。

    顾图南觉得自己连拿手机的力气都没有了。

    “辛苦的人就应该多休息啊。”

    “你快吃早饭吧,我挂电话了。”顾图南听见金钟仁应了一句,就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

    右手放在胸口上顺顺气,妈呀,这睡了一觉,金钟仁怎么还变性了,这么温柔,简直抵抗无能啊。还有,大早上的打电话,也太甜蜜了吧,简直就是小两口的日常既视感啊。

    这一口气还没顺完,舅舅的电话就打来了,顾图南咽了咽口水,好像貌似大概,做了什么对不起舅舅的事啊。

    想好了措辞,顾图南按了接听。

    “你个臭丫头!”顾图南还来不及开口就被吼了回来“这急匆匆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啊,刚才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啊!”

    顾图南把电话拿远了点,忐忑的开口解释“刚才打电话请假来着。舅舅其实......”

    “打什么电话打电话,请什么假呀!”顾图南还想说些什么,却又硬生生的被打断。

    “我还没上飞机呢,你来M国接我啊。”舅舅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我11点二十到Z国,你自己看着办啊。”

    “太棒了!”顾图南不自觉提高了声音,周围一两个人看过来,顾图南捂着话筒,点点头“抱歉,抱歉。”

    “舅舅,我舅父回来不。”顾图南已经走到了校门口,不好拿着手机打着电话进去,就只好在校门外站着,脚尖不断地点着地,继续讲电话。

    “回啊。”顾图南格外喜欢她舅舅讲话,声音好听得很,是空灵的好听,顾图南总是调侃他舅舅,不管公司的话,当个歌手也能养活他自己和他爱人。

    “那我们中午去吃羊排,舅父不是喜欢吃羊肉吗,我最近发现一家超级好吃的古巴餐馆,刚好小龙虾也超好吃,舅父也喜欢。”顾图南眼睛转着做着安排。

    “andme?(我呢?)”舅舅一激动也顾不得说什么汉语了,母语一个劲的往外窜,“Yous※mellygirl!talkingaboutyourJacobuncleiscloserthanyourrealuncle?(你个臭丫头,说起Jacob你舅父比你亲舅舅还亲)”

    “MyJacobuncleisprettierthanyouare(谁让我Jacob舅父比你长得好看!)”顾图南清晰地听见电话那头舅舅恨铁不成钢,长吸一口气的声音。

    抿着嘴笑笑,这舅舅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啊。

    “absolutly!Myuncleisthemostandmostexcellentpersoninmymind(但是呢!舅舅在我心目中才是最最最优秀的人)”

    “etopickyouup.byebye(等着我去接你们啊,再见啦)”顾图南听着舅舅轻声说完再见,这才挂了电话。

    手握着手机伸了个懒腰。

    美好的一天,从金钟仁的第一节课开始。

    “好,关于三角函数的推导就到这里,下节课语文上自习,我会来看自习。”

    “起立。”朴灿烈的声音在顾图南身后响起。

    齐齐刷刷的传来椅子腿在地上摩擦的的声音。

    “老师再见”

    金钟仁点点头走出教室。

    说自习还真是自习,金钟仁一点想要占课的打算都没有,顾图南趴在桌子上,心想这金钟仁还是道行太浅。

    金钟仁低着头在教案上写写画画的,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在阳光下泛着点白,阳光落在睫毛上留下一片阴影。有时候目光呆滞的盯着一个地方像是在深思,有时候甩甩笔往下扫一两眼,笔尾戳在脸上留下一个个小坑,顾图南只想感叹,明明都挺大岁数了,怎么还和个小孩子一样啊。

    下课铃不适场景的打响。

    顾图南扫兴的换个姿势继续趴着,金钟仁走出班级门口又退回来。

    看着趴在桌子上的顾图南嘴角带笑。

    “顾图南。”

    顾图南抬起头盯着自己的胳膊,眼睛迷茫的眨了眨,好像有人叫。

    金钟仁嘴角的笑意更甚。

    “顾图南。”

    顾图南一机灵,直起身子,抬起头,眼睛微瞪着,就看见金钟仁面带笑意的看着她。

    瞎了!瞎了!

    以后除了金钟仁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你不走吗?”

    顾图南裂开嘴笑笑“要走的。”

    “我送你。”

    顾图南当然是想让他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