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网红的自我修养 > 章节目录 9 关于不日常
    第二天一早,等到朴灿烈像往常一样去找顾图南吃早饭的时候,朴灿烈发现顾图南又不见了,可今天却又不一样,被子没有叠,窗帘没有拉开,床头柜上还放着昨天换下来的衣服。

    朴灿烈皱了皱眉头,顾图南是有早起晨跑的习惯,可是,朴灿烈抬起手腕看看手表,这个时间的话,已经晚了。

    好像出事了,朴灿烈隐隐的感觉不妙,回房拿起手机在顾图南的微博主页刷新了四五次,确定没有新动态,朴灿烈又回到了顾图南的房间,把衣服丢进洗衣机里,叠好被子拉开窗帘。这才慢慢悠悠的走进顾图南的衣帽间,朴灿烈的手在一排排衣服上划过,外套没少,裤子没少,少了一套白色的吊带连衣裙,朴灿烈皱了皱眉所以这丫头大早上的只穿了个没到膝盖的裙子就出门了?!

    朴灿烈长吸一口气,闭上了眼,这孩子能不能别让人这么担心。拿起一件黑色长外套也顾不得早饭就走了出去。

    可以打电话的,但是朴灿烈没打,顾图南很烦别人给她打电话。

    打开手机熟练的找着定位,发现定位是学校完全反方向的一个小巷的时候,朴灿烈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出事了。

    --------------------------------------------------------

    顾图南起了个早却没像往常一样去跑步而是翻箱倒柜找出了许久不见天日的短炮相机。

    当初答应粉丝们的,剪短头发拍一组写真,顾图南查过今天天气挺好的,换上连衣裙都想好怎么软磨硬泡让吴世勋答应陪她去拍照片了。脸也洗完了,正打算上妆都暻秀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

    鹿晗家境不好,家住离学校很远的一片小巷子里,当初是靠着成绩进顾图南她们学校的,都暻秀家在鹿晗家旁边的小区里,自打鹿晗和顾图南认识以后,都暻秀和鹿晗也成了哥们两人经常一起吃早饭,今天都暻秀像往常一样去找鹿晗吃早饭才拐进巷子不久,眼看着马上到鹿晗家里,再一转弯,却发现鹿晗在巷子里和人打起来了。

    都暻秀的手是拿笔的从来没和人打过架知道自己上去也是添乱,这才赶紧掏出手机给顾图南打电话。

    顾图南,撂下手机抄起自己的小背包就往鹿晗家赶,怕鹿晗和都暻秀出啥事,顾图南匆忙的也就忘了和朴灿烈打声招呼。

    --------------------------------------------------------

    边伯贤正走在去学校的路上,不远处却传来嘈杂声,在这小巷子里打架再正常不过,可是越靠近边伯贤越感觉不妙,这大大小小的巷子这么多,这帮人怎么就那么巧的挡住了自己的路呢,这不是啥繁华的地方,也没有啥条条大路通罗马的交通,边伯贤要想出去,只能走这条道。

    边伯贤抬起手看看手表,时间还足够,那便等等吧,边伯贤往巷子暗处躲了躲省的被发现。

    这才有心思看向那帮人,这一看倒是吓了边伯贤一跳,远处的六个人边伯贤是不认识,可靠近他的那三人,边伯贤可是认识。

    都暻秀,班级第三,正扶着一个瘦弱的少年靠在墙上,那瘦弱的少年边伯贤也不面生,鹿晗,他们这一片一个商店老板的儿子,只是,边伯贤把视线投向中间的那个身影上,洁白的裙子和周遭格格不入,显然一场恶战已经结束,少女的裙子沾染了些许的污渍,对面的五个人互相支撑着勉强的站着,少女的手里攥着一个比边伯贤手腕还要细上些许的树枝,歪歪扭扭的,明显是临时找来的,少女的对面还站着一个青年额角上不断地往下流着血。

    少女侧头看了看鹿晗和都暻秀,边伯贤这才得以看清少女的面容,那张脸分明就是顾图南。

    ----------------------------------------------------------

    顾图南伸手把树枝放到了对面的人的肩上,轻轻地不断点在那人的肩上“你可得站稳了,不然万一我手一滑,打到这儿......”顾图南把树枝架到那人的脖子上来回摩擦着,那人的脖子迅速红了一片“或者是这儿......”顾图南轻笑着把树枝放到了那人的头上“可就不好了。”

    顾图南再次把树枝放到那人的肩上,那人颤抖着闭上眼,顾图南只是抿了抿嘴握紧了抓着树枝的手,嗖的一声顾图南抓着树枝抽到了那人的肚子上,那人痛苦地弓着后背双手捂着肚子,顾图南却抬脚踢上那人的肩,那人连踉跄都没来得及踉跄,就坐到了地上,躺在地上捂着肚子抽搐者。

    顾图南爽朗的笑着,银铃般的声音传来,边伯贤的心寒了寒,知道顾图南不是什么善茬,却也没想到,一个女孩子能恶劣到如此地步。

    其余五人看着架势撒腿就往外跑,顾图南用树枝抵在墙上挡住了几个人的出路“急什么,还没玩完呢。”

    顾图南收起树枝看着鹿晗轻声询问着“还站得住吗。”

    鹿晗点点头往前走两步脱离了都暻秀的搀扶。

    顾图南点着头用棍子在勉强站着的五个人当中剥离出了一个人,拿着棍子斜放在那人肩上逼着他往前走。

    “打。”顾图南守在剩余的四人身边冲着鹿晗说。

    鹿晗也没犹豫不断地在那人身上拳打脚踢,那人但凡有点想反抗的意思,顾图南就抬起手里的树枝抽到那人的身上,被鹿晗打或者是被顾图南抽,那人明显的选择了前者,只是站在原地怪怪的被鹿晗打。

    边伯贤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被鹿晗打的人不堪重负倒在了地上,顾图南再一次从那四人中挑出一个人,这一次看都没看鹿晗嘴唇开合又是一句“打。”

    鹿晗的拳脚再次落到那人身上,其余三人眼见自己兄弟被这样欺负,也气红了眼,扬起拳头就冲顾图南过来,顾图南挥舞着树枝不断地抽在那三人的身上,小巷里不断传来哀嚎声,那三人一个接一个的靠着墙倒在了地上。

    随之被鹿晗打的那人也倒在了地上

    “你们应该庆幸我今天穿的是裙子。”顾图南把树枝抵在靠墙坐着的一个人的肩上冷声命令着“起来。”

    那人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树枝底下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了一片。

    “有些人是你们打不起的。”顾图南加紧了手中的力道,那人痛苦地低吼一声,抬手想要拿掉抵在自己身上的树枝,顾图南用舌头抵了抵口腔侧壁再一次加紧了手里的力道,那人痛苦地支撑不住身体向下划,顾图南却用树枝顶着他不让他得逞。

    “是......是......”那人沙哑着嗓子开口。

    顾图南这才松了些手里的力道,男人这才得以站着。

    小巷里突然传来哒哒的脚步声,倒在地上的几人都松了口气。

    顾图南看着他们的行为好笑的开口,“别想了,他要是多管闲事,我不介意再多一个人陪你们。”声音格外大,在提醒这帮人,也在警告来人,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来人高大的身影渐渐清晰。

    “loquat......”

    都暻秀差异的看向来人,他知道,这个称呼只有一个人会叫。

    朴灿烈......

    顾图南不耐烦地闭上眼转移了视线。

    朴灿烈快走几步过来,鹿晗不明所以的看向了都暻秀,都暻秀只是摇摇头。

    他俩的事外人管不了。

    朴灿烈的手放到顾图南抓着树枝的手上,顾图南想要抽出手,却发现朴灿烈用了用力,被树枝抵着的那人传来一声惨叫,朴灿烈握着顾图南的手脱离了树枝,那人晃晃悠悠的倒在地上,肩上赫然插着那个树枝。

    边伯贤有点怕,他实在想不到一个人能有多大力,才能把一个一点也不尖锐的树枝插进人的肩里。

    朴灿烈只是低着头给顾图南穿着手里的黑色外套,一个一个的扣好扣子,又蹲下身,拿过一旁顾图南的黑色背包,取出里面的药,给顾图南处理着伤口。

    除了刚开始叫的那句loquat外再也没说一句话。

    “没有下次了......”顾图南清清嗓子对着蹲着的朴灿烈说。“我走的急就没和你说,我保证没有不会再这样了。”

    朴灿烈只是蹲着清理伤口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顾图南也有些恼火“朴灿烈!你觉得你哪来的权利管我,我和你好声好气的说话,你哪来的资本不接受。”

    朴灿烈站起身来,直直的看着顾图南,顾图南还想再开口说什么,朴灿烈一把把她揽在怀里,明明高大的身躯却甘愿蜷缩着身子,把头埋在顾图南的颈窝里。

    “再也别这样了......”朴灿烈沙哑着嗓子平日里悦耳的低音炮此刻格外沧桑。

    他也会怕,天知道他听见巷子里传来打斗声的时候他有多心慌。差点儿就信了,差点就以为她受伤了。

    边伯贤不明所以的眨巴着眼睛,早就发现朴灿烈和顾图南有猫腻了,却一直没能明白是怎样的关系。

    那六个人此刻正搀扶着向巷子外面走去。

    顾图南扫了他们一眼,清冽的说道“等会儿。”

    顾图南离开了朴灿烈的怀抱,却搂着他的腰,朴灿烈低头看着顾图南放在他腰上的手,抿着嘴笑了笑,也就没远离顾图南。

    那六个人颤颤巍巍的回过头,顾图南好笑的看着他们“有那么怕吗。”语气仿佛就像平日里和朋友们开玩笑一样,那些人也送了口气。

    “附近有啥好吃的早摊铺嘛?”顾图南眯着眼睛笑眯眯的问。

    六个人都怔了怔,勉强还能开口的一个人说“出了这片往右走有个老纪早点,还可以。”

    顾图南点了点头,看着不在状态的其余三个人“看我干嘛,吃早饭去啊。”

    顾图南都暻秀鹿晗三人说说笑笑,朴灿烈跟在顾图南身后默不作声。

    边伯贤看着四人走远,也从巷子里出来,走了出去。

    就是有点羡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