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网红的自我修养 > 章节目录 8 关于日常
    已经有几个人唱了几首歌了,顾图南觉得难听又无聊,手痒的又开了直播。

    意识到自己干啥了的顾图南迅速的直起身对着屏幕理理发型,吓了吴世勋一跳。

    用手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对着屏幕说起了话“第二次了,嘿嘿。”

    “什么第二次啊?”吴世勋凑过来看看顾图南在看看手机,顾图南恨不得把他脑袋拍走,幸好刚开始,没有多少人,不过评论区也还是引起不小的轰动。

    “直播呢。”顾图南用手捂着听筒对吴世勋说,吴世勋了然的点点头又把顾图南的头按到了自己肩上。

    顾图南用头撞了一下吴世勋的下巴,坐了起来。

    赶忙安慰炸了毛的粉丝“你们也放学了对吧,这次开直播呢,是为了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班级的颜值。”

    顾图南把视线移到了评论区“是在和同学们玩吗:是的在KTV”

    “先等一会人吧,既然在KTV就唱首歌吧,难得的现场版。”说到要换后置摄像头直播顾图南下意识的找都暻秀,看他和吴世勋旁边的李西夏聊的热火朝天也就取消了这个打算,一脸笑呵呵的看着吴世勋,吴世勋跟顾图南这么多年了,一个眼神就明白顾图南要干嘛,认命的拿过了手机,对着顾图南。

    “来来来,给我个话筒。”顾图南站起来吆喝,夏润东递过来一个话筒,顾图南坐下来对着话筒“咳,我要唱歌了啊,帮我换成《水星记》吧”

    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顾图南却不以为然,随着音乐渐渐的开了口。

    “着迷于你眼睛,银河有迹可循。”干净的声音慢慢从话筒传来,惊艳了所有人,除了习以为常的顾图南的粉丝们。

    吴世勋看着手机上的评论,觉得顾图南的粉丝们还挺好玩的。

    _~啊啊啊啊啊一如既往地开口跪啊!!

    _不仅开口跪还开口醉呀!

    _(*≧▽≦)温柔十爷请给我来一打。

    _一打哪里够,请不要吝啬大把大把的十爷砸向我吧!

    _今天十爷娶我没有(?ω?)

    “走过曲折手臂,沿着肌肤文理,做个梦给你,做个梦给你,直到看你银色满际,直到分不清季节更替,才敢说沉溺。”顾图南的声线格外干净却又懒懒的,吴世勋举着手机的手有点累便换了个手,镜头一歪,刚好把朴灿烈也录了进去。

    吴世勋能感受到评论区突然的呆滞,评论停顿了一会没有变,然后又以神速快速的刷着。

    _啊啊啊啊啊!十爷旁边的小哥哥好好看!

    _这桃花大眼,我要死掉了!!!

    _只有我注意到小哥哥看着十爷的眼神里温柔的要溺出水了吗。

    _9494!好像在看宝物一样。

    _太温柔了,抵抗无能啊(???ω???)

    _要命要命!

    吴世勋的视线从手机上落在了顾图南右边的朴灿烈身上,很温柔吗?

    所有人都在看正前方屏幕上播放的mv,只有朴灿烈目不转睛的看着轻合着双眼投入到歌曲里的顾图南。

    温柔吗,大概吧。但在吴世勋眼里是深情,是他在熟悉不过的深情。

    “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

    就连吴世勋也看着顾图南久久的移不开眼,认真的唱着歌的顾图南好像真的会发光。

    “这瞬眼的光景,最亲密的距离。”顾图南突然睁开了眼,垂下来视角,睫毛扑闪扑闪的。

    _盛世美颜我十爷!!

    _温柔十爷我爱你!!

    _举头望明月,低头爱十爷!!

    “环游的行星,怎么可以~拥有你。”

    吴世勋有点烦,探索的收起了评论,他的顾图南不想被这么多人喜欢。

    “环游是无趣,至少可以~陪-着你~”连转音都转的无以伦比的美妙,吴世勋觉得她家顾图南真是个宝贝。

    一曲完毕顾图南笑眯眯的看向吴世勋。

    吴世勋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要命。

    KTV包房的门随之开启,屋内本就暗,闪光也没有开,房门一开屋外的光就撒进来,突然有点刺眼,但顾图南还是一眼就看见了逆着光站在门口穿着简单白T恤和黑色破洞裤的金钟仁,然后是在他身后的边伯贤。

    顾图南想皱眉头,却不知道为什么笑了出来。

    金钟仁走了进来随后是边伯贤,好多同学都围了上去,顾图南盘着腿看着那边的动静没动。

    出人意料的是朴灿烈招了招手边伯贤看见也走了过来,朴灿烈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然后自己往顾图南那边靠了靠,顾图南也难得的没理他,只是看着和同学们周旋的金钟仁嘴角带笑。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顾图南收起嘴角的笑意,拿过吴世勋手机的手机换过前置摄像头又把评论拉了出来。

    看着显示的一万八千多人在看“好了,现在开始给大家见证我们班级的颜值。”

    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站了起来。

    “嘟嘟。”顾图南走到围着金钟仁的都暻秀身边,都暻秀瞪着眼睛懵懵的转过头,顾图南凑过去不厚道的笑了“我兄弟,一般都是他举着手机给我直播。”

    顾图南看着评论区说着感谢的粉丝们对都暻秀说“我粉丝在感谢你。”

    “嘿嘿应该的应该的。”都暻秀点点头。

    顾图南也冲着李西夏走过去。

    “李西夏。”“嗯?”李西夏看见是顾图南笑了笑。

    “在直播。”简洁的说明情况李西夏了然的冲镜头挥挥手。

    “我是十爷的朋友。”顾图南第一次听李西夏叫她十爷意外的,不庸俗。

    顾图南冲不远处的夏润东招招手“东子过来,打个招呼。”

    夏润东颠颠的小跑过来。

    冲着镜头不见外的笑笑“你们十爷小兄弟。”

    顾图南点点头又开始找其他同学挨个打招呼。

    终于走了一圈又回到原位,吴世勋不是她班学生顾图南也就没想找,该轮到朴灿烈了。

    顾图南凑过去,低着头的朴灿烈对于顾图南突然的靠近受宠若惊,因为要在同一屏幕上露出两张脸,没办法只能考的很近。

    顾图南不明白的看着评论“什么溺水哥啊?”顾图南的声音在耳边传来,朴灿烈突然觉得空气变得稀薄了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我们班第一,长得很好看对吧。”顾图南难得的笑眯眯的看着朴灿烈朴灿烈也配合的冲着镜头笑笑。

    “什么啊!你们变心也太快了。”顾图南看着一致倒革的粉丝委屈的嘟嘟嘴“那就不给你们看了!”

    顾图南移移摄像头只剩下了自己,沉迷于直播却忘了自己现在正半靠不靠的靠在朴灿烈肩上。

    “再给你们看一个啊,可能不配合,所以咱们偷着看。

    ”顾图南又半直起身一手搭在朴灿烈肩上一手拿着手机用朴灿烈做掩护,偷拍着边伯贤。朴灿烈小心翼翼的呼吸着。

    “很好看对吧。”顾图南压着嗓子说,热气系数打在朴灿烈的耳朵上,朴灿烈的耳朵顿时红一片。

    顾图南伸了个懒腰“最后压轴出场的我们班主任。”

    顾图南早就看好了金钟仁正倚在门口看手机,挪着小碎步就凑了过去。

    “老师,麻烦了。”闻言的金钟仁抬起头顾图南凑到了他身边,举起手机。

    “在直播吗?”金钟仁看着手机屏幕倒没有不耐烦,顾图南松了一口气。

    “是啊,老师打个招呼吧。”顾图南看着金钟仁掩不住眼角的笑意。

    “嗯……你们好我是顾图南小朋友的班主任老师。”金钟仁自然的笑着,顾图南觉得心跳不受控制了,太犯规了吧,他说的是:顾图南小朋友。

    啊啊啊啊啊啊!顾图南觉得她现在就和她春心萌动的粉丝们没啥区别了。

    顾图南匆匆忙忙的冲金钟仁鞠了个躬回到原位,强压着心里的澎湃“好了,今天的任务完成了。”颤巍巍的关闭了直播,手机一撇,抱着吴世勋的脖子就开始撒欢儿。

    朴灿烈捡起顾图南撇到地上的手机拿在手里。

    “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去!”顾图南发誓如果不是金钟仁在这她能把房盖儿掀起来。

    平复好自己的心情,把脑袋从吴世勋的颈窝里拿出来,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金钟仁,还好没往这看。

    该闹闹该玩玩了一会儿金钟仁开始催促着同学们回家了,同学们也识抬举的听话散场,顾图南挪呦挪呦凑到最后,跟着人流往外走。

    金钟仁站在门口看着同学一个一个往外走嘱咐道“到家之后给老师发个信息啊。”

    “老师。”顾图南叫了叫金钟仁,金钟仁看过来“再见”顾图南笑笑。

    金钟仁点点头“嗯,再见。”

    顾图南往外看去意外的看见了吴亦凡。

    至于吴亦凡,每个学校都有几个人要么因为颜值人尽皆知,要么因为背景人尽皆知,吴亦凡两者都占,所以在顾图南她们高中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吴亦凡.长得好看.还是大校长的亲儿子,这无一不是他成为佼佼者的原因。

    有传言说吴亦凡喜欢男人,也有传言说吴亦凡喜欢顾图南,当然这俩传言不能当成一个,不过传言吗,顾图南从来不信的。

    顾图南却没多看那所谓好看的脸,搂着吴世勋拽着朴灿烈就走“快快快,饿死我了,赶紧回家。”

    留下吴亦凡黑着脸看着他们三人离去。

    三个都做不好饭的人挑了一家烤肉店乐呵呵的吃完饭就回家了。

    意外的是顾图南背着小背包颠颠的走着也没有一句怨言。

    到家之后想拿手机发短信,却摸遍了所有衣兜翻遍了整个书包也没发现。

    顾图南歪着头抿着嘴眨巴着眼睛在想把手机放在了哪儿,朴灿烈换好鞋就看见这样一副场景“再找手机吗。”朴灿烈的小低音炮打断了顾图南的思绪。

    顾图南闭着眼睛点了点头,有点累了。

    朴灿烈把手机递给顾图南,“在KTV直播完你放沙发上我就给拿着了。”

    顾图南到了声谢,把手机抱在怀里往房间走,发消息啊,发什么呢,最好是高冷点的又可爱点的,还可以俏皮一点。

    想到最后还是神圣的捧着手机只发了一句“晚安”过去,金钟仁迅速的回复了一句“嗯”顾图南兴致缺缺的撇开手机。

    什么啊连句晚安也不舍的回我。

    可能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事,顾图南真是有点累了,所以也没洗澡衣服也没有换,裹着被子就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