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网红的自我修养 > 章节目录 5 来日方长
    是的。

    顾图南现在正一脸吃翔的表情站在班级门口,听说,刚才被她教导的粗鲁男人是她们新班导。

    顾图南现在心里只有一句话:你mmp的,是谁不好非是他,以前那可爱小老头去哪了!!!

    如果可以顾图南想给自己点一首凉凉。

    “新老师还有几节课来。”顾图南敲敲靠门的同学的桌子。

    人家同学抬头迅速扫她一眼就继续低着头做题,“还有两节课。”

    顾图南算了算时间,回家再到学校,中途换身衣服也还来得及。

    “帮我请一个假啊,说是……低血糖回家了。”顾图南看了一眼坐在窗边的边伯贤,回过身刚想走,就和来人撞了个满怀。

    顾图南委屈巴巴的揉了揉鼻子,在那人怀里退了一步出来,就看见了比她自己还狼狈的朴灿烈。

    刘海湿哒哒的贴在头上,衬衫袖子湿了一大截,裤子下半截也湿透了,手里还拎着时不时往外滴水的校服外套。

    “loquat……”朴灿烈可怜巴巴的叫了一声顾图南。

    顾图南烦躁的捏了捏鼻梁骨,大力的拍了拍靠门同学的桌子,“帮朴灿烈也请个假。”这会人家连头都没抬,拿着笔点了点头“你好好学习,我们走了。”顾图南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自顾自的往外走。

    被关照的同学受宠若惊的抬起头,她这是被小霸王给关心了?!

    顾图南没有听到预计传来的跟着自己的脚步声,疑惑的回过头,看见朴灿烈低着头站在原地,还是那副被抛弃的可怜样。

    “回家。”顾图南清了清嗓子开口。

    朴灿烈怔怔的看过来,在看到顾图南的那一刻,眼底好像又燃起了烟花,顾图南看的愣了愣神,朴灿烈的眼里大概有星星吧。

    “我说回家。”顾图南颇有耐心的说。

    朴灿烈眨了眨眼,难以相信的走过来“回家?和我?”

    顾图南不满的撇了朴灿烈一眼,却还是耐心的回答“嗯,和你回家。”自顾自的又走在了前面。

    朴灿烈又瞬间活力满满的蹦哒到顾图南的左边“回家干嘛呀。”抖了抖衣服却发现衣服还是湿的,权衡之下,还是把伸出的手和衣服收了回来。

    “loquat,你冷吗。”朴灿烈向前伸伸脖子扭过来看着顾图南的脸。

    顾图南理理刚过下巴的短发,没理他。

    “对了,早就想问你了,你头发是什么时候剪的,两天没回家就变了。”朴灿烈一手塞进裤子兜里,一手拎着湿哒哒的校服外套。

    顾图南调了调背包带没理他。

    “loquat你是不舒服吗怎么不说话。”朴灿烈不自在的理理刘海。

    顾图南刷着微博没理他。

    “loquat……”朴灿烈……

    顾图南……没理他。

    “loquat……”朴灿烈……

    顾图南……没理他。

    “loquat,”朴灿烈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你再说话就回去。”顾图南收起手机。

    朴灿烈又委屈巴巴的低下头。

    顾图南抿嘴笑笑,其实逗逗朴灿烈也挺好玩的。

    ------

    家离学校也不算远,顾图南和朴灿烈就速度适当地往家走,到了家急急忙忙的就洗澡换衣服。

    顾图南裹着浴袍蹦蹦哒哒的出来,光着脚走到衣帽间,来回扒拉着怎么找也没找到校服衬衫。

    顾图南有点烦的来回走着,她清楚地记得新班导一脸不屑指责她没穿校服的样子,莫名其妙有点想穿上校服看看他高兴的模样。

    “loquat。”朴灿烈的声音在身后传来,顾图南从来没有抬头仰望别人的习惯,她转过身退后几步平视朴灿烈。每个人都发了两件校服衬衫,两条校服裤子,一件校服外套。朴灿烈应该是已经换了另一件校服衬衫和裤子,朴灿烈瘦,校服松垮垮的搭在朴灿烈身上,只有肩挂着衣服,头发蓬蓬的让人想揉揉,顾图南不得不承认朴灿烈的确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朴灿烈看着顾图南没穿鞋的脚皱了皱眉头,朴灿烈蹲下身子把自己脚上的拖鞋脱下来想要给顾图南穿上,顾图南退后两步头撞在了衣柜上下意识的捂着后脑勺弯腰,朴灿烈起身急急忙忙的想要查看,自己的头又撞在了顾图南的额头上。

    顾图南抿着嘴皱着下巴,一手捂着后脑勺一手捂着额头,恼怒的看着朴灿烈。

    朴灿烈明明自己的头也很疼,却揉也不揉的拿下顾图南的手,一手稳着顾图南的脖子,一手轻轻揉着顾图南的后脑,靠近顾图南几乎是把顾图南圈进了怀里,不断的向顾图南的额头吹着气。

    “还疼吗。”朴灿烈放轻了手上的力道。

    顾图南用力的推开朴灿烈的手,在朴灿烈的怀里钻出去,“我去趟世勋家里。”随手拿上校服裤子还有一件纯白T走了出去。

    害羞?谁啊!反正不会是顾图南,为什么推开啊,因为顾图南是真的特别讨厌别人碰她。

    在玄关穿上拖鞋,熟练的输入密码打开吴世勋家的房门,自顾自的走进卧室,对着衣柜就开始小心翼翼的找吴世勋的校服衬衫。

    心虚的摸摸鼻头。

    就穿一下,应该不会生气吧。

    顾图南迅速的走进浴室换好衣服,嗒嗒踩着小拖鞋又回去了,看着已经换好鞋的朴灿烈,也不甘落后的快速换好鞋。

    时间剩的不多了,两人却还是不慌不忙的打了车往学校去。

    ------------

    两人到了班级后刚好打上课铃,顾图南松了一口气,看见边伯贤和同学之间空了两位,凑到了边伯贤身边,把背包塞进桌洞里,冲着边伯贤笑嘻嘻的。边伯贤没理她。

    朴灿烈甩了甩手坐到了他们后面。

    哒哒的皮鞋落在地板上的声音老远就传来,顾图南怎么也掩盖不住眼里的不自在,摸了摸鼻头。

    脚步终于落在讲台上,穿着正装的男人定了定身。

    顾图南清晰的听见朴灿烈倒吸了一口凉气。

    顾图南这才得以好好的看看这个所谓的新?真粗鲁?班导。

    不是边伯贤那种白嫩,反倒是小麦色的皮肤。五官像是狠狠的刻在脸上一样,棱角分明。厚厚的嘴唇不累赘,反而很性感。

    然后,顾图南看他慢慢的开口。

    “各位同学好……我是,金钟仁。”嘴角没有一丝笑意,目光迅速的扫了一眼全班并没有在谁身上停留,似乎生来就是这幅冷淡样。

    “因为高老师小腿骨折暂且在家休息,所以这段时间由我来完成他的任务。”金钟仁在班级里来回走动,却谁也不看。

    顾图南只感觉压抑。

    “下面我开始点名,点到名的同学请站起来,我会努力记住你们的脸和姓名。”金钟仁走到讲台上,拿起点名册。

    “朴灿烈。”顾图南听见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后面传来,朴灿烈站起来了。

    金钟仁看了他几秒“招风耳……可以了坐下吧”

    “李西夏。”第二排的一个马尾女生站了起来。“小鼻子,坐下吧。”

    “边伯贤。”顾图南身边的边伯贤站起身来“下垂眼……坐下吧”

    顾图南好奇的又看了看边伯贤,真的是下垂眼,显得整个人都特别无辜。

    “都暻秀。”嘟嘟站了起来“圆……坐下吧。”班级传来哄笑声,都暻秀撇撇嘴坐下了。

    名单应该是按名次来的,金钟仁就这样每念一个名字,就说一个对应同学的特征,有时候说到笑点上会有同学笑出声来,金钟仁也不阻止。气氛轻松了许多。

    “顾图南。”金钟仁还是不带一丝情感的叫,顾图南觉得就算是自己很讨厌的名字,在他嘴里叫出来都好听的要命,金钟仁扫视了一眼全班并没有人站起来。又叫了第二遍“顾图南?没来吗。”语尾轻轻上挑,顾图南这才站了起来。

    金钟仁看了一眼顾图南,顾图南面无表情,金钟仁又低下了头看着名单,再没抬起头。

    “好名字……”金钟仁赏识的看了顾图南一眼,顾图南也放松了面部表情看他。

    金钟仁启唇说“《庄子?逍遥游》里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图南“是人的志向远大的意思。”金钟仁慢慢带有笑意的脸衬的他越发好看,挥挥手示意顾图南坐下。

    所以一直都是她误会了?不是图男,而是真真正正的图南?顾图南看了一眼金钟仁怎么越看越觉得才华横溢呢。

    顾图南轻轻坐下,左手撑着左脸,从此目光再没从金钟仁身上离开。

    点完了所有同学的名,金钟仁合上名单。还是目视前方的说。

    “来日方长,希望我们能教学相长。”

    仍是不带一丝感情,顾图南偏是从中听出柔情千万种。

    来日方长,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