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网红的自我修养 > 章节目录 4 坦白书
    “两天开两次直播别觉得我烦啊,就是想找人聊聊天。”顾图南把脚伸进小喷泉的水池里,身边放着她的黑色背包,用手指按着摄像头,看着屏幕上飞速刷新的评论。“你们慢点刷评论,我想聊会天。”

    “为什么不给你们看脸?:因为今天没化妆,而且状态特别差。”看着评论区一片哭倒心疼的,顾图南觉得心情都变好了。

    “昨天直播最后看见那个小帅哥还记得吧,阴差阳错竟然是我们班的,本以为长得好看还能成为好朋友,以后一起玩耍什么的,往那一站,多有面啊。结果啊结果,半路——”顾图南还在无厘头的说着,看见评论区的一条评论突然就止住了嘴。

    用户611127:十爷现在心情是不是特别糟啊。

    顾图南一停嘴,粉丝纷纷表示不解,评论瞬间就盖过了刚才那条评论。

    “……怎么知道我现在心情很糟……”顾图南手盖累了就把放在摄像头上的手拿下来了,进入屏幕的是一张波澜无惊的脸。

    被粉丝称可以溺死世间万物的眼,此刻没有一点调笑,没有一点不正经,没有一点故作深沉直直的望着摄像头。看的粉丝一阵呆滞。

    那人长长的评论在一群肤浅的评论里格外突兀。

    他说:“因为每次十爷心情不好的时候说话都没有依据莫名其妙的、刚才就是。”

    顾图南爷们嘻嘻的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有点矫情悲伤委屈的想哭、从小到大都没人这么在意过她、

    吴世勋自己本身就是个小屁孩照顾自己都勉勉强强、虽说对她挺好的挺关注的但不是所有喜好习惯都清清楚楚,谈不上在意,顶多是在乎。

    她妈妈在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了、人都不在了更没法在意。

    她爸爸在她妈死后不久就又给她找了一个小妈、还连带着一个只小她15天的弟弟、弟弟是爸爸亲生的她知道、因为他父亲对外公布的后人只有朴灿烈、倒是顾图南没名没分的活了这么多年、5岁之前都没怎么见过父亲,只有奶妈指着一张张照片带着她认,告诉她,这是爸爸,5岁以前顾图南一直以为她爸爸是好多张照片。大概不是亲生的吧、顾图南总是这么想。

    顾图南压根没想让她小妈对她多好,这么多年了一直就对她客客气气的顾图南也没指望更多。爱情是什么,因为她爸爸,顾图南从来不觉得这世上能有人彼此相爱,爱情是什么啊。

    至于朴灿烈,顾图南最后一个才想到,可见她有多厌恶朴灿烈,不是朴灿烈不在意,是顾图南从来都不想给朴灿烈在意的机会。顾图南知道这怪不到朴灿烈身上,那又怎样,她顾图南本就是别人让她不好过,她也让别人不快活的人。她看着朴灿烈生的好看的脸是真恶心,不仅恶心他的脸,更恶心他的由来,恶心他妈和她爸的勾当,只小她15天的弟弟怎么来的她不知道,她更不敢知道,太恶心了,大人的世界太恶心了。

    顾图南是不喜欢顾枇杷这个名,俗。但她更膈应顾图南这个名,打心眼儿里膈应。图南、图男、顾图南觉得她爸一定是想要男孩想疯了,所以才有了朴灿烈对吗?

    就因为她不是男孩。

    其实顾图南活的一直也挺滋润的,长得好看,重义气,打架也狠,有不少兄弟,在学校挺吃的开的。时不时发个微博,开个直播,一张绝世美脸吸引不少粉丝,在微博上混的也挺好的。吴世勋玩B站,发过一两个舞蹈教程,她也跟着混混,偶尔也蹦哒两下,在B站也挺有存在感的。啥都挺好的,活的够硬不会被人欺负了去,也算是个小霸王,

    就是缺爱也缺了这么多年。没人管没人问的也活了这么多年。

    不想了。

    顾图南觉得自己有点惨。

    不想了。

    她不允许自己可怜。

    妈呀!想了这么长一大溜,顾图南才想起来自己还直着播呢!赶紧火急火燎的看了一眼屏幕。还好,

    想的时候不是特别丑。

    “谢谢啊。”顾图南不是经常说谢谢的人,因为她能求着别人的地方真不多,但这声谢谢她还是说了,还说的挺高兴。

    谢谢啊,谢谢你们在意我,让我觉得我在这世上没白活。

    “你们都不上课的嘛?我们学校马上上课了。”顾图南晃动着小脚丫心情好多了。

    看着评论清一色的说着什么为了陪十爷上课算什么,心情真的是,更好了。

    “想看看我们学校的小喷泉嘛。”顾图南说着就自顾自的转成了后置摄像头,光着脚踩到了水里,绕着外围开始转。“听以前的学长说,本来是有假山有鱼的,结果到最后只剩下山,鱼被同学烤着吃了。我当时就想怎么啊啊啊啊啊________”

    顾图南吓的一机灵,手下意识的一用力被手里的手机隔得怪疼。

    顾图南只觉得天旋地转她就突然被冲过来的一个男人扛在了肩上,男人瘦瘦的肩隔得她肚子生疼。

    “我去!你谁呀!就敢扛你爸爸!知道我多沉吗……不是!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动手动脚的!赶紧把我放下来!我饶你一命!”

    男人使坏的抓住顾图南的脚腕颠了两下,吓得顾图南嗷嗷直叫。

    “我去!我错了!把我放下来吧!大哥!大佬!我恐高!真的!啊啊啊啊啊!大哥啊!我真是恐高!”

    天旋地转间顾图南又被放在了假山的石头上,顾图南第一次觉得能在大地妈妈的怀抱里玩耍真好,男人还站在水里,全身都湿漉漉的。

    手机屏幕上的评论还在飞速的刷,*在水里,伸手把贴在额头上的刘海随意的撩到脑后,直直的看着顾图南,顾图南这才看清那人的长相,不算白嫩的皮肤,五官深邃合理的分布在脸上硬朗的像是被上帝刻出来一样有棱有角。水打在衣服上,衣服贴在身上描绘出完美的肌肉线条。

    顾图南看着男人愣了愣神,觉得心跳的有点快,大概是被吓的吧,她想。

    顾图南正想说什么就被远处的一声叫喊打断。

    “loguat!”不完全正确却好听的发音,顾图南看向来人,是朴灿烈没错了。

    朴灿烈长腿一迈直接迈过了围坛,冲着顾图南就扑过来。

    “loquat!”随声溅起大量水花悉数落在粗鲁男人身上,男人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朴灿烈还在往这边跑,顾图南冲男人不满的抿了抿嘴,“你干嘛呀!”

    想起还直着播,顾图南强装镇定的冲镜头道了个歉就关了直播!

    男人也不满的皱了皱眉,“逃课,上课期间带手机,不穿规定校服,甚至是蓄意自杀!你说我干嘛。”

    “你是觉得这到膝的水能淹死我,还是说我一头撞石头上能死过去!连点危险因素都没有。自杀?你怕不是在逗我!”顾图南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朴灿烈终于迈过来把外套脱下来搭在了顾图南的肩上。

    顾图南想都没想一抖肩衣服就掉到了水里恶狠狠的看着朴灿烈“你也觉得沾点水就能冻死我。”

    “对同学还不友善。”粗鲁男人不大不小声的说着顾图南刚好听见。

    “所以你是在教训我吗。”顾图南抬脚踩进水里,越过水里的衣服,向喷泉外走。

    “看见没,没你我也可以走出来,谢谢你的好意,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再也没回头的,顾图南拿起黑色背包甩在肩上,消失在眼前。

    朴灿烈盯着水里的衣服,久久的终是又拿了起来。转过身对野蛮男人说“十分抱歉,老师?”

    男人点点头“嗯,是新来的老师。”

    朴灿烈尽量不去看涌动的水波却还是腿一软,坐到了水里,男人慌张的扶起他“怎么了,需要去医务室吗。”

    朴灿烈借着力站起来摇摇头“没事。”

    男人不肯罢休的开口“虽然已经高二了学业很重,但是身体也很重要,不要总是熬夜。”

    朴灿烈也只是点点头没过多解释。

    -

    他晕水

    -

    踌躇片刻朴灿烈还是开口“老师,其实她并没有恶意,她就是不喜欢别人随便碰她,抱歉。”朴灿烈拧拧衣服上的水,水流在校服袖子上湿了一片。

    那男人气啊,啥叫他随便碰她,要不是以为她要自杀,想着自己也是老师应该尽尽责任,又怕自己刚来,这学校就出了点事声誉不如从前,他才懒得管呢好吧!什么人啊这是!好心没好报的,即使是这么气,但为了护住形象硬是把所有气都憋回了肚子。

    “走吧,别在水里站着了。”男人转身扶着朴灿烈走出喷泉池,毕竟,来日方长。

    男人不急不慢地往办公楼走。

    远远望去,徒留朴灿烈一人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