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网红的自我修养 > 章节目录 3 亲一口就让过
    朴灿烈烤好了面包片,象征性的敲了敲顾图南的房门又按下把手走了进去,没有看见像往常一样窝在床上缩成一团的顾图南,朴灿烈看了一眼卫生间没听见流水的声音,突然就有些心慌,看了看床头柜手机并没在上边。

    低着头在卫衣口袋里拿出手机就看见了微博特别关注动态提醒,朴灿烈松了口气,轻笑着看着照片里穿着粉色上衣紫色裤子用手挡在眼睛上抬头遥望教学楼的女孩儿。

    G十爷G:“今天是少女十爷,开始我元气满满的一天求学路!”

    手指快速的在下面评论。

    朴灿烈放心的把手机放进兜里又走进厨房熟练地用纸盒打包好面包片仔细地把面包片的边缘摘掉,背上自己的书包走出了厨房,看到沙发上的书包才是哭笑不得,这就是求学的态度啊,朴灿烈无奈的打开背包,果然是装书的那一个,任命的提起书包抱在怀里走出了门。

    顾图南常背两个背包,一个大一点的墨绿色背包用来装书,另一个小一点的黑色背包用来装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朴灿烈甚至能对顾图南的小背包里都有什么倒背如流,loquat胃很不好,所以背包里会有胃痉挛,胃蠕动,促进胃消化的药。

    loquat眼睛也很不好,有夜盲症,所以背包里会有手电,大概手电筒是绿色的,她向来喜欢嫩绿色,loquat的眼睛看见太刺眼的阳光会流泪,她最近买了一个很喜欢的粉镜片的金属墨镜,大概也在背包里,应该还有一个比较普通的黑色墨镜在不适合太张扬的时候戴。

    loquat特别不喜欢淋雨,还有挺严重的紫外线过敏,所以背包里一定会有一把遮阳伞即挡雨又在太阳毒的时候遮太阳,因为紫外线过敏实在太严重了,所以loquat的背包里还会有缓解照太阳后起红斑的药膏。

    loquat挺喜欢运动的又经常和狐朋狗友们打打杀杀的,所以背包里肯定有跌打损伤,扭伤刮伤的药油,也可能有点小武器什么的。

    loquat其实不经常化妆,所以背包里顶多有一个唇膏,五分之四的可能性是草莓味的,loquat实在太喜欢草莓了。

    loquat现在越来越火了,有时候和朋友出去玩甚至会被年龄相仿的人认出来,loquat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所以背包里大概会有黑色或者白色的口罩,在人多的时候拿出来戴。

    这黑色小背包她倒是时时刻刻都背着,那墨绿色书包就不一定了。

    朴灿烈觉得他家loquat就是一个小麻烦包,他才不得不把她一点一滴的小事都记的清清楚楚,可即使很麻烦,朴灿烈心心念念的都是他家loquat,只要是顾图南,他朴灿烈就甘之如饴。

    顾图南的手机不断响起微博相关消息提示音,有点不耐烦的拿起手机,在茫茫评论里却一眼就看见了一条“没吃早饭的话是不能元气满满的。”顾图南拿着手机,心想,这说话语气怎么和吴世勋那死小孩这么像啊,不会是吴世勋那小鬼开了个小号吧,满心欣喜的回了条评论“钢铁南,不吃早饭也能元气满满。”看了一眼那个人的主页:名字是:用户611127,头像是一片碧蓝的天上面写着三元1115个粉,也没发过微博,卖粉的啊。不禁笑自己傻,怎么会是吴世勋的小号呢?

    抬头看看碧蓝的天,

    手机拿进手里跃跃欲试的迈进了学校,

    真是,

    太期待,

    和边伯贤的见面了。

    马上要走到学校的边伯贤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喷嚏,用藏在袖子里的手揉了揉鼻子,抬头看了看太阳“不会吧,在大夏天的感冒了?”

    看了眼手表算了算时间,“算了吧,放学再去买药。”拿出书包里的学生证走了进去。

    -----

    -----

    顾图南现在有一点烦,看了眼手机,她已经等了五分钟还没有等到边伯贤,在这期间已经打听好了边伯贤的座位坐在了外边的两位,现在正在听事多的同学强烈给自己介绍边伯贤的背景。

    “十爷你问他干什么?”

    “想知道就问啦。”学校明令规定在校期间不能带手机,顾图南也不想太张扬,百无聊赖的翻着边伯贤的课本,看着课本第一页上边伯贤认真写下的名字不自觉轻声念了出来“边伯贤。”没别的意思她就是觉得这三个字怎么这么好听,被这人写下来也着实好看。

    “那你知道他是为什么转来的吗。”

    “不想知道。”顾图南是真不想知道,长得足够好看就可以了,谁在乎他是为啥来的。

    那人兴致正高仿若未闻般接着说“听说是他爸出轨,和他妈离婚了,他妈又成了别人的小三儿,现在在外省,顾不上他,怕他…………”是累赘……那人要说的话系数咽进了肚子,他看见站在门口的边伯贤满眼憎恶的盯着他,散发出的是他们高二学生不该有的狠绝,恶狠狠盯着他

    顾图南正觉得这些话在那人嘴里说出来恶心刚要出声阻止,就看见那人停住了嘴看自己身后,一脸迷茫的转过身,还没看清是谁,就被讽刺了一句。

    “有意思。”边伯贤的手狠攥着校服角,有意思嘛,揭他伤疤有意思吗,看他出丑很有意思吗,看他受尽屈辱有意思吗。

    和顾图南说话的人大声拍了下桌子,颇有气势的站起来“怎么和我们十爷说话呢!”吸引了不少早来学习的人的视线。

    顾图南也不管,明知边伯贤要进去也不让道,本想看热闹的人们看见边伯贤一言不发的低下了头也兴致低低各干各的。

    “孬种”和顾图南说话的人不屑的骂了一句,伸手想把顾图南拉起来。

    顾图南看了一眼那人的手,悄然的笑了,也不再看那人的手,低头看着边伯贤洁白的鞋,“嘴里喷粪的人,我连手都嫌脏。”

    古人不是有云嘛,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周围的人又一脸好笑的看过来,边伯贤还是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顾图南终于还是抬起了头,转了个身子正正当当的坐在了椅子上“把牙刷干净了再和我说话。”

    那人垂眼疑惑的看了一眼顾图南。

    “我比较烦俯视我的人。”

    那人呆愣的站了好久才明白是什么意思,灰溜溜地走了。

    顾图南邀功似的抬头看着边伯贤,想看他笑,却失望的看见了边伯贤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说“让开。”

    顾图南耍浑的腿一蹬桌子椅子往后一撤“腿疼站不起来,你从前面走吧。”

    这起来让座的边伯贤见过,自己往前从面让座的边伯贤也见过,从前面让座的边伯贤还是第一次见。强压下去心中的不解,边伯贤扯下书包迈了进去.

    到顾图南身前的时候,顾卉智长臂一搭按在桌子上把边伯贤困在了怀里。

    边伯贤有些窘迫的看了一眼顾图南又迅速转移视线。

    “挡我路了”边伯贤拉了拉书包带。

    “我不就是为了挡你路才拦的你嘛”周围的人还是乐此不疲的看着好戏谁也不知道顾图南演这么一出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向来惯着兄弟们的顾图南怎么刚才突然怼夏润东。(刚才谈论边伯贤,被顾图南讽刺的人)

    “想干嘛。”边伯贤尴尬的站在顾图南的双臂里。

    “亲我一口就让过。”顾图南这话一出,看戏的,低头写作业的全唰的抬头看着这儿。

    刚到门口的朴灿烈右手提着纸袋和书包,左手骨节用力攥的发白。

    左手又猛地松开,快步走到了顾图南身旁,二话不说的抓着边伯贤的衣服就往外拽,边伯贤不知道自己身后有人,正溜着号想着自己怎样才能出去,这被人一拽,踉跄了两下又拌在顾图南的大腿上,重心不稳本以为会倒在地上结果却稳稳的坐在了顾图南的腿上。

    明知来人是朴灿烈顾图南却连眼神都不愿赏他一个,双臂从桌子上抬起,看着边伯贤“我可没动、”

    朴灿烈被晾在一边本就不乐意,看着边伯贤坐在顾图南腿上脸更是黑的没法看。

    边伯贤想起来,顾图南却圈的更紧了。

    “亲一口就让过。”边伯贤坐在顾图南的大腿上,顾图南说话的热气隐隐喷在他的脸上,惹得他耳根通红。

    “亲一口就让过?”朴灿烈今天说话格外沉,顾图南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朴灿烈左嘴角几不可查的挑了挑,把右手上的纸袋放在桌子上,快速的俯下身,嘴唇准确的贴在顾图南的左脸上,右手趁顾图南不注意揽在了顾图南的肩上,左手小心的扳开顾图南按在桌上的手,用力的把边伯贤推了下去,一切好像只是在眨眼间完成,等到顾图南反应过来,边伯贤低着头看不见表情的拿着书包走到了座位上,朴灿烈站在不远处歪着头冲顾图南笑,笑的嚣张跋扈,仿佛这才是他最本真的模样。

    顾图南胸口上下起伏的明显,像是极力在忍耐着愤怒。

    “朴灿烈……”顾图南第一次毫无感情的叫朴灿烈的名字,连之前的厌恶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知道你是警察局局长的儿子……但你也别忘了……我是谁……”

    顾图南直起腰,擦着朴灿烈的肩走出了教室,朴灿烈看了一眼低头看书的边伯贤,拿起桌上的纸袋和书包放进桌洞里。

    朴灿烈的日记上写过这样一段话:认识你之后我才意识到,我这如同树根一样浓密的欲望,深深扎根于我的心里,是你,勾起了我所有的阴暗面。

    顾图南,他朴灿烈都是因为你才变得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