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网红的自我修养 > 章节目录 2 爷的少女心
    吴世勋利落的穿上了拖鞋,无奈的笑笑,揽着还弯着腰的顾图南就往对门走。

    其实他一直就在门口,所以刚才对门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吃饭了吗。”吴世勋扳直了顾图南的腰对她说。

    “没呢。”

    顾图南伸手推开了房门,房子里安静的连吴世勋和顾图南说话的声音都会有回响。

    “勋美人儿~你去沙发坐,我拿water”顾图南拉着吴世勋往里走。

    “不许叫勋美人。”吴世勋置气一样立在原地任顾图南怎么拉也拉不动,如果再撅个小嘴,委屈的一定让顾图南以为自己把他怎么了呢。

    “哎呀,你这个死小孩,真是越大越不可爱了,以前叫你你怎么不介意啊。”顾图南走到吴世勋身后推着吴世勋往前走“再说了,谁让你长的好看呢,对吧,勋美人儿—”顾图南故意拉长又上扬的语调,让吴世勋感觉顾卉智的手放在自己背上的地方火热火热的。

    顾图南看着吴世勋坐在沙发上并且不见外的打开了电视,才满意的渡着步子向冰箱走去。

    “勋美人儿,茶几二层里有薯愿,还有草莓奥利奥。”顾图南目光扫了一眼冰箱,留恋的看了一眼雪碧却快速地拿了一桶牛奶,嗯,我家勋美人不喜欢喝雪碧,正要关冰箱门就听见朴灿烈的声音闷闷的从厨房出来“马上吃饭了。”意思再清楚不过,马上吃饭了,吃什么零食吃零食。

    顾图南不满的翻了个白眼“切,真当自己是大姑娘啊。”

    “loquat,你也不许喝雪碧。”闻言的顾图南看了看手里的牛奶,又看了看冰箱门,坏心思的笑笑,打开冰箱门又拿了一瓶雪碧。

    这才慢悠悠的往沙发走,把牛奶放在茶几上推给了吴世勋,自顾自的在茶几下拿出一个杯子倒上大半杯雪碧,看着冒泡的雪碧,满意的走向厨房。

    顾图南拿着没喝的雪碧倚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朴灿烈认真的站在煤气灶前,少女小说里不都是男主驾轻就熟的围着粉红色小围裙,超级可爱又不违和,衬衫挽到小臂处,笔直的站着,熟练的做着菜,菜式一般都是三菜一汤嘛。

    为什么到了朴灿烈这,就截然不同了呢。

    不知是没有围裙还是没找到的缘故,总之是没带着围裙,白色的T上溅上了几滴油渍,高高的个子微微佝偻着,手忙脚乱的查看着锅里的面,似乎是想找盐,瓶瓶罐罐都打开看看,却一时没发现在哪。

    什么嘛,扮虎吃母猪啊。顾图南这好不容易才有的少女心碎裂了。(关于,扮虎吃母猪的解释,不是有句话叫做扮猪吃老虎嘛,意思是实力很强却装的很弱的样子,扮虎吃母猪的意思就截然相反啦,就是实力明明很弱,却装的很厉害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个自创词能不能行得通,总之理解了就行了。)

    许久,朴灿烈似乎终于发现顾图南后,不确定的转过身来,看着倚在门框上的顾图南,眼睛里似乎放起了烟花溢出满满的欢喜,嘴角扬起了小小的弧度,好像生怕再大一点就会被眼前的人讨厌一样。

    “loquat…………”顾图南觉得就是再好的氛围,都会被这一声“loquat”搞毁,为什么是loquat,因为顾图南小的时候不叫顾图南叫顾枇杷,顾图南是十二岁的时候改的名,以至于这一家人叫惯了即使是改了名也还是枇杷枇杷的叫,后来经过演变就变成了loquat,为什么是loquat,原因极简单,loquat是枇杷的英文翻译。loquat顾图南也不喜欢呀,尤其是朴灿烈叫,朴灿烈英语挺好的就是叫loquat叫的太不标准了,发音就是在loquat和lucky之间模糊不定,顾图南听着烦啊,也是打心眼儿里膈应这名,太中二了,和她高级脸一点也不搭好吗。

    (简洁版,顾图南以前叫顾枇杷,英文名loquat意思就是枇杷。over)

    朴灿烈想走过来,看见顾图南手里的雪碧又顿住了脚步,思索前后却又快步走了上前,拿过顾图南手里的雪碧,不太好看却宽大的手掌把杯子放在热水里用筷子来回搅拌。

    嗯,loquat胃不好,不能喝有气泡的碳酸饮料。

    朴灿烈低着头搅拌着雪碧,认真的像是在举行什么神圣重大的任务一样。

    擦干了杯子外面的水滴,才又把杯子给顾图南。

    “loquat,先出去吧。”

    顾图南站直了身子,洋洋洒洒的走了出去,顾图南懊恼自己有多愚蠢,本来是来找茬的,却又被朴灿烈的眼神小小的震慑到了一下,朴灿烈看着顾图南懒散的步子,又泛出了笑意。

    顾图南远远的就看着沙发上的吴世勋一本正经的看着泡沫剧,端坐的样子像是被父母惩罚的小孩子。说到父母却又要多聊一聊吴世勋了,这孩子只比顾图南,朴灿烈小了一岁,却又坚强的让人心疼,只有在顾图南朴灿烈面前才会多说几句。性子有点内向却又清淡的很,要说原因的话,大概要提到上一代了。

    吴世勋的父母,和朴灿烈顾图南的父亲是以前的战友。结果呢人家顾图南朴灿烈的父亲现在飞黄腾达成了市警局局长,他的父母却在一次缉毒围剿行动中牺牲了,父母当时是反对家人在一起的,简单点说就是私奔,所以,现在,连个能疼的爷爷奶奶,祖父祖母都没有。

    本来小时候挺活泼的一个孩子,遭受了这打击,突然就变得不爱说话了。

    四年了,顾图南看着好像盯着电视,视线却下垂的吴世勋,已经四年了,按照玛丽苏的少女小说来发展,这吴世勋也该对自己敞开心扉,对自己撒娇卖乖,甜甜的喊着自己姐姐,也该慢慢接受这世界了。

    可这是生活啊,而那也还只是一个孩子呀,当年才13岁的一个孩子啊,顾图南没经历过这些,不知道究竟有多难过,唯一值得悲哀的大概就是自己那未曾谋面生下自己就难产去世的亲生母亲,还有凭白无故多出来的继母以及只比自己小了12天的弟弟。

    这继母哪来的她不知道,只比自己小12天的弟弟哪来的她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大人的世界脏得很,她没法懂,也不想懂。她知道这怪不到朴灿烈,却也讨厌了朴灿烈18年,明里暗里和朴灿烈针对了18年。只是这朴灿烈倒也奇怪,外人面前甚至有时是父母面前,都一副全世界我最硬的样子,到了有顾图南的地方或者是和顾图南独处的时候,却是一副乐得被欺负的模样。

    回过神来,看见吴世勋心不在焉的模样,觉得可爱却又无奈。

    哎!——,顾图南只觉得绝望,爷这少女心啊!是真的碎成沫了。

    -

    “勋美人儿。”顾图南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凑到了吴世勋旁边坐下。

    朴灿烈适时地端着两碗面过来,顾图南望了一眼厨房走了过去端着另一碗面往沙发这里慢慢的走,朴灿烈摆好碗急忙起身,却见吴世勋已经跑了过去想要拿过面。

    顾图南低着头认真的端着碗“不用了,汤太多怕撒你手上。”

    吴世勋就跟在顾图南身旁慢慢的跟着她走。

    朴灿烈快步走了过去“我来吧,面有点烫。”也就不管顾图南的反应,自顾自的双手捧过了面碗。顾图南手有些抖,汤水就径直撒在了朴灿烈的手上一点,可朴灿烈连眉头也没皱,端着面碗就走向了沙发,甚至让顾图南觉得自己手掌上传来的炽热都是假象。

    -

    “怎么不去餐桌上吃。”吴世勋满意的吸着面,一双长腿得意的哆嗦着。

    “loquat今天打球了,看她有点累,餐桌椅子太硬。”朴灿烈正着身子帮坐在对面的顾图南挑着碗里的青椒。

    顾图南抬眼看了一眼朴灿烈,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反驳的话。“在沙发坐着吃饭不容易消化。”

    顾图南身边的吴世勋身体抖成了筛子,咬着筷子憋笑。

    “好,下次去餐桌。”朴灿烈的嘴角微微抬起了弧度。

    “吴世勋你再笑小心消化不良”顾图南抬筷子敲了敲吴世勋的碗沿。

    “你坐在沙发上吃也小心消化不良!”吴世勋也装模作样的敲了敲顾图南的碗沿。

    …………

    接着是吴世勋肆无忌惮放飞自我的大笑。

    顾图南装作不在意的一脸清高的吃着面。

    吃饱喝足,也就早早的睡了,吴世勋死皮赖脸的却也在朴灿烈的威逼利诱下一步三回头的回了家。

    吴世勋走后,顾图南看都没看一眼朴灿烈转身就上楼,朴灿烈和顾图南差着三四阶楼梯的距离也上了楼。

    “loquat。”朴灿烈叫住了打开房门的顾图南,朴灿烈还在楼梯上仰望着背对着他的顾图南“晚安。”

    回应他的只有在再次紧关的房门。

    顾图南一直有一个原则,只有在她心里真正值得等待的人或是事,她在等待的时候才会转过头或是转过身,显然,目前来说,朴灿烈他还不够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