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正文卷 第五百三十九章 归于平静_回到大唐当皇帝_陆丰小说网
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大唐当皇帝 > 正文卷 第五百三十九章 归于平静

正文卷 第五百三十九章 归于平静

 热门推荐:
    毕竟,李俊刚才还主张,应该一码归一码,放韦氏宗族一条生路,这一下,怎的要给韦氏这样严厉的处罚。

    李俊对此早有准备,面对袁恕己、桓彦范质疑的眼神,他理所当然的强调。

    韦氏悖逆,谋杀人主,天理不容,一定要受到严惩。

    他这样做,不只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大行皇帝,亦是为了维护公义。

    大行皇帝多年以来,待韦氏不薄,然而,此人自从入主中宮,就恶行渐显,多有悖逆,丑声传诸内外。

    她的那些事迹,想必各位老臣也都有所耳闻。

    大行皇帝以宽厚的心,包容着韦氏,却不见她有一丝回改。

    如今,悖逆至极的她,居然置大行于死地,这样的恶毒妇人,绝对不能轻饶。

    他亲自操刀,将韦庶人改姓为仆氏。

    夫妻合葬是不要想了,可把她打发到乱坟岗也不合适,这不仅是对她的羞辱,也是对皇族的羞辱。

    只得在李显陵寝的边缘,寻了一块地方,素葬而已。

    能有一口薄棺材,几斤钉,对于她这样十恶不赦的罪人,已经是恩德了。

    当然,为了稳定人心,李显真正的死因,要秘而不宣。

    除了重臣和李唐皇室的核心成员,对外都宣称李显是突发暴疾而逝,李显本就身子骨不强健,这样的借口说出去,说不定还真有人相信。

    这一下,李俊还当真感谢自己的婚礼。

    若非有观礼的要求,这些老臣,这一刻也不能都聚到长安来。

    有了他们保驾护航,李俊的心情也更加放松。

    解决了朝廷上的事,他即刻返回正殿,他走过爱柔的身边,爱柔忽然叫住了他。

    “殿下,上官昭容怎么样了?”

    熟悉的名字一出,李俊的心咯噔一下。

    事发突然,他都忘记了,皇城里还有这么个女人。

    历经三朝,身兼女官,嫔妃的上官婉儿,也算是朝廷里的重要人物,以往没少在后宫兴风作浪。

    历史上的她,因为参与韦氏一族的乱政,最后是被乱兵杀死的。

    现在情势完全和历史记载不一样了,韦氏还是死了,可本该丢命的上官和裹儿,却没有受到牵连。

    裹儿目前有她看护,料想性命无虞。

    但是,他却忘记了上官婉儿。

    裹儿今日本应回宫,按理,上官婉儿也应该在场,但是刚才的一阵骚动,他却没有看到上官的身影。

    糟糕!

    这真是一个严重的失误。

    韦皇后既然敢和卢向之偷情,可见,今晚李显并不是宿在皇后宫里的,可他为什么会深更半夜的跑到皇后宫里?

    他立刻把孙福禄唤来,一定要问清楚这件事。

    孙福禄如今也是垂头丧气,很没有精神,倒不是因为李显的暴毙,而是因为他的得力徒儿,小福子,也被卷入了混乱之中,被乱棍打死。

    自从当上掌事太监,他也就培养了这么两个灵巧的徒弟,现在还折了一个,实在是让他心痛不已。

    李俊安慰了他几句,便开始说正事。

    现在是什么样紧要的时刻,半点时间也耽误不得,孙福禄也都是理解的。

    “孙掌事,父皇今日是宿在哪里的?”

    福禄抹抹眼泪,抬起头来,说道:“原本是在上官昭容宫里的。”

    果然如此!

    整座皇城里,最得李显宠爱的,除了皇后,就是上官婉儿,既然不在皇后宫里,那八成就在上官的房里。

    “既是如此,怎么会又去了仆庶人的宫里?”

    一听的仆庶人的名号,孙福禄还稍稍楞了一下,后来才反应过来,就是皇后的寝宫。

    “本来今夜陛下是要在昭容的宫里住的,安乐公主没有回宫,陛下明日也不需要早朝,正是好时候。不过,后来大约是昭容娘娘提议,请陛下去看看仆庶人,说公主没有按时回宫,庶人难免伤心,陛下应该去陪伴庶人。”

    李俊不停颔首,对了,这就对了。

    原来,这场宫廷惨案的起源,居然还是争风吃醋。

    上官这样做的原因,李俊稍微动动脑筋就可以想明白。

    以上官的机警,肯定早就察觉到了韦氏的烂事,一直憋着劲想给韦氏难堪。

    这一次,她终于瞅准了机会,让李显捉奸在床,然而,却造成了这样难以挽回的结果。

    上官会怎么想?

    她肯定已经知道了后宫的骚动,以往此人亦作恶颇多,她会做何种选择?

    自保?

    还是自杀?

    为了亲眼见证这位内廷奇女子最后的结局,他再次急赴大明宫。

    飞琼阁。

    喊杀声终于结束,内廷恢复了平静,上官离开窗前,走到了殿堂中央。

    眼波流转,缓缓踱步。

    一桌一柜,一花一木,都没有任何改变,大明宫依然是那个繁华锦绣的宫殿,然而,她的锦绣人生,已经宣告落幕。

    随着李显薨逝,上官明了,她的时代已然过去,她再也不会像武皇和神龙年间一样,再次从阴沟里爬出来,重获光明。

    就在刚才,一直守在窗前的她,难得的落下了泪水,这是她晋升昭容之后,第一次掉眼泪。

    自从来到李显身边,她就春风得意,想办的事情,没有办不成的,就算是韦皇后,也不得不对她礼让三分。

    她和韦氏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同命人,与一辈子顺风顺水的那些嫔妃不同,她们两个都是过过苦日子的。

    上官长自掖庭,韦氏流放房州,胆战心惊的日子里,不知吃了多少苦头。

    是以,当她们跟随李显,重归荣华,自然是得意忘形,恨不得把曾经失去的,全都补回来。

    在这条道路上,急躁的韦氏,显然比她走的更远,也更加没有退路。

    她杀了陛下!

    上官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当竹青将这个消息告诉她的时候,她登时就从床上跌落下来,甚至摔伤了手肘。

    韦氏狂妄无度,从不把李显看在眼里,这是她早就知道的,可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她居然悖逆到如此地步。

    按照她的设想,她不过是想让李显撞破她的丑态,继而在宫廷争夺战中获得优势。

    上官和韦氏不同,她并不憎恨李显,也不算厌烦他,虽然她也并不喜爱他,可她也不想让他丢掉性命。

    谁知,她一个无意的举动,竟会酿成这样的恶果。

    现在,再后悔已是无用。

    刚刚的宫廷骚乱,持续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在这期间里,她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紧闭的殿门,仿佛随时会被撞开,羽林卫随之出现,他们会把她带走,给她一个痛快。

    她就这样惶惶不安的等待着,然而,嘈杂的人声渐渐平息,她惊讶的发现,竟然没有人来管她的死活。

    难道是宫廷乱战实在太过惨烈,让他们都忘记了给她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