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老天逼我当英雄 > 正文卷 第103章 胸口压大米?
    【叮,触发随机任务,挽救赵老蔫和马大路的生命。任务难度g】

    【叮,任务奖励:经验值5点,自由属性上限+5。】

    【叮,提示:初次完成随机任务将获得额外奖励,奖励未知。】

    突如其来的提示因将白宇想要说出的话都噎了回去。

    “挽救赵老蔫和马大路的生命?”白宇眉头一皱,有些不可思议的喃喃道:“他们两个会死?”

    这时,正一人一句的聊着赵老蔫八卦的小队三英也是发现了白宇的神情变化。

    只不过,在他们看来,白宇似乎是听得入神了?

    当即蒋帅就是一挑眉,给了两人一个眼神暗示,继续说道:“老大,你可能不知道,就在赵老蔫的前妻和他离婚并嫁给马大路之后,你猜怎么的?”

    脑中正思考着马大路在哪里,他们两个到底会遇到什么危险的白宇哪里有工夫听蒋帅说了什么,下意识的就是回了一句:“怎么的?”

    然而,得到白宇的回应后蒋帅当即就是乐开了花,立马就给了两了韩磊和刘鹏一个“下快攻”的眼神。

    与此同时,蒋帅自己也是拿出了最合适八卦的语调说道:“嘿嘿,自从赵老蔫的前妻离开他后,全身心投入到店里生意中的赵老蔫竟是把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眼看着就是要把送给前妻的房子和车又挣回来了!只不过……”

    蒋帅没有把话说完,而是也给了自己的两个小伙伴一个机会。

    刘鹏反应快一些,当即就是跟上了节奏补充道:“只不过,赵老蔫的这位前妻却是看不下去了,又动起了歪脑筋。”

    “但是,明着要又有些不太合适。”韩磊接住了话茬,继续说道:“所以,她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给赵老蔫又介绍了一个老婆。”

    讲到最关键的部分又是由蒋帅开口,声行并茂的讲道:“只不过,赵老蔫前妻给他介绍的这位新老婆,看上去虽然挺正常的,长得也挺漂亮,却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微微一顿,蒋帅将自己悬疑感十足的语气又加上了几分遗憾道:

    “据说在结婚之前,每次安排两人见面的时候,赵老蔫的前期都会给这个疯女人吃下治疗精神病的药物,让她看上去除了比较安静之外,似乎并没有和正常人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然后,以赵老蔫那懦弱的性格,自然是觉得像他这样离过婚又没什么本事的中年单身汉,能够娶到像第二任老婆这样漂亮的黄花闺女是祖坟上冒了青烟了的。

    没多想,一个星期之内赵老蔫便是把登记、婚礼全都给办好了。同时也给了女方家中一大笔的彩礼钱,而这笔钱据说是被她的前妻分走了一半的。”

    这时白宇却是在一边注视着正在挑鱼的赵老蔫,一边寻找着马大路的位置,没有工夫理会其他的情况下,只能应付的说道:“那,确实是过的挺窝囊的。”

    “嘿嘿,老大,这还不算完呢!”眼瞅着白宇又一次接了话茬,蒋帅的心里简直就是乐开了花。

    这不正是讨好白宇的大好机会吗?

    只要能够维护好和白宇的关系,他们三人想制霸全国高中生篮球联赛的梦想就指日可待了啊。

    和刘鹏、韩磊不同,蒋帅的学习成绩不好可不是他真的学不进去。蒋帅是故意考的不好,就是为了能够落入普通班,拥有更多的时间去追求自己的篮球梦的。

    头脑灵活的他,自然是知道理论与实践都很重要。

    虽然他现在已经有了变强的理论,但是在实践这个理论的过程中,却是难免会遇到很多困难和挫折的,那个时候,白宇就是能够为他们解惑突围的唯一稻草了。

    不趁着有这个机会拼命的讨好,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当即,蒋帅就是回忆起了说相声的五门基本功课……嗯,总之就是拿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来讲好这个八卦。

    “话说,就在赵老蔫和他的第二任妻子结婚后,没过两天,他为了结婚贷款新买的房中便是时不时的就会传出一阵令人惊恐的怪笑。

    起初的时候,每天忙活完店里生意回到家中的赵老蔫还有些不太相信邻居们的话,觉得他老婆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人,怎么可能会搞出这种古怪的事情来。

    直到有一天,熟睡之中的赵老蔫突然感觉到胸口一沉,等他惊醒过来睁开双眼的时候……”

    蒋帅一拉长音,用上了一种讲鬼故事的惯用手法,在看到了白宇的双眼微微转动似是有些不安之后才一脸满意的继续说道:

    “他老婆竟然在他的胸口上压了两袋大米,并且正拖着一袋面粉,正往床上送呢!”

    “嘶……为什么要压大米啊?”白宇没说话,韩磊和刘鹏两人确实入了神,竟是不自觉得问了出来。

    他们两人虽然也听说过赵老蔫的第二任妻子是个疯子,却是对于具体怎么个疯法知之甚少,第一次听到这个胸口压大米的故事,当即就是被吸引住了。

    蒋帅当即一转头,怒其不争的瞪了二人一眼。

    他这个伏笔可是构想了半天,就为了让白宇问这么一句呢,却是被这两个坑货给抢了先。

    被瞪的两人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当即就是缩了缩脖子,一副你继续我们不问了的样子。

    只不过被这两个憨货一打岔,蒋帅酝酿好的情绪却是接不上了,眼看着白宇的目光似乎也有些飘散,蒋帅当即就是一狠心,放弃了这段故事直接转向重点。

    “自那以后,赵老蔫便会在每次出门的时候都把门锁死,家里的墙上也是填了一层隔音海绵。

    新老婆虽然是个疯子,但是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不是?

    于是,赵老蔫就带着他那窝囊的性格,又一次的忍了下去。

    只可惜,好景不长,似乎是他这股子窝囊样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突然有一天,当赵老蔫回家的时候,他的疯老婆却不见了。

    令人不解的是,赵老蔫家中的房门那天却是完全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甚至就连他询问过周围所有的邻居之后,也都没人注意到他老婆出过门!

    事情,一时间竟是更加诡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