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轻松当军嫂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四章 打架
    只是成袁宣却以为自己真的戳中了白子安的伤口,在他背后接着喊,“白子安,怎么?你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你就是没爹没妈,你爸妈就是短命鬼。你现在不全是靠你那个姐姐吗?说什么打猎采药卖钱,谁信呐,你姐姐长那个样子,说不定是靠什么谋生的呢?一放假就出远门,是不是带着你出去卖了?我们青山镇的可没有有那么多闲钱的男人。”

    其实成袁宣并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他妈妈是整条街道闻名的长舌妇,她打听到白玉姐弟无父无母之后,观察到白玉姐弟生活比成家强多了,就天天唠叨白玉的闲话,这就被成袁宣听去了。成袁宣根本不知道自己妈妈说的,白玉带着白子安一起出去卖是什么意思?但是隐约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不过他不知道,不代表白子安不知道啊,他不知道听了看了多少,古代"jinv"的故事。她们因为时代原因、家庭原因的各种悲惨遭遇,年幼被卖、被拐等等沦落风尘,还有各种遇人不淑的故事,白子安知道没有八十也有三十了。

    因此,他完全不再忍耐,转身,一个扫堂腿就撂倒了还在叫嚣的成袁宣,然后整个人把他按住,一阵狂揍。

    揍得成袁宣哭爹喊娘,成家跟王家是邻居,听到自家儿子明显不对劲的声音,成妈哪能不过来看看?这看到自己儿子不人按在地上打,大喊一声,“小兔崽子你干什么,还不快放开我们家大宝宝。”

    说着过来想要扯开白子安,不过她虽然长得膀大腰圆的,却没做过什么力气活,白子安的力气跟霍云霆军营的那些士兵们比不了,但是肯定比成妈大多了。白子安不能接受成袁宣对自己姐姐的侮辱,根本不出声,只是咬着牙,继续给成袁宣喂自己的拳头。任由拉不动又着急的成妈用力的拍他的背,嘴里不停的叫骂!

    等他一直把成袁宣给揍的没了劲大喊大叫,他从松了手。这时候,王甜甜的妈妈也出来拉住了还想挥着肥厚的大手打白子安的成妈,“袁丽,你够了,孩子打架,你也掺和?好意思吗你?”王甜甜一直着急,但是她人小,根本不敢上前。

    要不是倒霉的跟成家做邻居,王妈妈恨不得一辈子不认识袁丽这号人物,人憎狗厌的很。以前他们家成袁宣也不是没跟别的孩子打过架,每次成袁宣打赢了,别人家长出面的时候,这个袁丽就说孩子哪有不打架的?等成袁宣打输了,她立刻化身泼妇,骂到人家家里,人家要是不道歉不认错,这个袁丽能骂的人家日子都过不下去。双标不要太明显。

    之前她在屋子里就听见成袁宣骂白子安的那一大段话了,只是她锅里正在煎鱼,一时走不开才出来完了。

    这能是孩子说出来的话吗?熟知袁丽德行的王妈妈,立时就知道,这肯定是袁丽没事的时候,肯定在家里天天这么念叨白玉姐弟的。这都是什么人吶?好好的孩子都要被她教坏了。

    住在一条街上,没隔几户人家,她不是没见过白玉,干干净净的女孩子,把弟弟教的这么好。王甜甜回家跟王妈妈念叨过了,白子安会书法,英语特别好,会画很多很漂亮的话,还会弹琴吹笛子。她一直担心成袁宣学到他妈妈的不好的习惯,潜移默化教给自家女儿,孩子越来越大了,要是被带歪了,可就教不回来了。

    正好如此优秀的白子安这时候出现了,女儿又喜欢和他玩,王妈妈就经常鼓励王甜甜空闲时间去找白子安。所以通过白子安和王甜甜,王妈妈是有几分知道白玉的,白子安会的东西,全都是他姐姐白玉教的。那样多才多艺、冰清玉洁的孩子,袁丽不是脑子有病,怎么能把人家孩子说成这样?

    王妈妈很生气,把白子安和王甜甜拉到自己身后,瞪着眼睛跟袁丽吵架,“袁丽,你说说,成袁宣骂的那些白家姐弟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是不是你自己在家里胡乱编的?你丧不丧良心?人家没有爸妈,你就能在背后这样编排人家?就不怕人家爸妈晚上来找你?”

    正好整理的差不多的王菜花,猜到白玉差不多要回来了,她锁了院门出来找白子安。正好看到这一幕,进来一看白子安眼睛红红的,她的心立时就炸了。这是自家孩子被欺负了?

    王甜甜还有其他一起玩的小伙伴七嘴八舌的把事情告诉了王菜花,她哪里还能忍?冲上去就和袁丽撕扯到一起,抓头发、扯衣服,抓脸,掐身上的软肉,各种掐,那就一个毫不手软。

    被王菜花这招呼都不打的举动给惊住的袁丽,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就落了下风。白子安怎么能看着王菜花被欺负,一直在边上拉偏架,找着空的给袁丽一拳头或者一脚的,或者偷偷的用自己的腿去绊袁丽要冲到王菜花跟前的脚,让她歪歪扭扭失去重心,给足王菜花发泄的机会。

    至于成袁宣,还躺在地上哀哀叫痛了,根本没发现自己妈妈在被揍。

    打完了,王彩花才开口骂,“你个臭婆娘,是不是没刷牙,嘴巴怎么臭成这样?我阿玉得罪你了?你在背后这么说我阿玉?你不得好死,天打雷劈,死了也要下拔舌地狱。”

    袁丽被打的全身都疼,她这样的人呢,怎么会认输,嘴上回骂,“老娘又没说错,那个白玉装的跟千金小姐似的,她要是不出去卖,怎么能带着这个拖油瓶天天穿新衣裳?把自己打扮的跟个妖精似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一样。

    你家这个小子刚来我们文华路的时候,还病病歪歪的小小个子一个。现在看看,长的多好一个。没少吃好药材吧,没少吃好东西吧,她白玉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不去卖她那副骚*身子,她能把自己弟弟养成这样?

    难不成,你要说,她靠的是你这个农村土老帽?你这个土包子,估计连这镇上的房租都付不起?”

    之后就是白玉在门口听到的王菜花那句“我们农村出来的怎么了?我们农村出来的,也没像你这么不讲道理!什么都不知道,就污蔑别人家心肝宝贝的名声,你再乱说,我就撕了你的嘴。”

    白子安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他眼睛红是生气把自己气的红了眼珠子。白玉问,他就把这些小声的告诉了她。

    见到白玉本人的袁丽一开始还有点心虚,只是她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在山里出来的女孩子,孑然一身的,她那个娇滴滴的样子,估计连地都种不好,又没听说她有什么有大本事的亲戚,不通过特殊途径,哪能有这样的好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