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轻松当军嫂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 被搜查
    星期一那个晚上,高珊珊一进家门,憋了一天的怒气让她把书包甩在地上,哐当一响。镇长夫人忙忙的迎出来问,“珊珊,你又是怎么了,上周末,不是开心的要疯了吗?”

    “这才上学一天,就气成,这样,你告诉妈妈,是不是学校有人欺负你了?你跟妈妈说说?”

    高珊珊一下子搂住镇长夫人的腰,哇哇嚎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爸呢?回没回?他都答应我了,明明说一定会解决好的。可为什么白玉那个小贱人还是来了学校,一点损伤都没有。”

    “孩子,妈的宝贝女儿,你到底怎么了?你在说谁呢?你爸答应你什么了呀?啊?”可是不管她怎么问,高珊珊也只是捂着脸一只哭,一直哭,把她急的直在家里转圈。

    因为她一辈子就只得了高珊珊这一个女儿,可不像高镇长偶尔还疼一疼自己的侄子高毅,她一个当妈的那是把全部的爱都给了自己的亲生闺女,从来都见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但是不论她怎么着急,这女儿不说,她也是没有半点办法。听着闺女一直问她爸哪儿去了,她只好往高镇长办公室打电话,“你快点回来,珊珊在家里伤心死了,一直闹着要找你,快点回来啊?”

    听到妻子着急的声音,高镇长急忙收拾东西就回家了,高珊珊已经哭的嗓子嘶哑,眼睛红肿,看到她爸就急急的抓住高镇长的胳膊,“爸你不是说过,她不会来学校的,为什么她一如往昔的,什么都没损伤似的回学校了?这到底是为什么?你是不是骗我的,其实根本就没有找人去教训她?”

    她哭诉完,高镇长才知道,高群那个手下和白家人这么不中用,竟然没有把事情办好。现在已经不是高珊珊与白玉两个小女孩之间的矛盾了,现在是他高镇长身为一镇之长出手,竟然都没有教训到一个小丫头,这要是传出去,他还有什么颜面在,还怎么叫手下人听他的吩咐办事。在他心里,既然他决定出手了,那白玉就不能有逃脱的可能性,只能乖乖的接受他给她的路走下去。

    他生气的甩开高珊珊,打电话给高群,“你是怎么办事的?那个白玉毫发无损,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我再给你两天时间,你一定要给我解决了。”

    这边得了训诫的高群也是心头窜起一股火,这白玉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次两次都栽在她手里。可是说真的,放风筝那天接触过白玉的自己和几个兄弟,都从心里害怕再看见白玉,哪怕是提起白玉也不大敢,所以之前跟白老大去联系的小子是他特意找的放风筝那天不在的兄弟。

    每次一想到,他一个要混黑混出样来的大哥,从心里这么害怕一个丫头片子,他都憋屈的很。所以这次高镇长说要收拾白玉,他是很赞成的,因为他自己根本不敢生出报复白玉的心思,可是不妨碍他听从别人的命令办事?虽然很奇怪,但是他很乐意就是了。下定决心,这一次一定要给她来个狠的,他骑上自行车就往下林村去,找到白老大,先下狠手把白老大狠狠的揍了一顿。

    “你他妈不是说,你有办法吗?你那个侄女怎么还是好生生的上学去了?你个窝囊废,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害老子挨骂。”

    打完了人,发泄了心中的憋闷,高群叼着一根烟,深深的吸上一口,吞云吐雾的才说,“既然你那招数不管用,就用我的。明天上午十点我给你一件东西,你悄悄的放到白玉文华路那间屋子里去。之后的事,就我来办。你特么的要是这点事都办不好,那老子就直接办了你。”说完又踹了他一脚,也不等白老大点头哈腰的求饶,各种保证,就转身离开了。

    所以这天刚刚总走了小舅舅李立双,白玉准备关上院门的时候,家里竟然迎来了警察,带队的是隔壁的老警察李刑警。白玉很奇怪的看他,“李叔,这是?”

    李刑警脸上很不好看,这白玉带着亲弟弟和叔叔家的孩子在这儿已经住了大半年了,他和妻子都很了解这三个孩子,绝对都是难得的好孩子。可是一小时前,警局里竟然接到举报,说是白玉偷了高镇长家里的一樽玉佛像,说是传家之宝,已经传了好几代人了。他肯定是不信的,仔细的盘问举报人,偏偏他一口咬定,就是看见白玉从高镇长家里抱着个小包袱出来了。

    高镇长也适时的出现,说他们家的玉佛像不见了,又在警局里碰到那个举报白玉的人。两人信息已互通,高镇长严词要求,警局马上派人来搜白玉住的文化小院。不管李刑警怎么解释白玉不是这样的孩子,他都不肯相信,只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有没有偷,搜了才知道。

    所以现在面对白玉的询问,在好几名刑警面前,他也只有铁面无私的说,“接到举报,说你偷了高镇长家里的玉佛像,我们要进去搜一搜。”

    人家按照规矩,正常办案,白玉也不可能阻拦,只有让开身子让警察进门,可是她有金手指啊。警察们一只脚进门的时候,她的精神力早就遍布这座小院每一个角落,很快就在自己房间的柜子里侧找到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立马收入了幻境之中,又仔细检查了别的地方,有没有被人塞进来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有找到,她才放心。

    只是警察要进房间的时候,她说了一句,“我弟弟在隔壁房间里和我叔叔家的弟弟在午睡,能让我先把他们叫起来再搜吗?我弟弟胆子比较小,要是突然有什么大的声响,会吓到他的。”

    几个警察看到这样美貌柔弱的小姑娘,男性的大男子主义,想要保护弱小的那种心理就流露出来了,都暗自猜测,这样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小偷呢?现在人家提出这样正当的要求,当然没有理由拒绝了,所以都点头同意,让白玉进去叫她弟弟。

    等白玉抱着睡得迷迷糊糊的白子安,陈文杰也起身,三人都在院子里之后,警察们才开始搜查。看到他们在家里大翻特翻,陈文杰很有些奇怪,悄悄的问白玉,“阿玉姐,这是怎么回事?警察怎么来家里了?”

    “说是接到举报,我偷了高镇长家里的玉佛像,所以来例行搜查的。”白玉拍拍有些害怕的白子安,淡声回答。可是她的话可把陈文杰惊的不轻,“什么?偷东西?这怎么可能?!”

    “放心,我没拿,他们当然不可能找得到。”白玉眉目清淡,好似这一切都不在她眼里一般。

    “这怎么能放心,要是一直找不到这佛像,别人还是会传,是你藏起来了,这名声多不好听……”陈文杰眉头皱的紧紧的,这不是无中生有、无事生非吗?这镇长家里也开始跟白家一个路子了。

    当然不会让别人有说我是小偷的机会了,白玉暗想,她肯定会找机会,把这玉佛像,让警察光明正大的给高镇长家里找回去的,但是找到的地点,一定不能是自己家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