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轻松当军嫂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孩子
    说起来,她自从和萧云雷结婚并没有刻意去避孕,想着有孩子就生下来,结婚这一年没有孩子,他们两人还在私下里高兴,孩子没有来的这么早,多给了他们好多两人相处的时间。

    只是没准备生,和不能生,这完全就是两件事。

    白玉有些奇怪苏酥的敏感,但是她不会说,从你的面相中能看出你命中无子,这不是找骂吗?但是她既然发现了自己看出了一些不同,还这样一副她不说出来就不罢休的架势,白玉也不好真的沉默,毕竟看的出来小家伙还是很喜欢霍家人的,自己也不讨厌他们。对萧家人来说,萧云雷和苏酥能不能生孩子应该是一件值得关注的大事。

    “你想要孩子有点困难。”看她急得眼眶通红,白玉只得说。

    “真的是我的身体有什么毛病吗?”精明开朗的苏酥突然很害怕,自己要是真的不能生孩子,霍家可能还不会说什么,可是萧家那边呢,萧纪澜是唯一的女儿,不得已霍家的大儿子姓了萧。要是到了萧云雷这一代,竟然无后,那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幸福,又该何去何从呢?

    萧纪澜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这可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好好的生孩子有点困难呢?不过她出嫁前受父母宠爱,出嫁后公婆慈爱开明、丈夫疼爱有加,所以她并不跟受过家庭琐事磋磨的家庭妇女一样,听到儿媳妇可能不能生孩子,就大发雷霆,而是关切的拍拍脸发白的苏酥的肩膀,才热切的看着白玉,“阿玉,是身体出什么毛病了吗?治疗吃药不行吗?”

    “霍伯母是娘家的独养女儿?”白玉看看萧纪澜,结合看到萧云雷的面相猜测。

    “是,这有什么关系?”萧纪澜有些头脑发蒙,说儿媳妇的身体,怎么问自己是不是娘家的独养女儿这件事了?

    “往上几代都是独生子?每一代都致力于做善事?”白玉继续问。

    “是这样。早年间,我们家还有个儒商的名声。到了我爸妈这一代,不讲这些了,但是我爸妈也一直暗中支持抗日战争,为新中国的建立也是出力不少。”萧纪澜有些紧张,白玉从村里出来的,怎么会知道萧家的事情的。

    可是她想要得到的回复,白玉并没有给出来,她只是抱着白子安一边拍他的背,一边闭目深思。

    她想萧家祖上应该是走的旁门左道起家,以致于影响了后代子嗣,他们应该也是有所感觉的,所以一直致力于做善事的。到了萧纪澜这一代,应该是父母对国家安定,百姓安乐做出了大贡献,可是一代又一代善行积累帮助萧家留下了血脉,到了萧纪澜这一代不可抹杀萧家的大贡献只是好几代的天道力量积累,所以只有萧纪澜一个女孩子出生。

    到萧云雷的时候,既然他姓了萧,就本应该是夭折的命,只是他也算霍家后代,所以霍家霍长安、霍成邦两代人对国家的巨大贡献,保护了萧云雷。也就是这样,萧纪澜本应该是三子两女的命格,现在也只生下了两子一女,这全部都是代价。

    所以苏酥想要生孩子,几乎是不可能的。时代久远,具体是为什么萧家血脉要被断绝,已经不可考。天地规则也限制了这一方水土存在阴魂鬼怪、神仙大能,鸡不能走阴阳道去了解始末,也不能请求土地公、土地婆。过去的事情,经过几代人,那真是真的已经作了古了。所以根本不能从根源上去解决这个问题。

    白玉想了想只好说,“你和萧大哥若是要生孩子,必得下定决心,孩子姓霍才行,要姓萧是不行的。”这样霍家的阴德才会庇佑这个孩子。

    “阿玉,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听起来神神叨叨的?怎么跟身体状况没关系,反而跟姓什么有关系了?”萧纪澜脑子里全然不懂,这到底有什么联系。

    “是啊,小闺女,这是怎么回事?你总不会说这是命定萧家不能有后?”白玉品貌一流,又救了霍云霆的命,程秀云又从白玉身上感受到了比自己或许更优雅的千金小姐作态,所以内心对白玉的感觉是特别好的,也是特别乐意白玉能做自己的小孙媳妇儿的。她医术高超,说两个孩子身体上有妨碍什么的,她肯定是很乐意相信的。现在很明显的扯到姓萧才有妨碍的事情上了,这叫程秀云怎么接受,这都搞起封建迷信了。

    苏酥也是满脸怀疑,本来看这小姑娘是个漂亮又有本事的,跟霍小二是很般配的,好端端的竟然说自己要是生的孩子不能姓萧,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好好的社会主义好青年不做,竟然走下道,相信起命理之说了。这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觉得白玉说的完全是无稽之谈,所以苏酥完全放心下来,双手抱胸目视前方。虽然脸上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心里对白玉是有些不屑的。

    萧纪澜作为一个母亲,虽然偶有出格,但是她其实是个好妈妈。想到自己的小儿子,虽然她开口就是小混蛋、臭小子什么的,但也是真的爱自己的孩子。这孩子好容易碰到个喜欢的姑娘,萧纪澜还是希望自家孩子能如愿以偿的,所以她拉住白玉的手劝道,“好孩子,现在可是科学时代。是不是你们村里那边都信这个?阿玉,等你走出来,多看看,就知道了,封建迷信都是假的。可不能就完完全全的相信这些啊,我们还是主要相信科学才好。”

    “嗯?你可一定要听伯母一句劝,可不能走歪了路,啊?像我给云霆戴的护身玉佩,也只是他去做任务太危险了,我给他玉佩求给心安。但是万不能真的就掉进求神拜佛,看相算命里去了啊?”

    看他们这样的反应,白玉发现自己冲动了,当时听到他们谈论孩子的时候,就不应该有什么反应,让苏酥察觉了,现在还弄到这种尴尬的境地。想趁萧纪澜提起霍云霆胸前的玉佩,顺势问问都不好问。

    她说不出假话,所以只能沉默。一直没开口的霍长安,看着白玉的一双眼睛深邃难耐。他并不觉得白玉一定在信口雌黄,霍长安想,白玉可能懂一点看相,这应该是山里教她医术的师傅教她的。

    建国之前,信这些东西的人还是很多的,周易推理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完全旁置。白玉的师傅既然有这么高超的医术,又在深山隐居,年纪应该不小,有大能耐的人,懂看相,也不稀奇。至于看出来的结果,人通常都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尽管整个霍家都不相信这个,也不能就断定白玉是个人品不行的低劣骗子。因而他也只是审视的看了看白玉,便拍了拍程秀云的手,以示安抚。

    “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不必太过计较,苏酥也把这句话记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