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轻松当军嫂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 三小只被罚
    送完试卷到老师办公室的陈文杰回来,就发现很少能从脸上看出情绪的白玉此刻脸上全是烦恼,他想了想这几天小包子没闹幺蛾子,家里就是两只胖狗天天闹腾着要跟白子安去学校,不准去,竟然还偷偷的从小窗户爬出来,悄悄的跟打游击战似的跑到白子安的教室外面去扒门。

    小学的老师一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在挠门,开门一看,好家伙,两只小胖狗屁颠屁颠的吐着舌头摇着尾巴冲到第一排白子安的腿上,汪汪的直跟他撒娇,把教室里一群小孩子给稀罕的,全都哇哇尖叫,都够着小脑袋看白子安。这情景把老师给气的,可是白子安是班里最小的孩子,从来都是乖乖巧巧的,学习成绩也很好,聪明的让人喜欢极了。

    所以老师还是不忍心对他发脾气,只是低声跟白子安说,“白子安小朋友,上课是不能带狗狗来学校的,你知不知道?”

    “嗯,我知道的,早上他们要跟来,姐姐都不许的。胖胖和嘟嘟是偷跑过来的。老师我让他两回家哈。”说完就抱抱胖胖又抱抱嘟嘟,“你们乖乖回去。”

    两小只挨挨蹭蹭不肯。

    “如果你们乖乖回去,给你们吃姐姐给我烤的牛奶花生饼干。”

    老师觉得很玄幻,她竟然能从两只胖狗的眼睛里看到亮光。那两双眼睛骨碌碌的,但还是不肯调头回家。

    “把我的小枕头借给你们睡觉搂着用。”小家伙知道胖胖嘟嘟对自己的塞了干茉莉花瓣还有一些安神药材的小枕头稀罕已久,好几次他都看到它们偷偷的把小枕头拖到他俩的小窝里。白子安当然不知道,白玉给他用的安神药材和茉莉花瓣都不是一般的东西,全部都是出自幻境中,用灵泉和灵气滋养起来的,效果不是一般的好。小动物直觉最敏感,怎么可能不垂涎。

    可是这两小东西虽然还没完全开智,但是看到白子安一步步的退让,难免不会想,是不是小主人还会再许出更好的东西呢,仰着狗脑袋,眼睛全都亮晶晶。

    “准你们在炕上睡觉一次。”惊呆的老师都能看出两只狗吐着舌头像是笑了,她完全不懂是怎么从两张狗脸上看出来笑容的。

    “让姐姐给你们炖浓浓的大骨头汤喝。”

    看它们还贪婪不知足的小样子,白子安鼓鼓脸颊生气了,眼睛瞪的滚圆,“胖胖嘟嘟你们死定了。”转头把书包整理好,背在背上,才跟看到他的动作有些懵的老师说,“老师,我带着他俩去一中找姐姐,让我姐姐好好治治它们。”

    小米牙咬咬的,包子脸鼓鼓的,可爱极了。

    “那怎么行?你太小了,自己去一中遇到危险怎么办?”

    可是老师也不能把狗留在教室,赶出教室外面,它们又不安分,不是挠门就是两只叠在一起搭狗梯,一跳一跳的扒窗户,老师和学生都被它们弄得完全不能专心。

    最后没有办法,老师上完这件课,才带着白子安还有白子安的胖胖和嘟嘟两只小胖狗去了一中。因为白子安算是一中最小的半个常驻人口,门卫对他熟悉的很,老师说了说情况,就放他们进去找白玉了。

    陈文杰还记得,白玉看到白子安仰着莹润的小脸蛋,沮丧着小脸在教室门口喊姐姐的时候,坐在白玉旁边的自己一瞬间感受到的强烈冷气。

    当时白玉还以为小家伙受欺负了,才由老师带着来找她的。了解事情的始末之后,白玉蹲下身子,眼睛灼灼的看着在她有如实质谴责的眼神之下,努力想把自己缩成一小团的两只胖狗。良久,胖胖和嘟嘟害怕的低低的呜呜叫,连白子安都忍不住心软想要求情的时候,白玉才伸手轻轻拍一拍两只胖狗的脑袋,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好像不含丝毫怒气,只是说出的话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好日子不想过,那就挨罚。”

    “骨头汤禁一个月,小窝挪出卧室放在堂屋两个月,看到你们再碰一次安安的小枕头就饿一顿,禁玩具一个月,禁出门一个月……”

    在白玉继续开口追加之前,三小只包括白子安都上前去蹭白玉的腿,全都可怜兮兮的看着白玉,小狗呜呜的哼哼,小人儿家满眼水光装可怜,“姐姐,别再加了,太可怜了。”

    “你以为你不用受罚?身为它俩的主人,你管不好它们。你也一样。”

    “大字每天多写五张,每天多舞一套剑法和一套拳法,禁牛肉干一个月,禁……”

    “姐姐,安安知道错了,我肯定听话的,以后一定好好管教它俩。”小家伙紧紧的抱着白玉的腿,仰着可爱唧的脸,全是哀求。

    这几天,陈文杰还老能看见白子安鼓着包子脸,带着两小只躲在角落里,叨叨咕咕的教育它们,“看你们还敢不敢?以后要听话知不知道?”

    “不许你们做的事,就不做,知不知道?”

    ……

    叽叽咕咕一阵,三小只就瞪着一模一样的哀怨的眼睛,窝在一起,好似在互相舔舐伤口。

    想完这些,陈文杰很肯定,家里没出别的事啊,虽然陈文杰也觉得白玉罚的太狠了,但是三小只目前还很听话,没有做出什么反抗的举动啊。

    “阿玉姐,你在烦恼什么?安安、胖胖、嘟嘟最近还算听话啊。”陈文杰疑惑的看白玉。

    “嗯?”白玉反应过来应该看见自己烦躁,他才问的,“没事,我在想别的事。那三只,没什么好烦恼的。”

    陈文杰:……

    既然她不说,他也知道再问不出来,他也就闭嘴,只是打算要是过几天还不好,就让自己爸爸妈妈来问。

    一起生活了这么久,陈文杰早就发现了,白玉对长辈慈爱式的殷殷切切的念念叨叨的关心最没有办法,每次这样,多多少少都会退让的。

    这想法刚刚落地,能帮白玉解决烦恼的人就来了,虽然他和白玉还都不知道。柴老师故作镇定的走进教室,可是洞察力好的人,还是能很看出他的焦急,轻轻的吐口气,他才开口,“白玉,来办公室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