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轻松当军嫂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糟糕的奶爸爸和奶叔叔们
    小家伙好奇的朝着他怀里的小孩子猛看,侯俊彦看看霍云霆、看看小家伙、看看白玉,耳边又听着小娃娃的大哭声,决定还是以后再八卦霍云霆的私事,目前还是小娃娃比较急迫,“也不知道为什么囡囡一直哭,一直哭,我们简直十八般武艺都拿出来了,也没办法让她不要哭。”

    看着一脸好奇又透着着急的小家伙,白玉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拿着帕子擦擦嘴又擦擦手,起身到一脸焦急的李鹤鸣身边,面无表情的说,“可以给我抱抱吗?”

    李鹤鸣抬头,一脸惊讶表情,又偏头去看霍云霆,既然能跟二哥一起吃饭,二哥还心甘情愿的帮忙带孩子,肯定是很亲近的关系。想清楚了,他马上一脸谄媚的站起来,把怀里的小宝宝往白玉这边递,“喏喏。你抱,你抱,没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看的出来虽然下定了决心,但是真正的当爸爸的担当还是没有培养出来,小孩子的哭声让他心力交瘁。

    白玉也不管为什么眼前这人态度变得这么奇怪,只是把孩子接过来,因为修炼的原因,白玉的气息非常干净温和。本来就很受动物的亲近,小孩子更是心思纯净,被白玉抱了也没有挣扎,只是还是哇哇的哭。孩子天生敏感,这屋里正有一个非人类,可能她看不到,但是肯定是有危险感的,所以她哭的更厉害了。白玉的手在小娃娃的眼睛上方轻轻一挥,帮助她挡住了那个魂体的气息,又摸摸小孩子的后颈,感觉到出了许多汗,给小娃娃把外面的棉袄给解开了,从自己的包包里拿了一直备用的新帕子,伸进衣服里给小娃娃擦汗,又拿了干帕子给小娃娃隔一隔衣服。

    “安安,我的帕子不能给小娃娃用,新帕子用完了,把你的帕子给小娃娃用,可以吗?”白玉抱着哭声渐小的小娃娃跟小家伙商量,小家伙二话不说翘着屁股跳下椅子,蹬蹬跑去翻自己的小背包,拿了一叠帕子过来。瞪着大眼睛,看白玉拿了自己专用的擦脸的帕子,用桌子上的白开水沾湿了给小娃娃擦脸,又温柔的擦上平常白子安擦脸专用的花露。小娃娃睁着水洗了一般纯净的眼睛看白玉,还有些一抽一抽的哽咽,好似是在跟白玉诉说她的无限委屈一般。白玉把她抱起来,在包间里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拍哄她,嘴里哼着好听的欢快的调子。

    小娃娃蠕动着嘴巴,摇着小手,好似慢慢开心起来。等哼完一首小曲子,小家伙都不出汗了,也不再哭了。白玉再从几个男人带来的东西里面找了一套衣服,快手快脚的从里到外给小娃娃换上,吩咐李鹤鸣给小娃娃重新泡了杯奶粉,喂给她喝了,又让李鹤鸣给小家伙包上尿不湿,才接过来拍哄着她睡觉,这次换了轻缓柔和的曲子哼。

    走了几圈,小娃娃差不多要睡着了,眼睛要睁不睁的,可爱极了。

    突然,感觉衣摆被人扯了一下,白玉低头就看见小家伙牵着自己的衣角,一脸委屈的样子,想了想,蹲下来把小娃娃给他看,“已经不哭了,哭累了吃饱了,她困了。”小家伙还是一脸不甘心,嘴巴动了动,欲言又止的样子,白玉反应过来,瞬间温柔了眉眼,“那我也抱抱你。”空出一只手把小家伙抱进怀里,拍拍他的小背脊,小家伙抿抿嘴一只手环住白玉的脖子,细细嫩嫩的说,“姐姐,安安不喜欢你抱别的小宝宝。”

    白玉心里酸酸软软的,侧脸亲亲小家伙粉嫩的小脸蛋儿,“好,我以后不抱别的小宝宝。今天不是你先心疼着急了吗?”

    小家伙觉得吃小娃娃的醋有点害羞,脸蹭了蹭白玉的脖子,暖暖软软的感觉一直延伸到了白玉的心底。他糯糯的说,“她哭的好伤心。”想要表示这个小宝宝哭的好伤心,我才着急的,可是最爱的姐姐这么温柔细致的照顾别的小宝宝,他又不开心了。

    “不是伤心,是不舒服,她出汗了,然后就觉得衣服扎到她了。脸哭皴的厉害,也蛮痛的,所以才哭。”白玉一贯的认真告知。

    被她俩一连串动作搞蒙了的几人,现在才回过神来。于志楠一下子跳起来,到白玉身边,看看睡着的小囡囡,惊讶的张大嘴巴想要惊呼,但是想到小婴孩的魔音穿耳,他捂着嘴巴收敛声音轻轻的问,“这就哄好了?”

    “出门要给孩子加衣服,进屋了,有暖气了,当然要给孩子脱衣服了。”白玉内心其实是吐槽的,这群人加起来超过一百岁了,照顾个还没一岁的小娃娃,还没照顾好,一点都不知道干正事。

    虽然白玉的语气很平常,但是几人还是感受到了她深深的鄙视,有志一同的全部转头去看白子安小包子,发现人家长的白胖胖粉嫩嫩,好看的很。这说明在照顾孩子上,白玉绝对有发言权啊,李鹤鸣连连称是,一脸受教的样子。就这会儿,白玉拿了条帕子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把小娃娃的小脸给搁在帕子上。

    李鹤鸣纳闷,“这是为什么?”

    “她刚刚哭的脸都痛了,毛衣的花纹会硌人,睡着了不知道,等她醒了还会疼的哭的。”白玉进屋就把外面的棉袄给脱了,露出了里面穿的粗线毛衣。

    “哦哦,谢谢你,我记住了。”李鹤鸣点头哈腰的,满脸通红,自己实在是经验太少了。

    看他这样认真,白玉带着小家伙重新在桌前坐了,想了想,“你是要自己照顾这孩子吗?如果是,你这种衣服不要穿了,掉毛,小宝宝总是爱舔,吞进去了就不好了。”

    李鹤鸣只会讷讷点头,侯俊彦这时候蹭到霍云霆的位子旁边,拍拍霍云霆的肩膀,“二哥,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是谁啊?”

    白玉把小娃娃放到她的手提摇篮里,坐回来喝口水,“我是白玉。”小家伙放下抱着的小碗立刻跟上,“我是白子安。”

    “来,安安来,在我旁边好好吃饭,让他们说话。”白玉招手让小家伙过来,把菜添进小碟子里放他旁边给他,让他认真吃饭。然后白玉在一边吃饭,一边垂着眸子想,到底要怎么不露痕迹的把这个魂体给解决掉,这是个无神论社会啊,白玉有点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