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轻松当军嫂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老屋(二)
    白三叔跟自己老婆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哪能见自己老婆这样白白挨揍。虽然白三婶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白三叔还以为她是装的,被个小丫头片子打几下而已,能痛成啥样嘛?不过就算觉得老婆在装,但是毕竟白玉打了她。这还得了,白三叔就气冲冲的冲上来要教训教训白玉,白玉双手连动几下,同样的把白三叔也给揍倒在地。其实白玉没用什么力气,只是打在了穴位上而已。

    老太婆不心疼儿媳妇,对小儿子那是疼到了骨子里,本来还躺在炕上,假装疼痛的哼哼着,一看小儿子被打了,立刻跳了起来,连装腰痛都忘记了,“你个死丫头,跟你妈一样贱,老娘今天打死你,敢打老娘儿子。”

    白玉一把握住老太婆的手,向后一送,又送老太婆给坐倒在炕上,“看来你的腰没事,又省了一笔医药费。那我就带安安回去了,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要是再犯在我手上,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们生不如死。”这话一出,听着白玉冷冽的声音,毫无波澜的深邃眼睛,所有人都不自觉得一凛,心都打寒颤,什么时候这丫头这样可怕了?

    白家人害怕也就是一瞬,立刻被金钱的诱惑给占满了心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也有影响,觉得这丫头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根本不用害怕。大伯母立刻跪坐在三婶身边,握住三婶的手,悲呼起来,“啊呀,弟妹啊,都是我这大嫂不好,让你叫这姐弟来吃饭,却把你害成这样。”各种呜呼哀哉,痛哭流涕,但是没白喊,没白流,很快住的近的邻居就闯进了白家。

    一个大娘跑来,“你家是怎么了,哭成这样?死人了?”

    白家为人这般,周遭的人多多少少都吃过他们家的暗亏,都不可能会喜欢他们的。这不一进来,说话就不中听,什么叫哭声这样就是死了人。大伯母有别的目的,顾不上介意,只能拉着大娘的手,哀哀戚戚的哭诉,可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王家大嫂不是这样的,我们今天把老二的两孩子叫来吃饭,想着两孩子可怜。我们没别的本事,只能照顾这一顿半顿的。可是也不知是怎么得罪了她一般,你看白玉这丫头心也太狠了,把老三两口子全给打的躺在了地上,疼的直嚎,起都起不来身。这叫我当大嫂的,当伯母的,怎么能不伤心?你说说这孩子怎么能这样?”

    那眼泪流的跟不要钱一样的。

    可是王大娘和进来的其他人看看早就抱着白子安站在门边的白玉,在看看躺在地上的白家老三夫妻,大家都同时摇摇头。另一个吴大娘是个炮仗脾气,早就看不惯白家人行事了,炮口直接就对准了白老头,“白大爷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大老爷们,也不管管满堂儿孙。你看看你家里闹得,阿玉丫头谁不知道出了名的娇憨可爱,就算不看这就看她这小身板,也不能相信这是阿玉丫头打的呀?再说了,你看看你们这满满当当一屋子的人,难道能看着阿玉一个小丫头打她三叔三婶?”说完撇撇嘴,嫌弃的不得了的样子,把别人都当傻子玩儿呢?

    白老太蠕动嘴唇要说话,只是接连好几次在白玉手上吃了亏,她只是习惯了压榨白老二一家,天生并不是胆子大的人,只是被白老头儿和孝顺儿子白老二给捧着,这些年也真是没碰上对手,没吃过亏,养成这样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内里其实虚的很,所以现在她真不敢对上白玉,只好悻悻的闭嘴。

    大家一听都是暗自点头,这白家人当别人都是瞎子不成,随便说什么别人都能信?

    看大家这个模样,白家人都是目瞪口呆,这次他们家可真没扯谎,这真是白玉那个贱人打的。白老大赶紧上前扶着妻子的肩膀,“大爷大娘,我们真没骗人,白玉之前还把三弟妹的右胳膊给打折了呢!”刚听白玉说可惜胳膊好了之类的,白老大根本不信,这丫头小小年纪难不成还能懂接骨?

    一个懂跌打损伤的大爷看他们坚持这样说,七十多岁了也不用避嫌,也不说话,默默上前摸了摸白三婶的右胳膊的骨头,站起来一瞪眼,“胡说八道什么,白老三媳妇胳膊好的很,哪里有脱臼?不是我要说你们,你们不养孩子,孩子已经够可怜了,怎么什么事都想赖在孩子身上?”大爷吹胡子瞪眼睛的,显然气的不轻。

    这时候白三婶才敢试探着动一动胳膊,完全没有脱臼了感觉,灵活的很。刚刚只是知道身上痛的很,根本没分神去感受一下是不是胳膊还在痛。

    白玉摸摸小家伙的脸蛋,偷偷的对着小家伙笑了笑,然后低着头低低的说,“我们没有钱给你们,也不能去找陈二叔要钱。”

    就着一句话,气氛比刚才更激烈了,简直跟炸了锅一般,村民都窃窃私语起来。本来大家多少都是有点小心思的没见识的普通人,但是也不会恶心的装病伤,跟自家孤苦无依的孩子要钱,孩子没有还逼孩子去跟别人要钱。这真是太出乎想象了。

    正当大家谈论的热闹的时候,白子安神助攻又上线了,“爷爷奶奶你们别欺负姐姐,安安长大了,赚钱钱给你们,姐姐养安安很辛苦。”

    吴大娘听了就更不得了了,气愤极了,“你们白家人够不够,欺负孩子还不够,还冤枉孩子打了你们家这么大两个个子的大人。这还不够还装被打伤了,管孩子要钱,还要不要脸?”

    大家伙一听,都有种同仇敌忾。

    一直暗戳戳准备着的白玉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了,又说道,“就算二叔有钱,我去跪、去哭、去求,二叔也不会给我一万的,你们别逼我了。”

    治跌打损伤的大爷气的声音都打颤了,“多,多少?”

    “一万。”白子安睁着水汪汪的、懵懂无知的大眼睛,脆生生的说,“姐姐,我们家的钱钱不能给爷奶,要买米给你吃。二叔家的钱钱要给文礼哥哥治脑袋。”小家伙可不想自家姐姐饿肚子,最重要的是他虽然知道家里最近得了一大笔钱,可是小人家真不知道三万块钱能干什么,只知道以前姐姐为了自己经常吃不饱,现在有钱了当然要多买米了。

    因而小家伙误打误撞的又助攻了一把。

    陈家的陈文礼因为白玉的出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王菜花现在就每天炖鸡炖肉的给他补补就行了,就这对一个普通的山里家庭也是个不得了的开销。不少人在背后嚼舌根子,说陈二虎卖了人参得了点钱,这不马上就招灾了吗?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横财还是不能随便发的。

    这会儿被小家伙这么一说破,村民可不就又炸了吗?虽然都有些小心思、爱攀比、爱嫉妒,但是大家还是朴实的性子居多,对自家亲人还真做不出这样不要脸的事。

    白家众人可不是有苦说不出吗?说是白玉打伤的,没有一个人信。说陈二虎有钱,有五万块。大家虽然吃惊、虽然嫉妒,但是也还是理智,都骂,陈二虎有钱,那是他运气好,跟你家有啥关系,跟阿玉有啥关系,你让阿玉去要,这就是不要脸。干脆再有本事一点,再不要脸一点,自己跑到人陈二虎面前去要得了。

    看他们声讨的热闹,白玉达到了目的,也就不再继续关注和添油加火了,抱着白子安跟大家伙低低的说了一声,“那我和安安先走了。”

    众人也都知道白玉姐弟俩跟白家这群人不大来往,都不说什么,两孩子就顺顺当当的回了小院。小家伙到了院子里,就兴奋起来了,“姐姐,姐姐好厉害,姐姐好棒。安安以后也要这么厉害,以后安安保护你。”

    “好啊,那你每天要好好练习啊!”白玉轻轻答道。

    “嗯嗯,姐姐教什么,我就学什么,一定好好学。”小家伙小包子似的小脸上一派严肃认真,让人看了觉得更可爱了。

    正好出了老屋逼着白玉要钱的事,白玉觉得田地的事情就可以提上日程了,趁着许多人都对白家人有意见提出来,应该会顺利许多。

    翌日早上完成日常教学,白玉也搭好了菜地的架子。白玉抱着小家伙又去了镇里,买了罐头、猪肉和糕点,也没有回家,直接去了陈家。跟陈二虎商量了,要他去找好朋友跟药材商人说一下,只说卖了四千块,之前说的随便找个借口敷衍过去就行了。在村子里生活真不太好比别人突出太多,虽然相信村民的底线都是善良的,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们一家都是普通人不会武功,要是碰上存心入室抢劫的恶人,别到时候丢了性命,这可不是白玉挖人参帮助他家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