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轻松当军嫂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六章 小心思
    整个家属院进过白玉家,或者是听别人说过白玉家装饰的人,就没有不羡慕的。翟玉特别特别喜欢白玉的客厅,明亮宽敞,还透着鲜活气,不像他们家满是剥落的墙皮,进屋之后永远有怎么都赶不走的灰暗气。

    许许多多的小细节,都让翟玉对白玉嫉妒又羡慕,漂亮的房子、年纪轻轻就是上校的老公、活泼可爱的孩子、斯文聪明的弟弟、威风好看的大白狗、花钱的利落等等,都让翟玉的心麻麻痒痒,一刻都不能平静。

    今天霍云霆的那声温柔缠绵的“阿玉”,立刻就成了导火索。她回家之后,看到翻箱倒柜的田明朗,忍不住莫名的火气,抓着儿子狠狠的揍了一顿他的屁股。

    “兔崽子,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你翻乱了,忙的还不是我吗?啊?”

    田明朗嚎啕的整栋楼都要听到了,翟玉也不哄他,她只是怔怔的想,以前觉得田亮还算体贴她,也不过是不舒服的时候给倒杯热水,在家里不大小声。像那些洗衣服做饭,根本不用想,让他动手是不可能的。

    可是霍云霆看着比田亮威势可重多了,还不是在家里什么都干。好几次都听见放学在家的白子安跟白玉抱怨,“姐夫做的红烧肉没有姐姐你做的好吃。不过,我可以不吃红烧肉,下次你让姐夫清朝藕片就行。要是忙不过来,姐姐你别做饭,要是姐夫没时间,干脆,姐姐你教我做饭好了。”

    “姐夫手劲太大,把姐姐给我做的棉麻衬衫洗坏了,太讨厌了。下次我自己洗,姐姐你别给我洗衣服,我能洗的好。免得累到你。”

    “姐夫又给团团他们瞎念故事了,姐姐,你说说他,他打乱我的早教计划了。姐姐你也不许随便教,我现在才小学,我的时间我安排的过来,给团团悦悦仔仔白白早教,我来就行。”

    “姐夫是不是又欺负胖胖嘟嘟了,他们是我的狗,不许姐夫欺负他们,也不许骂他们笨。我会给它们洗澡吹毛的,姐姐你别管这个,它们的毛和狗窝都归我打扫,又不费事。”

    从只言片语,翟玉知道白玉被家里大小两个男人宠爱,洗衣服都担心她累到。可是白玉只不过是做做饭,带带孩子,翟玉不明白有什么可累的?霍家四个小婴儿从来都是笑嘻嘻的,有时候跟明朗玩耍,明朗不小心捏痛了他们,也只是眼泪汪汪一会儿,根本不闹。

    又有胖胖嘟嘟帮着看孩子,只许在地毯上爬着玩,从来干干净净的。

    这样的孩子根本不难带,哪里会累?

    白玉过着翟玉之前想也没想过的好日子,她的丈夫还对她百般温柔。

    她看着坐在地上哭的打滚的田明朗,心里有了主意。她抿了抿头发,开了门,敲开了304的门,没想到开门的正好是霍云霆。

    翟玉忍住了看到他黑脸的害怕,还有心里隐约的不可见人的小悸动,支支吾吾的说,“霍上校你好,我想找白玉帮个忙。”

    她怎么也想不到,霍云霆还没听她说帮什么忙,就拒绝了她。看那副表情,不待见她就跟不待见一坨粪一样的。翟玉瞪了半天眼睛,才发现霍云霆一脸你怎么还不走的不耐烦的样子看她。

    她就不服气了,接着说,“我刚刚有点烦躁,把明朗揍哭了,想找白玉拿些点心哄哄他。我只会做一些简单的家常菜,拿些红红绿绿好看的跟艺术品一样的点心,完全不会,才想过来”

    “没有。”霍云霆一下子打断了她的话,随手就要关门。什么玩意儿,自己不会做,就可以把他的小姑娘当厨子用了?谁给他的脸。

    在客厅里陪着四胞胎玩耍的白子安早就走过来站到霍云霆身边了,见自家姐夫处事这么粗糙,这几天真是见识了女人那张黑的能说成白的嘴的厉害,就握住了霍云霆的袖子,站到了霍云霆前面,“翟嫂子,我家姐姐性子好,你和你家孩子来我们家,我姐姐就算是有事也抽空招待你们。

    可是你也别太得寸进尺了,我姐姐不是你家厨子,你什么都不付出,张口就来我家拿点心。你知道你家田明朗吃的那些点心,都是花多少道工序才能做出来的吗?”

    翟玉简直被这两人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气哼哼的,“不就几块点心,不舍得拿出来就直说,扯这么些没用的做什么?”

    见到甩手要走,白子安哪能让别人误会他姐姐,别以为他不知道现在301和303的窗户边上都有人呢!他直接把门打开,站到走廊上,“翟嫂子慢走,我们还是说清楚的好。我姐姐小不小气,我们家小不小气,可不能你说了算!

    我们就说最常见的绿豆糕,为了得到最好的口味,我姐姐都是直接到农民家里买的绿豆。这就意味着,良莠不齐。她得在照顾孩子玩耍的空档,抽出来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才能挑出一锅绿豆糕要用的饱满的绿豆。

    浸泡最起码要一晚上的时间,还要换水。淘洗干净之后,还要将绿豆蒸熟。我姐姐是医生,她用捣药杵将豆子压拌成糊状。

    之后炒制过筛,这其中黄油、麦芽糖、细砂糖都要用到。

    最后是成型,不管是加入抹茶粉,或者是做奶黄馅,然后压入模具。”白子安小小人,抑扬顿挫,不卑不亢的说了一大溜,又接着说,“光一个小小的绿豆糕就不简单,不要说其他的水晶糕、桃花糕、鲜花饼、薄脆饼、马蹄糕、油酥饺、百果蜜糕等等,每一样都看着简单,做着复杂。

    我姐姐不是善言辞的人,你家小孩来,我家待客之道就是必须上足点心茶水。不要说你两个星期每天都来,就是你今天、明天、后天还来做客,我家也会像之前那样招待你。

    可是现在你家小孩被你这个当妈妈的打哭了,就空着手来我家要哄孩子的点心,是不是看我姐姐好欺负?”

    霍云霆手扶在门把上,隐藏着眼底的笑意,故作严厉的说,“说那么多做什么,进来。”霍云霆见过的好人坏人太多了,翟玉这样浅显的心思,在他眼里实在是太过明显。

    就是因为他看出了,翟玉隐隐约约往他身上缠绕的视线,所以他才会硬邦邦的回答“没有”。不全是因为觉得他们这些军嫂没事不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会到处扯闲话,激发家属院的矛盾,还耽误他家小姑娘自在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最重要的就是,他觉得翟玉悄悄打量他的视线,让他觉得很恶心。他虽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要这样看自己,但是讨厌就是讨厌,霍二少可不会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委屈自己。

    当然是呛她没商量。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