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去创造奇迹 > 章节目录 76、轰杀
    项雯雯满脸都是疑惑,看着大厅里的众人再度说道:“别玩我了,我要是死了东西不就落到船长手里了吗?你们在等什么?难道……。”

    何凯伦接过项雯雯的话说道:“看样子你的队友打算卖了你都要藏在大厅里了?这是明摆东西已经出现了知道会到谁手里所以你已经不重要了?”

    项雯雯继续大喊道:“别犯傻了,只要你站出来。我们两个只要等到他们出来有的一战,难道你就真想卖掉一个我保全其他人?还真奢望用毒干掉这所有人?疯了吗?我当初就不应该听你的去给医疗箱,你害我露馅的。”

    还是没人回答项雯雯,项雯雯此刻就像一个傻子在自言自语。

    大厅里也没有任何一个旅客甚至船员敢上去动手的,不过船长阿飞抑制不住了几个快步冲向了项雯雯。

    “愚不可及,猪队友。”项雯雯叹了最后一口气,握紧了琥珀双眼蓝光大盛。

    一圈淡紫色的防护罩拔地而起,将项雯雯笼罩在防护罩内。

    项雯雯似乎还在说话,但防护罩和她之前说的一样完全隔绝空气和声音。但显然在能力上项雯雯说了谎,护盾的大下有小半个大厅了。

    何凯伦看着项雯雯的嘴型,看到的都是类似于CNM、FUCK之类的词汇。

    全是对自己毒狼队友的谩骂,显然觉得自己被出卖了。

    但细细一想,项雯雯说的你。这一点很重要,因为项雯雯说的不是你们快出来。这一句话说明了现在大厅的应该只有一位毒狼,除去项雯雯还剩下三位。难道三位是陈开明还有跟去的厨师?又或者被关在房间里?

    那么这里这一位不敢站出来的毒狼为什么不敢站出来?难道已经识破了骨指是假的?还是在考虑自己队伍的战力还是弱于大厅众人加上船长?

    何凯伦此刻站在了毒狼的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项雯雯似乎刚刚说是另一个毒狼让她去给温丽雅医疗包的。那么说干掉温丽雅不是项雯雯的主意,他们觉得温丽雅的能力也是一种威胁?这是不是能证明他们现在还认为大厅里旅客和船员的数量大于毒狼团队和那个成为养蛊的东西?套用这一套思路站在毒狼的角度,如果毒狼真的听项雯雯的出来。两边一战就算毒狼能赢都会消耗掉不少战力,所以倒不如出卖了项雯雯去换取保全其他人并且继续在暗地里下毒。

    那么这毒狼应该不单单是项雯雯嘴里的猪队友,反而是藏得最深喜欢斗智斗勇的一位倒钩狼。

    船长阿飞看着项雯雯使用的能力先是小小的震惊了一下,随后笑着大喊道:“这是让我动真格?”

    船员们听到船长这句话的时候都下意识的向后走了好几步,看样子好像要逃。

    旅客们看着船员的举动先是不解,然后也跟着向后躲去。

    船长只有一只的蔚蓝眼瞳散发着光芒,很朴实的一掌轻拍防护罩。

    防护罩就好似水面一样激起荡漾的波澜,船长观察着波澜扩散到尽头之后反射回来的波纹缓缓击中到他拍下的地方。随后船长右手肌肉几何倍的暴涨,一击寸拳重重的击打在此点之上。

    那是玻璃破碎的声音,伴随着破碎能看见防护膜碎屑形成一道有形的冲劲。

    项雯雯就这样举着双手,在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胸口被洞穿了。

    整个大厅都在微微的震荡,持续了几秒才恢复平稳。

    最上的那层真正控制货船的船长从沙发上惊醒,连忙询问身旁的大副:“发生了什么事情?触礁了吗?这明明不是礁石地区呀?”

    中层员工厨房内,四位临时大厨正在熬大乱炖。脚步踉跄的差点站不稳,临时大厨中的一位快步走到了冷库前,敲打着冷库的大门说道:“陈管理,地震了。”

    “你傻呀,海上哪来的地震。”

    “那这是什么?”

    “海啸?不会船在过暴风雨吧?你看过电影里的那些画面没有,闪电劈船也有可能。”

    陈开明打开了冷库一点推门,露出半个脑袋看着几位临时大厨说道:“大惊小怪什么呢?饭做好了吗?”

    “快了,马上就能吃了。”

    陈开明摸了摸嘴巴说道:“好了,东西做好了再来叫我。我很忙,我已经有头绪了。”

    “那么不劳烦你查案了。”

    陈开明再度关上了冷库的门,几位临时大厨再度聊了起来。

    “这陈开明真在里面查案吗?”

    “不会再解刨尸体吧?我看见他衣摆下面有血渍。”

    “估计是不想让我们看见那个画面吧,不过这到底能查出个什么来?反正我不是毒狼,谁冤枉我谁是毒狼。”

    “就你这胆还毒狼,船抖了抖都差点没把你吓死。”

    “好了,别闹了。小心煮糊了,稠了再加一点水。”

    ……

    大厅里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项雯雯在隔着防护罩吃下这一拳之后跪倒在了地上。

    项雯雯原本单薄的胸口此刻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大洞,血洞内全部都空了能看到对面。

    船长阿飞收回了能力,原本硕大的右手恢复了原形。大家也差不多知道了船长的能力是强化身体的,并且有想过船长拿着船锚全力之下船都不一定经得起摧残。

    阿飞向前几步,从项雯雯的尸体右手里拿出了橙色的半透明琥珀对着灯光看了一眼说道:“这玩意是什么?拿出来就能翻天了不成?”

    “船长你不知道吗?这玩意是我的。”

    “才不是他的,是我的。”

    大厅里旅客跃跃欲试,但傻子都能听得出来没一句是真话。

    阿飞看了一眼何凯伦说道:“阿伦你说。”

    “天门博物馆的一件展品,有些年头了。相传是古代使徒的遗留物,不知道有什么用但很多联盟都在找它。这玩意船长你自己收好吧,放你手里最为安全。船上死了那么多人和这玩意脱不开关系,毒狼们肯定也会为了这个东西露出马脚的。”何凯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