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章节目录 第一八七章 一个时代的到来
    两天之后,吴宁一行离开了巫山。

    并没有什么不舍,吴宁此时反倒有些期待。

    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丘神绩。更没想到,这个当年的酷吏恶将,居然鼓捣出这么大的一个排帮来。

    “好啊!”吴宁站在船头,由衷感叹,“天助我也!”

    “你说什么?”孟道爷没听清楚。

    狐疑地看着吴宁,“你不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吧?”

    “没什么。”吴宁敷衍着,“只是在想,突然多了一个排帮,到底要怎么用!”

    噗!

    孟道爷彻底无语,“你......你不会真的想把排帮变成你自己的吧?”

    眼神有些飘忽,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有这个必要吗?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呵呵。”吴宁一听,干笑两声,反倒是歪着脑袋看着孟道爷。

    “我是什么身份呢?”

    “倒是道爷,怕是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了吧?”

    “嗯??”孟苍生一怔。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吴宁打着哈哈,“我就是有点好奇,当初你放丘神绩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心态呢?你就不怕他给你惹麻烦?”

    “怕......怕什么?”孟道爷有些局促。

    “呵。”

    吴宁又是一声干笑,转脸看着大江奔流,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这倒是真的,还真没见孟道爷怕过什么。”

    之后,却再不多聊,去找太平等人专心看风景去了。

    ......

    从巫山出来一路入蜀,那才是真正的游山玩水,说是十步一景,处处醉人,也不为过。

    吴宁指着两岸的奇峰,与太平等人道:“咱们是来早了。”

    “若是再晚上一个多月,赶在十月枫叶透红之时畅游巫峡,那这满山的火红,才叫真的美不盛收。”

    “现在也不错啊!”太平公主很知足的道。

    “本宫能出来就属不易,哪还有心思挑什么时辰?”

    “嗯!”吴宁点头,不想扫了她的游兴。

    心道:出了巫峡即是瞿塘峡,一样的雄浑秀美。再然后,还有白帝城、张飞庙、江津、渝州。

    过了渝州,还有乐山。现在乐山大佛似乎还没有开凿,但是看一看三江汇流也还不错。

    之后是峨眉山、成都。

    这一路下来,处处好风光,倒是够大伙儿尽兴了。

    ......

    只不过,吴宁没想到,他们的这趟逍遥之旅,也仅仅到了渝州就乍然而止了。

    十日后,当山城渝州错落山间的古城风貌终于铺陈在众人眼前的时候,还没等船队靠岸,码头上的一个身影就吸引了太平公主的注意。

    “王总管?”船刚一停稳,太平公主就急匆匆地率先下船。“你怎会在此?”

    来人是一个太监,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太监,乃是一个大内副总管。

    不但太平心中一紧,连带吴宁、孟苍生等人都是不由紧张了起来。

    大内总管出现在渝州,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特意等待众人。

    而能派这样一个大太监亲自出马,也只能说明:京中出了大事!

    “哎呀,老奴在此恭候数日,终于把公主殿下等来了啊!”

    王总管先是一礼,随之才入正题:“奉圣后懿旨,迎殿下即刻归京,不得延误啊!”

    “......”

    太平一听,急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回殿下的话,半月前,大唐君上携百官之势上表劝进,自请无能,让位于母,请改国号了。”

    “!!!!”

    吴宁在后,浑身一震,来了!武老太太终于要名正言顺地登临大宝,女主天下了。

    一个时代,终于来了!

    只闻王总管继续道:“圣后扭之不过,只得顺应天意,同意登基接位。”

    “下诏,庐陵王李显晋升楚王,庶民李贤复封魏王,武承嗣为豫王,武三思为梁王。”

    “已定本月二十九,行登基大典,圣临天下!”

    “老奴此来,特为迎回公主殿下,观临圣典啊!”

    太平:“......”

    此时此刻,太平公主心中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母后有意染指皇位,她心中有数,这是早晚的事。

    做为李家后人,又是武则天的女儿,夹在中间,她说是心无波澜不太可能,多多少少有些不是滋味。

    “好的。”

    淡淡地回了一句,“本宫知道了,这就返京。”

    转过身来,看着吴宁,良久方道:“看来......玩不成了。”

    吴宁一笑,却无太平的纠结。

    也许他从小不在皇家,对于是李家,还是武家,执掌天下,没有太多的个人情感吧!

    “代宁给恭喜圣后。”

    ......

    ——————————

    李重润和李裹儿因为其父晋升楚王的关系,在这个节骨眼,也不适合在外野游了。加上太平公主,吴宁这趟游玩的成员几乎去了一半,索性也失了玩心,一行人只得又匆匆上路,急急地往回赶。

    从渝州坐船,沿江到益州上岸。

    因为赶时间,大伙儿连益州城都没进,直接上马北归。

    对于想见一见父亲的秦妙娘,还有想和狄胖子再会一会的吴宁,也只能是等下次再说了。

    五日后,众人回到房州,李重润、吴启等人自是各自散去,唯独吴宁与太平公主依依话别。

    “本宫走了,以后再没人日日给你添麻烦了。”

    “......”吴宁背着手,陪太平缓步官道。

    淡然一笑,“有时候,被人麻烦也是一种幸运。”

    说到这儿,吴宁郑重地转身,看向太平,“好了!”

    “以后没我在身边,凡事留个心眼儿,毕竟朝堂险恶,可不是谁都像我一样单纯哦!”

    噗......

    太平笑了,白了他一眼,“你要是单纯,那这世间可就没有坏人了呢!”

    说完,公主殿下又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若有追忆,“不过,你对本宫确实无所保留,单纯至极。”

    “......”吴宁有点受不了这种离愁别绪。

    “行了,时辰不早,上路吧!”

    “九郎!”太平没动,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吴宁,“可有再见之期?”

    只见吴宁想都没想,便道:“应该....”

    说到一半,却是卡住了。

    他想说“应该有的”,可是,又不想骗太平。

    “实不相瞒,我已经想好了退路,你回去之后不久,我可能也会离开房州,从此隐姓埋名。”

    “所以,今日一别,应该就是永别!”

    “......”

    太平公主沉默了,静静地看着远处的下山坳,还有一眼看不到头儿的官道。

    过了半天,“尽管本宫并不希望与你永别,毕竟少了九郎这个有趣的人,这天地都失色不少。”

    “不过......”太平顿了顿,“不过,想想京中那些尔虞我诈,你不去掺和也好!”

    “所以!”公主殿下转过头来,直视吴宁,漏出一个由衷的笑意。

    “那就永别吧!”

    说完,毅然转身,荡起如花衣裙,“本宫走了,你好好的。”

    “若是混不下去,记得来找本宫帮忙哦!”

    ......

    “太平!”

    吴宁叫住即将登车的太平公主。

    公主殿下顿在那里,“还要说什么?”

    “......”

    吴宁面无表情地看了她好久,“你也好好的,千万别变坏!”

    “......”

    “好!我尽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