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獒唐 > 正文卷 第四六八章 杀了就杀了
    咱们公主殿下不是没听清,而是没听懂。

    哎呀,还是你吴老九玩的高级哈,武承嗣?

    几个意思啊?

    “”

    “你没听错!”吴宁肯定地点了点头。

    “这一切的布置,都是为了,让武承嗣上位!”

    太平:“”

    太平都听傻了,僵硬着身子,缓缓起身,转身朝房外走去。

    倒是把吴宁弄愣了,“你干什么去?”

    “别管我。”咱们公主殿下一摆手,不想再听吴老九多说一个字儿。

    “让我一个人呆会儿”

    “想静静。”

    ————————

    疯了吧?

    太平千想万想,也绝对想不到吴宁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儿,最后的目的,竟是为了让武承嗣上位?

    千想万想,也绝对想不到,最后的结果,会是比吴宁上位更加的疯狂。

    咱们公主殿下心说,这到底是吴宁疯了?还是老太太疯了?或是本宫疯了?

    这个世界,太平突然有点看不懂了呢?

    她得好好静静,捋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那么问题又来了,武老太太也是和吴宁一样的想法吗?

    是!

    从一开始,武则天就已经打算好了,让武承嗣入主东宫。

    左卫厢营中的李千里,确实如武则天说的那样,已接到了圣意。

    只不过,这个圣意可不是什么让李千里把武家都灭了,而是赐酒!

    没错,当外面乱成了一锅粥,李千里马上就要忍不住,也就是吴宁最担心李千里会沉不住气的时候,老太太差遣亲信宫人,带着宫廷御酒去了左卫大营。

    直言,听闻成王在营中宴请禁军将校,老太太恨不得深夜出宫,与众将同乐。

    然深宫有规,只得赐酒款待。并降旨众将,不醉无归。

    好吧,李千里也懵了,怎么等来等去,等来这么一道旨意?

    但是,圣命难违,心知武则天一定是另有安排。

    所以,李千里没动。

    而两仪殿前的武则天。

    “好吧!”

    面对拜倒的武承嗣,老太太一改之前的森严之威,居然点了头。

    “你想当这个太子,那就让你当这个太子!”

    “啊?”

    武承嗣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随之大喜,“姑母姑母说的是真的!?”

    “呵。”

    武则天苦笑摇头,送到你面前了,你都不敢接。你说,你还有什么用!?

    佝偻着身形,转身而走。

    “朕何时有过妄语!?”

    只不过,老太太背对武承嗣,玩味一笑,“朕老了,又有病在身,你今晚闹出的这个烂摊子如何解决,可是得靠你自己喽!”

    缓缓走向两仪殿,“有没有本事过得了这一关,却是看你自己的了。”

    说完,两仪殿的殿门吱嘎嘎的开了,老太太迈步而进,殿门又随之吱嘎嘎的关上。

    可是,只是这一开一合,却是吓出了武承嗣一身的冷汗。

    因为,那黑洞洞的殿门之内,隐隐约约刀寒斧立,尽是悍卒。

    武承嗣这才知道,自己闯宫之举,是何其幼稚。

    ——————————

    “这就完了!?”

    长宁郡王府中,李贤、李显、李旦,还有其余李氏诸王,尽在其中。

    李贤瞪着眼睛,茫然大叫,几近失控。

    也由不得他不失控。

    先是武氏兄弟起叛把他吓了个半死,之后穆子期有如天神下凡,居然打败了武氏叛军。

    结果,还没高兴多一会儿,宫中传出旨意,立武承嗣为太子。

    他这个监国的晋王,下岗了。

    “怎么这就完了!?”李贤根本冷静不下来。

    怒视众人,“宫中有此旨意,说明陛下肯定已经被武承嗣胁迫!”

    “咱们咱们应该速去左卫厢营,请成王出兵,平息叛乱啊!”

    “”

    “”

    “”

    众人一阵默然,没人搭理他。

    心中却是腹诽:那你就去呗?街面上都是武家的叛军,你出去送死,何必拉着大伙儿?

    其实,事态已然明了。那就是,武承嗣于宫中得手了。

    虽说穆子期挡住了叛军一时攻势,但众人命运却是一点不见好转。

    因为武承嗣得手之后,想必更不会放过李氏诸王吧?

    此时,李旦甚至看着吴启开始埋怨起来,“万年大令,不该一时冲动啊!豫王府两个儿子死于坊前,定不会善罢甘休,我等性命休矣啊!”

    大伙儿一听,登时一怔,齐齐看向吴启。

    却是有人已经被李旦说动,投来埋怨的目光。

    倒是李上金和李素节出声反驳,“相王怎可如此是非不分?若非子期以死抵抗,我等怕是早就命丧黄泉了。”

    李显此时闷头道:“旦皇弟恐惊吓过度,诸位别与他一般计较。”

    “哼!”

    对此,吴启也只是轻笑一声,好好看了看李旦,就转身进入内宅,再不与李家人多言。

    “现在怎么办啊?”

    一进到内宅,吴老十在外面那股子硬气劲儿却是绷不住了,苦脸求向吴宁:“特么你玩这么大,哥几个哪受得了啊!?”

    吴宁一乐,“大吗?”

    调侃吴启:“哪有你玩的大,居然把他两个儿子都弄死了。”

    “姥姥!”吴老十瞪眼,寸步不让,“他害了咱们下山坳多少人,今日只算是利息!”

    好吧,吴启是故意的。

    吴老八和老十一等人被吴启勾起了往日回忆,也都是面色一冷,对吴宁颇有几分埋怨。

    “弄死就弄死了,逼急了,连他武承嗣也能剁了!”

    “说吧,接下来怎么办?”

    “武家可是死了人的,武承嗣当了太子,必与咱们不死不休。”

    吴宁要把武承嗣推上太子之位这个事儿,大伙儿是知道的。

    否则,之前孟道爷也不会一再提醒吴宁,这次太过冒险。

    可是,除了孟苍生,谁也不知道吴宁为什么这么做。

    把武承嗣这个大仇之人弄到太子之位,对吴家的仇,对吴宁,到底有什么好处?

    在众人看来,这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吴宁想上位,大可趁这个时机,一举清除李武两家的威胁。

    他若不想上位,那就更简单。把该杀的杀了,然后兄弟们远走江湖,岂不是逍遥快活。

    为什么非得让武承嗣入主东宫?

    吴宁不说,闷着,大伙儿也就只能陪着他,无从得知。

    对于众人的疑问,吴宁也只是淡淡一笑。

    “放心,杀了就杀了,我那是逗老十玩呢!”

    吴黎一听,眼珠子一立,“那可是他儿子,他能就这么算了?”

    “他不算了,又能怎么着?”

    吴宁一脸笃定,“这个乱摊子,够他武承嗣喝上一壶。”

    ,(求月票,快出100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