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强捉鬼炼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640章 厉害萝莉
    狂狮威廉名列全球战力榜第三,是个很有威胁的武痴狂人。

    他乘坐黑蝎佣兵团的船,进入华夏境内。

    两米高,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在华夏,本是很容易就能找到,可狂狮威廉却如泥牛入海,高调局都找不到他行踪,当然,高调局人手严重不足也是个原因。

    周陆猜测华夏有人接应狂狮威廉,只是没想到是乌家。

    乌梓宁透露出这样的重要的消息,诚意是足够了。

    因此,周陆过来找她。

    周陆没有惊动她,耐心等她画完最后一笔。

    而后特意走回门外,敲了敲房门。

    “啊……”

    乌梓宁还是吓了一跳。

    她有颗特别敏感的小心脏。

    小萝莉回头看到周陆,呆愣了一会儿,缓过神来:“你是谁?是新来的家教老师吗?”

    “家教老师?不是,是你叫我来的么。”周陆苦笑道。

    乌梓宁听出了声音,满脸惊讶:“嗄……你是周陆?不可能这么快吧,我几分钟前刚给你打电话的呀。”

    “嗯,是这样,我刚好在附近转悠。”周陆找了个借口。

    自己不可能告诉她,任性的用了一张精品风遁符。

    乌梓宁喜笑颜开,露出脸上小酒窝:“真是你啊,你好,周陆哥哥。”

    她略带羞涩,但没有陌生感,目光好奇的打量周陆。

    “你很有画画天赋。”周陆目光浏览在墙壁的画作上,并不着急进入主题。

    乌梓宁眨巴着水汪汪大眼睛:“还好啦,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不但快得离谱,而且不声不响就出现了。”

    “我喜欢突然袭击。”

    周陆转过身,笑吟吟的说。

    “我再次为我哥对你做的事情,表示道歉……”

    “这跟你没有关系,不是你的错。”

    周陆也转入主题,“放心吧,我一向纯洁纯粹纯自然,很文明的,不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

    “才怪,我知道,你是个暴力学生,中学打过同学,还打过老师。”乌梓宁坦诚调查过周陆。

    她眼神清亮,一眨一眨会像是星星闪烁,很有灵性,说起周陆暴力表现,并不担心,从眼神看似乎觉得周陆这样做很有趣。

    气氛无端活泛。

    周陆嘴角一抽:“这你都知道?其实那不叫揍,那是友爱提醒。”

    乌梓宁并非无知萝莉,知道的事情不少,智商蛮高,也很早熟。

    “那撕女老师和女生裙子,也是友爱提醒吗?”

    “呃……”

    乌梓宁这也知道?

    等等,这事不是用系统道具抹掉他们的记忆了吗?

    不好,那道具时效只有半年,现在时间已经过了……

    周陆发现,这小萝莉太不一般。

    乌梓宁又故作受教的点了点头,然后俏皮的偏了偏头,“哥哥你今天来,也准备对我进行友爱提醒吗?”

    周陆单独面对乌梓宁。

    陡然发觉,乌梓宁智商与情商,比她哥哥高多了。

    他也算能言善辩,居然一下子被她弄得说不出话来。

    完成该庆幸有一个聪慧绝顶、善良又懂感恩的妹妹。

    “周陆哥哥,你这是默认了吗?”

    乌梓宁见周陆没有马上回答出来,又补充了一句。

    “没有没有,你这么小,我怎么可能那样对你呢。”周陆汗颜。

    “可是,周陆哥哥的友爱提醒,真的很有趣味耶,她们被你换了裙子后,身体反而变更好了,我最近老是生病,请哥哥也友善提醒一下吧。”乌梓宁盯在周陆的眼睛上,一脸天真无邪,明亮而执着的目光。

    似有一丝狡黠,从她眼角掠过。

    纯美萝莉认真请求打撕裙子?

    她才十二岁……

    “咳……诶,对了,你妈妈今天去哪里了?”

    周陆赶紧转移话题,有点难以承受。

    担心自己无法拒绝,把事情搞得更复杂。

    “我妈去超市了,没这么快回来哦,趁她不在,你快来友善提醒我吧,撕掉我裙子后,你会给我换一件什么样的裙子呢?”

    乌梓宁不依不挠,又把话题扯了回去。

    她笑颜如花的站起来,走到周陆面前,几乎把脸贴到他的胸脯,仰着俏脸,一脸好学上进的样子。

    小妖啊!

    周陆额头拉下几根黑线,冷汗直冒。

    面对千军万马,绝世高手,他没有畏惧。

    而面对外表乖巧,其实古灵精怪的乌梓宁,他一时间有些吃不消,主要是意料不到。

    乌梓宁与自己就刚见面时,表现出少女羞涩与温顺对话,之后她话题一转,就转折,对待他仿佛是很熟稔的交心挚友。

    她虽不算很高,可是以她的年龄,在同等女生中,已算不错。

    大要命的是,她发育程度,明显比同年龄段的萝莉,要成熟很多。

    身前的满满胀胀就是证明。

    现在周陆与乌梓宁贴很近,她仰头看着他。

    周陆不得不俯视乌梓宁,发现她浅绿色格子衬衫的领子里,竟也有沟壑起伏。

    唉,现在的小女孩?

    而乌梓宁不存在威胁,她身体几乎贴的上来,周陆已经能感受到她的温热,也能感受到她高高隆起的绵软。

    乌梓宁这相当直接的行为和话语,带着明显的引诱。

    然而乌梓宁的身份,微妙且关键。

    她是判给乌泽年前妻。

    而周陆必须得弄清楚,她这样做的目的。

    会是乌泽年的计谋吗?

    他退后一步,走动起来,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上。

    装作再次端详墙壁上画作。

    “我记得没错的话,你说你才十二岁,是吧?能画出这水平,真是很厉害了。”

    “你是在查看这里是否藏有摄像头吗?”乌梓宁冷不丁冒出一句。

    她眼圈一下红了,眼眶中泪光闪闪,十分委屈的样子。

    周陆:“……”

    如果可以的话,周陆要伸手抹下一把冷汗,因为还真被乌梓宁说对了。

    确认没有摄像头后,周陆也觉得自己是多心,其实也没必要担心摄像头。

    自己突然造访,乌泽年不是神仙,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设计陷阱让自己跳?

    就算是陷阱,也无所谓。

    周陆瞄向眼睛蒙上一层雾气,我见犹怜的乌梓宁。

    她好像随时要哭出来。

    这萝莉特别聪明,似乎洞察力也很强,在她面前没必要假装,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