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方外:消失的八门 > 章节目录 266、找上门了
    丁齐介绍了自己安排的计划,朱山闲起身走过来,握住他的手道:“丁老师啊,太感谢你了!无论怎么做,我只有一个要求,别害了任警官,当初是我欠他的人情。”

    谭涵川插话道:“朱师兄,就算当初根本没有这回事,人家照样可以安排任钟谨这么一个人去检举你。提前知道了情况,我们可以主动处理,这次得谢谢那位孙达。”

    丁齐:“老谭说的对,所以任钟谨会有内心冲突,才需要接受心理治疗。你放心,我给的咨询意见绝不会害他,只会尽量把他本人摘上岸。至于孙达那边,还是应该表示感谢的。上次因为小婷婷的事,我给了五万块跑腿辛苦费,这次的事,怎么也得给十万块的感谢费。”

    朱山闲:“我出,二十万都行啊,就从我的补贴里扣吧。”

    无论是他们这边开放金山院,还是崔山海那边开放响水峰时跑去帮忙,都是有补贴可拿的,众人如今都有丰厚的外块,老朱出这笔感谢费倒也没什么困难。

    谭涵川又小声道:“总这样被人暗中针对也不是办法,要不要跟老秦打声招呼?”

    朱山闲摇头道:“还远远没到那一步呢,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因为私事主动找过他,也不希望有种情况发生。”

    石不全纳闷道:“老秦是谁啊?”

    谭涵川说了一个名字,丁齐微微皱眉道:“怎么听着好耳熟啊?”

    谭涵川苦笑道:“丁老师难道真的不关心时事吗?原先是省委副书记,两年前换届时担任了江淮省省长,这个名字你当然会耳熟。”

    丁齐:“两年前?那时候我还真没怎么关心……他跟老朱是什么关系?”

    谭涵川:“大学校友,他比老朱高两届,两人是过命的交情,这么说并不夸张,老朱不仅帮过他甚至还救过他。”

    朱山闲:“当年出手救他的人是你,又不是我。”

    谭涵川:“我当时又不认识他,只是帮你的忙。”

    石不全:“老朱,你有这座靠山,为啥不早说啊?”

    朱山闲摇了摇头道:“我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帮忙,就算他问我有什么事情要帮忙,我也只说不需要。我真不希望会遇到什么必须要去找他的事,外人也不清楚我和他的关系。”

    丁齐笑了:“听老谭这么一说,我怎么立刻就觉得帮朱师兄办事很有底气了?除了这位老秦校友,朱师兄应该还有别的埋伏吧?”

    朱山闲:“那只是你的感觉。”

    庄梦周摆手道:“就这么定了,先让丁老师出面试试!我们继续吃饭,这菜都凉了。”

    冼皓:“您就将就着吃吧,不耽误喝酒。”

    石不全:“今天静沙岛来了一名理事麻晓,自称是丁理事长的朋友,跑到方外联盟总部,代表静沙岛悬赏追查朱大福……庄先生,您猜猜她悬赏了多少?”

    庄梦周:“假如不知道静沙岛的幕后金主是谁,我要么猜一百万现金要么猜十斤黄金,大家也都是这个数,感觉就跟喝喜酒随份子差不多。但是现在嘛,我猜一个亿!”

    冼皓:“您还真是神了,就是一个亿。我今天下午赶回来,也去了联盟总部一趟,还见到了那个麻晓理事……”

    谭涵川皱眉道:“留一百万存入专门账户,另外九千九百万赞助方外联盟的运营经费,这就是在学田仲络呀。但是此一时彼一时,数额也太大了,这就是在炫耀财力,同时也是在收买人心,暗示大家只要肯抱他们的大腿,好处绝对不会少。”

    石不全:“很多人恐怕未必稀罕。”

    朱山闲:“但必定也会有人动念头的,就算各岛主、洞主不怎么稀罕,但各家方外世界的那些普通成员呢?只要林子大了鸟就杂,什么样的人都会有,总能找到可以收买的对象。静沙岛的岛主麻元领,不也是早就抱了施良德的大腿?”

    丁齐:“田仲络当初恐怕也是存了这个心思,但施良德出手更狠,直接又加了个零。但这是阳谋,就是用在明面上,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考验。”

    冼皓:“你是理事长,打算怎么处理?”

    丁齐:“我又不能一手遮天,等到下周一例会的时候再讨论。但我的个人意见,不接受这样的赞助,一是没有必要,二是联盟中也不希望出现这种局面。”

    庄梦周突然放下筷子道:“你们该开会就开会,但是还有一件事我要打个招呼,你知道了就知道,但绝不要对任何人、在任何场合开口说出来!今天下午在禽兽国,我已经和丁老师商量过了。”

    究竟什么事,他并没有开口说,只是发送了一道神念。众人尽皆变色,纷纷劝道:“庄先生,这样是不是有点冒险?您玩得也太大了!”

    庄梦周却笑道:“没关系的,有丁老师、有你们、还有整个方外联盟配合我,一定会很好玩的。你们就放心吧,我已经找好了两个保镖……”

    朱山闲等人吃晚饭时商量了什么,施良德当然不会知道。但是当天施良德自己吃晚饭的时候,便听说了境湖市雨陵区的最新消息——锦绣小区的居民跑到区政府以及南沚小区门口去抗议,搞出得动静还很大。

    施良德吃晚饭,喜欢摆一张八仙桌,桌上必须有几个他最爱吃的家乡菜,他自己坐一面,另外三面都有人陪着说话。

    小儿子施秀为陪席的频率是最高的,其次就是王助理,至于老伙计占守业、心腹弟子陈木国以及一批他最器重的手下,平时各自有事情要忙,但有空就会来这里陪施老祖吃晚饭。

    今天陈木国和施秀为都在,听完了王助理汇报的最新情况,施良德也有些发懵,因为这次“群众事件”并不是他们组织的!施良德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会儿,已猜到可能是朱山闲自己搞的鬼,居然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

    施良德面色凝重道:“这个朱山闲,手段不简单啊,只当个区长实在太屈才了!”

    施秀为有些不屑道:“只是他抢了先而已,要不然我们这边也安排人上街抗议了。”

    施良德:“你别不服气,能想到这一招并不算什么本事,但想到和做到是两回事,他真的把事情做出来了,而且动作这么快,让我们都反应不及,这就太不简单了!更不简单的是,他并不清楚我们的计划,但只要一出手,便让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没法再弄了。”

    施良德这边已经有计划,组织一批群众拉着条幅上街散步,然后跑到区政府门前去抗议朱山闲为了一己之私利阻碍南沚小区动迁、阻碍民营医院项目落地。别的不说,南沚小区原先那些等待着高价补偿的住户们都会骂死朱山闲的。

    而朱山闲就似未卜先知一般,还没等施良德这边动手呢,他那边就先组织人上街抗议区领导以权谋私,把本该动迁的锦绣小区换成了南沚小区。这分明就是逼着区政府出来辟谣啊,下一步显然是锦绣小区和南沚小区都不会动迁,就按照现有规划来落实项目。

    施秀为又说了一句:“朱山闲未必不知道我们的计划,假如他事先听到了风声,有样学样先来了这么一手,也算不得高明!”

    这话在座的其他人都不敢说,也只有施秀为不忌讳。施良德闻言就是一惊,手里的筷子也不禁停在了空中。过了好几秒钟,他放下筷子道:“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我们这边有人泄露了消息。”

    施良德身边的心腹,不太可能把他的计划泄露给朱山闲,但计划总要具体的人去实施。博慈集团已经在雨陵区买通了当地人,私下里组织串联,计划着上街散步搞抗议。假如谋事不谨,在串联的过程中非常有可能泄露消息,而朱山闲就是消息灵通地头蛇啊。

    王助理赶紧解释道:“施少的怀疑很有道理,但我可以保证,就算风声在当地传了出去、让朱山闲抢了先手,他也绝不会查到与我们有关的任何证据。”

    这倒是个有趣的误会,施良德交待人安排的事情很隐秘,没有正式动手之前并无风声泄露,朱山闲亦不知情。但朱山闲来了这么一手,便使施良德等人怀疑到这种可能,既然计划已经泄露出去了,后续的很多手段恐怕也已经被朱山闲提前获悉了。

    施良德面色阴沉道:“从现在开始,所有针对朱山闲的计划全部停止,已安排的事情全部断线。”

    王助理问道:“举报嫖娼那件事,基本已经安排好了,后续计划也要断线吗?”

    施良德:“那个姓任的警官,立刻断线,他追查不到是谁让他检举的,也查不到那两百万是从哪里来的,无论他举不举报,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了。和朱山闲这个人还是正面打交道吧,反正我们已经加入了方外联盟。”

    施良德原先的打算,是把朱山闲拖下水、让他接受组织调查,然后再拉他一把,将这位朱区长捞上岸,通过这种途径把朱山闲变成自己人,至少也能把这个人控制在手里,但意外的变故使施良德改变了计划。

    就在这时,有一位保镖从门外走进来,在施良德身边耳语了几句。施良德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吃,我去办点事。”

    众人都很知趣地没吱声,看施良德的反应显然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既然老祖自己没说,就轮不到他们多嘴。只有施秀为问道:“出什么事了?”

    施良德只丢了一句:“回头再说!”便走了出去,拐弯进了一间很私密的会客室,只见坐在里面的占守业赶紧站起了身。

    施良德没带手机,占守业进屋之前也把手机交给了外面的保镖,还配合保镖做了全身搜查,确定自己身上没有被人装任何窃听设备。这间会客室,其实相当于一间安全屋,就是用来商谈绝密事项的,因为现在的各种科技监控手段实在是防不胜防。

    房门关上之后,施良德言简意赅道:“什么事,为什么要在这里说?”

    占守业喘了口气道:“我得到消息之后就立刻赶来当面向您汇报,我们打听到朱大福的下落了。”

    施良德神色一惊:“你是怎么找到这个人的?”

    占守业:“不是我们找到的,是人家主动找上门的。有人找到了我,自称是朱仙人身边的护法,说是朱仙人让我给您带句话,想见您一面、问您点事情。我问他是朱仙人是谁,他说就是朱大福朱仙人。”

    施良德皱眉道:“朱仙人?口气倒不小啊!这世上难道还真有神仙,我看更像装神弄鬼的人。这件事、这个人,一定和方外联盟有关,今天下午净沙岛刚刚在方外联盟公布,愿意悬赏一个亿查找朱大福的下落,结果有人晚饭时就有人找上门了。”

    占守业:“我也怀疑这是那帮江湖人设的局,我们不是重金悬赏要找朱大福吗?反正谁也没见过朱大福,他们就弄个朱大福出来领赏。一个亿啊,干什么都够了!

    那个田仲络嫌疑最大,因为他知道净沙岛背后的靠山是您。他未必是为了这笔钱,可能只是想探我们的底,也可能是想设局坑我们。您想想啊,假如消息泄露出去,方外联盟各家都认为我们找到了朱大福,肯定都会针对我们的。”

    施良德:“不排除有人设局的可能,可能是田仲络也可能是别人,我们与净沙岛关系田仲络既然能查出来,别人也能查出来。但是有没有最后一种可能,就是真的朱大福找上门来了?”

    占守业:“当然有这个可能了!我们悬赏了一个亿,那朱大福也担心迟早会被人找出来。解铃还须系铃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来找您,那悬赏还不如自己领呢。

    您决定重金悬赏的时候,不是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吗?我本来要麻元领盯着这这件事,没想到对方直接找到了我这里。”

    施良德:“代表朱大福来找你的人,有没有给你提供什么证据?”

    占守业:“有!他往我的办公邮箱里发了一照片,我刚刚已经打印出来了。他还给了我一幅字,我拿到手的时候墨迹还没干透呢。照片和字,我都带来了……”

    施良德已经停止了暗中针对朱山闲的计划,而且注意力完全被突然出现的“朱仙人”吸引过去了。但任钟谨警官并不清楚这些啊,他也不可能知道无论自己举不举报,幕后的人都不再理会他了,仍然生活在焦虑当中。

    星期三上午十点,任钟谨来到了博慈医疗健康服务中心的心理专科门诊,事先预约了两个小时的心理咨询,约的心理医师就是大名鼎鼎的丁齐。

    PS:明天请个假,后天继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