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方外:消失的八门 > 章节目录 259、二皮脸
    方外联盟刚刚成立时,田仲络在提供的名单中曾写下静沙岛的名字,但另外几家的名单中都没有,所以净沙岛未能成为免审核对象。回头田仲络就联系了麻元领,告诉了他这件事,问他愿不愿意加入方外联盟?假如愿意,就按照联盟制定的程序来。

    麻元领是大喜过望。施良德交给他的任务,就是注意搜集其他方外世界的消息。而麻元领的处境就跟静沙岛这座海外孤岛差不多,与之唯一有联系的方外世界就是田仲络所代表的奇岩境,其他的情况则是一概不知。

    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方外联盟,等于将所有情报都送上门了,麻元领当然是满口答应,,并委托田仲络安排审核事项,再一转身,立刻就向施良德报告了情况。施良德很惊喜,很是夸赞了麻元领一番,并叮嘱他一定要把事情安排好,力争尽快加入方外联盟……

    听完了麻元领的介绍,尽管还有很多细节遮遮掩掩,但田仲络已完全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其实麻元领这边做得并无破绽,哪怕朱山闲那边已得知博慈集团盯上了南沚小区,他们也不会发现静沙岛有什么问题。

    唯一的破绽反而就是田仲络本人发现的,居然早就查到了仙顶山庄与博慈集团的关系。听了丁齐的提醒后,田仲络今晚这么一诈,就在麻元领这里把实情都给炸出来了。

    田仲络缓缓干了杯中的酒,压了压情绪,看着麻元领面色有些阴沉道:“麻总,我如今得叫你一声麻总了!你就这么把祖上世代传承的静沙岛给卖了?”

    麻元领仍然赔笑道:“田师,这怎么能说是卖呢?我与施良德只是合作关系,甚至还是师徒传承关系。我只是利用他的资金搞资源开发,您也曾跟我提过资源变现的概念嘛,谁不想日子过得更好,这也是将有限的条件最大化的利用……”

    田仲络很想骂人啊,但仍然压住火气道:“你难道没觉得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合适吗?”

    麻元领又给田仲络的杯子里斟上酒,一副小心翼翼地样子道:“我刚才已经说了,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田师尽管指出来,不用给我留面子。”

    他这副样子让田仲络心里稍稍有些受用,田大老板终于提高声调道:“你还有面子啊?首先第一点,你当初将施良德带进了静沙岛,告诉他方外世界的存在,就应该打声招呼的!”

    麻元领连连点头道:“是是是,这是我的不对!其实我早就想告诉田师了,有好几次话都到嘴边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既怕您笑话我眼皮子浅,又怕您误会我是想问您要好处。我比不得田师您,就是想开发资源攒点小家小业。”

    田仲络看了麻元领半天,张了好几下嘴,又发现有些话没法说。仅就麻元领和施良德搞“合作开发”这件事,外人确实没什么好指责的,那是静沙岛的自由。田仲络忽有一种很荒诞的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像是让“备胎”给耍了,遭遇了一次仙人跳。

    为何这样说呢?田仲络也不能算是外人啊,别忘了当初是谁帮助了麻元领。田仲络又不欠麻氏族人的,更谈不上什么过命的交情,之所以肯出钱出力,不就是因为麻元领手中掌握着方外世界静沙岛嘛,所以他才会下这么一步闲棋。

    如今这步随手落下的闲子终于能发挥作用了,却突然发现落在了别人家的棋盘上,怎能不恼火?如果说静沙岛是与人合作开发资源,在田仲络来看唯一的合作对象就是他呀,而他早就在合作中取得了领导地位。谁知道麻元领又用静沙岛为资本,拿去跟施良德合作了。

    这就像是一个姑娘,田仲络原以为早就许给他了,结果又许了另一户人家,还是比他更大户的人家,这不就是被玩了仙人跳吗?

    从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江湖规则上来讲是如此,但他与麻元领之间并没有协议啊,所以又没法说什么,只能指责对方做事不讲究了。田仲络其实很清楚,他虽然出手帮过麻元领,但麻元领显然想得到更多。他从田仲络这里却得不到,便去找施良德以满足更大的欲望。

    田仲络语气低沉道:“这件事就不纠缠了,你有你的原因,再说下去就显得我没风度了。但是另一件事呢,为何把方外联盟的事情都透露给了施良德,他并非方外世界成员,你这么做是违反规矩的!知道后果吗?”

    麻元领到现在仍很纳闷,这件事怎么就让田仲络给知道了呢,难道田仲络跟施良德也有合作,或者另有什么隐秘的消息渠道?反正田师说知道了肯定就是知道了,他也不好多问,仍做出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道:“这件事,我本就打算今天晚上便向田师好好解释的,正准备约田师聊聊呢,您便主动约了我。”

    田仲络:“哦,麻总打算怎么解释?”

    麻元领:“其实吧,我这也不算是向外界泄密,因为施良德也是方外世界的成员、静沙岛的成员。我还有一个情况要告诉田师,静沙岛在方外联盟中的三名理事,除了我和麻晓,还有一位此次没露面的麻云轩,您知道是谁吗?”

    田仲络一听就反应过来了,沉声道:“施良德?”

    麻元领:“田师高明,那就是施良德的号。我不清楚是不是施良德本人亲自掌管,也有可能是他派专门的心腹手下在用这个号。施良德如今是我的合作者,也算是静沙岛的一员,所以我给他留了一个理事的位置。”

    这事做的,掰扯起来居然滴水不漏,假如施良德也是静沙岛的一员,而且是新加入方外联盟的理事,他了解方外联盟的情况是理所当然,麻元领根本算不得泄密,严格地追究起来也没有违反方外联盟的章程。

    方外联盟各位理事的身份,其实都是隐秘,各方外世界的秘密多着呢,使用化名的情况也很多。

    比如涂至如今也是方外联盟的理事,新弄了一个微信号,群名片就叫“大小赤山—兔子”。而大小赤山在方外联盟中有三名理事,除了石不全之外,还有一位“大小赤山—醉闲亭”,那显然是魏凡婷的化名。涂至与魏凡婷这两人的具体身份,其他方外世界的理事们也不清楚。

    田仲络深吸一口气道:“你是想利用施良德的势力吧?”

    麻元领:“怎么能说是利用呢,这只是互利合作。”

    田仲络眺望着星辰下的大海道:“你是怎么打算的,自己心里有数,人心不足蛇吞象啊!麻云轩,麻云轩,原来就是施良德……你这不仅是蛇吞象了,简直就是蚂蚁吞象,我看你改名叫蚂蚁得了!”

    麻元领赶紧掏出手机道:“田师叫我怎么改,我就怎么改。”居然很痛快地在方外联盟群里当即修改了群名片,变成了“静沙岛—麻乙”。

    田仲络一时有些愕然,碰到了麻元领这个能屈能伸的二皮脸,就像一块滚刀肉,令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麻元领陪着笑又问道:“这样可以吗,田师还有什么吩咐?”

    田仲络板着脸反问道:“你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麻元领:“该告诉田师的,我都说了,不知田师还有什么吩咐?”

    田仲络:“既然这样,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对付整个博慈集团,虽然有难度,但是博慈集团的摊子铺得太大、手脚伸得太远,谁能保证各地的分支机构都不出什么问题呢,真要是撕破脸,弄翻他几家下属机构、斩断他几根手指、脚趾还是可以的。

    别的不说,就说你这家仙顶山庄,我想把它给拆了,而且拆得片瓦不留,自信还是能办到的!”这是狠话呀,假如是在施良德本人面前,田仲络估计也不可能这么横,但在麻元领面前,他的确敢这么威胁,也确实因为心里有气。

    所谓城府极深、所谓老谋深算者,绝非任何时间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对谁都是一团和气,那样只会被人当成一个总是和稀泥的老好人。笑里藏刀也不是一味总是笑,否则刀也就没用了,该发作的时候一定要发作,也一定会发作的,更何况田师是那么好面子的人。

    这番话听得麻元领心惊肉跳,笑得很难看:“田师干嘛这么大的火气?我刚才也解释了,我做的这些事情,并没有得罪田师您啊。我与博慈集团只是合作关系,赚他们一点小钱花,但在方外联盟中,我绝对是田师您的人,无论是什么事,只要您吩咐了,我绝对就会照办。”

    田仲络笑了:“施良德给了你五个亿建造仙顶山庄、开发静沙岛,你是不是还在心中怨恨我,为何当初没有帮你这些呢,所以你才不得不去找施良德?”

    说实话,麻元领还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也只是偶尔闪念间想想而已,绝对不会说出来,甚至都不会对任何人表露出来。此刻被田仲络点破了,他哪里能承认,脸色涨红就像受到了莫大羞辱,连连摇头道:

    “田师,您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您已经帮了我那么多忙,我不仅不感激您,反而怨您帮的忙太少,那不成了白眼狼了?我对您一直只有感激、只有敬重……”

    田仲络又一次挥手打断他道:“我说过了,不要只是抒情,凡事不看怎么说的,就看怎么做的。你以为你和博慈集团是合作关系,施良德是静沙岛的一员,而你是静沙岛的岛主,你能利用他的势力,在方外联盟中,他能听你的。

    你想多了,你们的地位根本就不对等,在施良德眼里,你可能只是一条走狗而已,只不过是花了大钱很用的走狗……麻总别生气,我说的是事实,博慈集团做什么事情不用和你打招呼,也不会跟你打招呼,我说的不是人家的买卖,而就是针对方外联盟的事。

    你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吗?静沙岛如今加入了方外联盟,而方外联盟的总部在境湖市南沚小区,那是一个近郊的别墅小区。方外联盟的各家成员几乎都在那里买了一栋小楼,奇岩境则买了两栋,一栋当总部办公室,一栋当员工宿舍。

    假如不出什么妖蛾子,我估计你们静沙岛也会在那里买一栋小楼的,上个月的市价还不超过三百万,你麻总不缺这个钱。可是博慈集团看中了那块地,声称要在那里建一家民营医院,还配套一个高档疗养康复区,所以打算通过地方政府动迁南沚小区。

    各家成员的楼你都要拆啊,我的两栋楼也得拆,我拆你一座山庄算不算理所应当?你口口声声没有得罪过我,这都不算得罪吗?方外联盟总部你都想拆,难道还妄想别人不会还手?”

    被田仲络连骂了几声走狗,麻元领脸皮再厚也有些绷不住了,表情已经僵了,腮帮子忍不住发跳,但是田仲络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有些发懵。等田仲络说完了,麻元领也被骂得没脾气了,甚至心里直发慌啊,因为他万没想到还有这回事。

    怪施良德擅自行事没跟他打招呼?但人家施良德做事用得着跟他打招呼吗?田仲络刚才的话虽然难听但也没错,施良德是他的金主又不是他的下属。就算退一万步说,施良德打了个招呼又怎么样,难道还要做出请示、征得他的同意吗?

    麻元领赶紧说道:“田师,您先别发火,这事跟我没关系呀,我真的一点都不知情!您说出来,也把我吓了一大跳……”

    田仲络露出嘲讽的神情:“现在想甩锅给施良德,是不是有点晚了?麻总刚才是怎么说的,施良德就是静沙岛的一员,既然这样,他做的事情就应该是静沙岛负责,不找你这位岛主算账又找谁?问题是——你能担得起吗?

    麻岛主啊,博慈集团这么一搞,静沙岛可算是犯了众怒了。我知道除了仙顶山庄之外,你个人名下还有好几处产业,包括贸易公司和房产,毕竟这几年也捞了不少钱嘛。不过请麻岛主放心,大家要是想拆的话,一定会拆得很干净的!”

    麻元领欠着身子连连作揖道:“田师,您就别吓唬我了,我的情况您是最了解的,这事我真不知情啊,事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再说了,动迁还没有发生呢,我估计施良德只是试探而已,试探我告诉他的消息是不是真的。

    当初我告诉他,静沙岛就是传说中的海外仙山,像这样的地方,凡人一辈子都难见识到。如今怎么突然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像他那种没见识的,心里肯定会打个问号,说不定还以为我和谁联手做局骗他呢,当然要自己试探一下……”

    田仲络:“你好意思说人家没见识?”

    麻元领:“是我没见识!”

    田仲络此刻心里那口气已经顺了过来,又恢复了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着麻元领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吗?”

    麻元领:“田师当然是为了我好!”

    田仲络以感慨的语气道:“你以为什么人都是我吗?我们祖上是世代相交,结识于贫贱之时。我帮你的忙,图过你什么好处吗,坑害过你吗?”

    麻元领:“当然没有,所以田师才是我这一生中最崇拜、最敬重的人!既然话都说了,就请田师给我指点一条明路,您说我该怎么办?这瓶酒我吹了,先向田师表示歉意!”

    田仲络:“你就别糟东西了,这酒不是这么喝的!那施良德既然是静沙岛的一员,名义上也是方外联盟的理事,那就按方外联盟的章程办事。该试探的已经试探了,就别出妖蛾子了。方外联盟中藏龙卧虎,连我都不清楚所有理事的身份,指不定就惹出什么人能收拾他。

    你可以把我这些话转告给施良德,不必原话转告,总之这个意思要说清楚,相信麻总也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也算有个交待,否则静沙岛就得背锅,我恐怕都得跟着你背锅。我一手创立了方外联盟,联盟就有联盟的规矩,不希望有人兴风作浪。”

    麻元领:“我会这么转告施良德的,能劝就尽量劝,可是您也知道……”

    田仲络:“我也知道你做不了他的主,现在明白自己的处境了?对这个施良德,麻总还是多长几个心眼吧!”

    麻元领又连连点头道:“是的,我一定会的,往后有什么消息,我一定会及时通知田师,有什么事情也一定先向田师请示,总之不能听施良德的。”

    田仲络:“麻总也不笨啊。”

    麻元领:“我就是需要田师时时指点!还想还求田师一件事,仙顶山庄与博慈集团的关系,您暂时可不可以不要告诉方外联盟的其他人,只是暂时。”

    田仲络:“你现在知道怕了?我这个人做事是很讲究的,出了这个亭子,我就绝对不会把今天的话说出去。”这番话是有埋伏的,因为他先前已经把情况告诉丁齐了,想了想又打了个补丁道,“但是我能查出来,别人恐怕也能查出来,你也得有个思想准备。”

    麻元领:“我有思想准备的!其实施良德的动作应该只是试探,不会真的落实。只要没有真的落实,就不算犯了众怒。他将来应该会去其他方外世界参观的,那时候就可能自己暴露了身份,总不能把关系闹得太僵,所以他不会真的逼南沚小区动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