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方外:消失的八门 > 章节目录 092、给你两个选择
    丁齐的心理素质可比一般人好太多了,而且毕竟也是学医的出身,片刻之后便已回过神来。其实范仰刚才说什么都阻止不了这一刀,那只是他自己心存幻想。

    朱山闲看似给了范仰说话的机会,范仰便竭力抓住这个机会,在上山的路上说了很多,暗藏手段花样百出,既在谈怎么才能放过他的交换条件,又在思考脱身的办法,甚至还想留下继续算计人的门槛,也算是很有急智了。

    但再聪明的人也有一叶障目的时候,朱山闲真能放过他吗?或者说就算朱山闲不杀他,但朱山闲有资格代表冼皓做决定吗?从一开始这就是为了稳住范仰,让范仰不要有过激的举动,结果范仰很配合地自己走到了山中的葬身之地。

    范仰或许也明白,但无论谁在这种情况下不想尽力挣扎呢?无非是挣扎的方式不同。范仰还用了自己最习惯的套路,假如当时他在客厅里就大声呼救或企图逃走,虽然一样会被干掉,但至少会给众人造成更多的麻烦。

    范仰倒地身亡后,大家都默不做声。他的尸身包括衣物渐渐地融化消失,起初是颜色变黑似是在快速地腐朽,后来留下的碎渣细末却是白色的。尸身所化的腐液渗入了泥土中,沾染了它的杂草同样迅速地腐朽,最后地上留了一个浅色的人形轮廓。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形容不出的难闻气味,丁齐还能感觉到一股热量,那片地面现在明显很烫。一阵山风吹过,什么灰烬残渣都没留下,只有那一片发白、发烫、寸草不留的地面。

    假如有人掐表计时的话,这一幕从头到尾是四十分钟左右,但感觉是极漫长又仿佛是极短暂。谭涵川终于站起身问冼皓道:“效果主要是针对有机物,对吗?”

    这句话差点把丁齐给晃到,万没想到经历了这样的一幕,谭涵川开口首先说的竟然是这个,他的心可真大呀。冼皓也势微微一怔,有些意外地答道:“您是搞科研的,我不是,只知道这把刀的毒性猛烈。”

    谭涵川似是在向大家解释刚才的现象,又似是在自言自语道:“这是一种快速氧化分解的连锁反应,持续反应的能量来自于有机物本身的氧化过程,这有点像自燃现象,只是没有火和烟出现。你的刀所谓的毒性,其实是一种催化作用,使有机体快速地氧化分解。

    这种反应是能自我持续的,通过不断产生强氧化性腐蚀溶液的方式蔓延,最终将整个有机体都分解掉。在通常情况下,它对固态物质的效果并不是很好,对非有机体的效果应该也不明显。但是被这种有机体腐蚀液包裹的话,金属同样也会快速锈蚀……你曾观察到这种现象吗?”

    冼皓楞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话:“谭老师说得对!”

    谭涵川显得很严肃,仿佛在探讨一个科研课题,但在这种场合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劲,而起到的效果也同样出人意料。他将恐怖的毁尸灭迹场面,愣给掰成了一场科教节目,转移了旁观者的注意力,也成功缓解了情绪。

    至少看叶行的神色,他已经松了一大口气,明显没有刚才那么害怕,身子也不发抖了。可能是为了缓解紧张情绪,反倒是最紧张的叶行颤声道:“老谭,你脚底下还有一个人呢!”

    谭涵川抬起脚站到一旁,低喝道:“既然早就醒了,就睁开眼睛说话吧。”

    黑衣蒙面人在客厅里就醒了,一直装昏迷装到现在,呼吸和心跳在上山的路上都保持得很平稳,连丁齐都不得不佩服他。

    刺客坐了起来,自己解下了头罩。头罩下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月光下肤色有些惨白,但五官轮廓却很清秀,年纪大约在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丁齐并不认识他,但不知为何,依稀总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谭涵川冷言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了!你是谁,为什么要做范仰的帮凶?”

    谭涵川的语气很平淡,却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刚才的情形细想之下挺吓人的,不是谁都有本事能将毁尸灭迹的场合描述得像科研试验一般,他简直比冼皓更像冷血杀手。

    刺客抬起头道:“不好意思,今天失手了,让你们失望了吧?我也姓魏,你们所说的那个范仰,他就是魏家在外面的人。”

    谭涵川:“外面?什么意思?”

    刺客:“外面就是外面,我知道,你不知道,我干嘛要告诉你?”他的声音很生涩刺耳,再看清秀的面容,感觉很有些违和。

    谭涵川:“你们魏家还有谁?”

    刺客看了他一眼并不答话,眼中竟是嘲讽之色,那意思仿佛在说:问这种问题,还指望我告诉你,你是白痴吗?谭涵川面无表情地又问道:“你自己应该清楚,范仰第一时间就想杀你灭口。他有什么事情,你也不必帮着遮掩了。”

    刺客又看向冼皓,神气语气仿佛恢复了正常:“我不知道他和你的事,他在外面做过很多事,我都没有问过。但是这一次,他告诉我,要想保住我们的秘密,就得除掉你,也得除掉你们。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啊,谭涵川皱眉道:“他说了什么,你又相信什么?我们谁都不认识你,又能威胁到你的什么秘密?”

    刺客:“你们的同伙,那个叫石不全的人,摸到我家门口来了。我出去想把他给杀了,却让他给逃了,他还把我祖传的宝物偷走了。

    魏仰告诉我,你们找到了《方外图志》,里面记载了很多方外世界,其中也包括我家。他知道那个偷走宝物的人是谁、在哪里能找到,他还说他终于找到了小境湖……”

    刺客的口才跟范仰比起来可差远了,甚至不怎么擅长与人交流,很多话都说得莫名其妙,却也没怎么掩饰,众人大概都听明白了。谭涵川沉声道:“所以你就和范仰联手对阿全行凶,然后又企图干掉我们所有人?”

    刺客:“杀了那个叫石不全的,追回宝物,然后《方外图志》就是我的了。再杀了你们就可以拿到小境湖,祖先说的地方终于让我找到了。它本来就应该是我家的,只是原先弄丢了、不知道在哪里……”

    说到这里,他居然张口笑了,月光下露出了森白的牙齿。丁齐不禁打了个寒战,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人的精神有问题。此人的语言交流就不对劲,有着明显的自闭倾向,丁齐曾是精神科医生,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笑容见过不少。

    精神有问题的人,未必就是笨蛋或弱智,同样有可能非常阴险狡猾,只是思维与行为方式有障碍或者说不正常。

    谭涵川断喝道:“你们把阿全怎么样了?”

    刺客:“没有怎么样,他不愿意被抓住,跳到江里面去了,估计已经喂鱼了!然后我就来找你们,在你们这里找回我的宝物和《方外图志》,就算找不到,小境湖也是我的。”

    丁齐这时突然开门问了一句:“你家是不是住在大赤山?”

    刺客猛一甩头,目光盯着他就像看着什么猎物,眯起眼睛很认真地答道:“我家不住在大赤山,我家就是大赤山!”

    丁齐没等他说完,就继续以逼迫的语气追问道:“你家还有一个人,是位姑娘,对吧?”

    刺客:“你死了之后,我会告诉你的!”

    他这话的语速很慢,丁齐一听就知道不对,右腿已向后退了一步,侧身一闪,拧腰发力挥出了拳头。刺客说着话突然就从地上蹿了起来,双手如钩抓向丁齐,却被早有准备丁齐

    “咣”的一拳打中了脸侧的耳根旁。

    这个部位中拳,好像并不致命,但重则会让人有短暂的意识空白,轻则也会一阵耳鸣头晕、意识活动受到瞬间的干扰。精神科医师有时也可能会被病人攻击,丁齐这一招也算是练过的。他还可以打别的部位,但此刻这是最方便的位置。

    谭涵川的反应更快,已经从后面一巴掌拍中刺客的肩膀,又把他一屁股拍回地上了。这一掌拍得他全身筋骨酸软,无法再站起身,只是挣扎着坐了起来。

    冼皓看了丁齐一眼,有些惊讶道:“你的反应很快啊,刚才简直跟老谭差不多了!”

    丁齐:“反应确实比以前快了很多,但这次我只是有预判而已,还不敢跟老谭比。”

    冼皓:“你好像知道他的底细。”

    丁齐:“我是知道一些情况,回头可以都说出来,现在还是先处置他吧!我提醒一句,这个人的精神不正常,思维方式是封闭的。他好像并不在乎我们会不会杀他,只是在等机会要做他自己的事。”

    刺客好像没听见丁齐的话,又看着冼皓冷笑道:“大美人,你要杀我吗?等你杀了我之后,我再回来找你好不好?”

    冼皓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又上前两步挥出一刀。只见刀光一闪,将那人左肋下的衣服割开了,却丝毫没伤及皮肉。刺客左肋下有个茶杯口大小的伤疤,就像是用刀剜去了一整块皮肉,但伤口已经愈合了。

    冼皓皱眉道:“老谭,这样的伤口一个星期就能长好,还是在中毒的情况下,你觉得有可能吗?”

    谭涵川:“也不是没有可能,比如我能想到的情况,就是……月凝脂。”

    刺客又开口似自言自语道:“我是不会带你们去的,也不会告诉你们的,等你们都死了之后,就没人跟我抢了。”他的而脸上刚挨了一拳,此刻有些口齿不清,声音就更刺耳了,感觉简直象碎玻璃在摩擦。

    这时朱山闲看着冼皓道:“冼师妹,他最早是对你动手的。你说该怎么处置,也按飘门律吗?”这话是疑问的语气。

    冼皓突然又把刀拔了出来,却将它递给了叶行。叶行吓得向后直缩,连连摆手道:“冼,冼,冼师妹,冼女侠,您这是什么意思?”

    冼皓淡淡道:“他今天也对你动手了,这个人交给你来解决,对准要害只需一刀。”

    叶行:“这,这,这怎么可以,怎么能让我杀人?”

    冼皓的语气有些森然:“叶总,你不能从头到尾只做看客吧?事已至此,今后我们怎么才能相信你?总不能也杀了你灭口!”

    丁齐这才意识到,他们刚才都忽略了叶行。叶行怎么看都像是和范仰一伙的,幸亏大家倒是能明辨是非,清楚叶行也是被范仰蒙在了鼓里,要不然早连他一起收拾掉了。可事到如今,叶行参与了这一切,不仅知晓了众人所有的秘密,又亲眼看见了杀人灭迹的场景。

    丁齐在月光下第一次看清了冼皓那把出鞘的刀。它形似匕首,单侧开刃,带饕餮纹吞口鞘。刀身乳白似骨质,布满似腐蚀成的、黑色如蜻蜓翅膀或蝉翼上的网状纹路。

    叶行也明白了冼皓的意思,却很不甘心地指着丁齐道:“那么丁老师呢,你为什么不让他动手?”

    朱山闲微微叹了口气道:“丁老师用不着!”然后又冲冼皓道,“冼师妹,这种事情,如果他不愿意,我们不能逼迫。”

    谭涵川也提醒道:“从法律角度,这种情况是属于被胁迫。”

    冼皓语气一转道:“既然这样,叶总,我不逼你。假如你什么都不愿意做,那么就此离开,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这里的事你从来都没参与过。你只需发个誓,任何情况下都绝不透露半个字!”

    叶行嘟囔道:“发誓有用吗?”

    冼皓:“空口发誓好像是没什么用,但是朱师兄和谭师兄都说我不能逼迫你,所以只好这么办了。你记住,这不是对天发誓,而是对刀发誓。假如你不守誓言,哪怕只是无意间泄露了情况,老天爷不会管你,我的刀却会管。

    我给你两个选择:其一是给刺客一刀,你可以继续留下;其二是发誓并离开,不将任何情况泄漏出去,而这里的事情再也与你无关。我不逼迫你,让你自觉自愿自己选。”

    叶行:“我发誓不泄密,然后继续留下来探索小镜湖,还有其他的方外世界,不行吗?”

    冼皓:“假如没有发生这一切,当然是可以的,也轮不到我来说行不行。但是现在,你说呢?今天的事,我们所有人都参与了,除了你。假如你想置身事外,那么就真的置身事外吧。”

    看着叶行既惊恐又纠结的样子,丁齐忽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当他渐渐接触到冼皓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感受就越来越复杂。若论刚烈果决,在场的人恐怕没有谁能跟冼皓相比,她看似淡、却包裹着浓,看似冷、却包裹着烈。

    丁齐或许并不太赞同冼皓的做法,再看谭涵川和朱山闲的表情,应该也是这样,但他们谁都没有说什么,因为也不好说什么,况且冼皓话已出口。在这种情况下,确实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处置办法。

    冼皓这么做,也是按照过去“江湖规矩”,但还另给了叶行抽身的机会。从某种意义上讲,冼皓只是选择了自己来做这个恶人,免得其他人难办。

    他们并不想滥杀无辜,总不能除掉叶行灭口。冼皓把刀递给了叶行,让叶行自己看着办,接还是不接?说实话,丁齐打心底里不希望看见叶行接过这把刀。

    叶行见其他人都不开口,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甚至有些后悔干嘛要跟到山上来,难道就不能像庄先生和尚妮一样也待在客厅里等着吗?现在想这些已经晚了,况且就算留在客厅里,很多事情回头还是要面对的。

    恐慌之色渐渐退去,叶行咬牙接过了刀,看着谭涵川道:“老谭,他还能动吗?”

    谭涵川又是一掌拍在了刺客的左肩上,叹了口气道:“他动不了了。”

    叶行上前一步,弯腰一刀刺出。他提前看好了位置,出手时把头扭到了一旁,但这一刀仍然扎得很准,直接刺进了心脏……

    这个动作似是用尽了叶行所有的勇气,他一直没有回头再看那刺客一眼,手就似触电般缩回,连刀都没有拔出来。还是冼皓上前收回了刀,刺客倒地身亡……大约四十分钟后,他也和范仰一般在这世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似是想将情绪从刚才的事情中挣脱出来,第一个说话的反倒是叶行,他问道:“丁老师,你知道这名刺客的底细,现在可以都告诉我们了吧?”

    丁齐环顾众人道:“我早就在怀疑,境湖市这个地方不止有一处方外世界。我曾经在古籍中考证出了两条线索,有一处就是我们已经找到的小境湖,另一处叫大赤山。田琦、涂至、卢芳他们曾经误打误撞到过的地方,应该就是大赤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