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武天尊 > 章节目录 第628章 神之力
    柯柔愣愣的看着萧晨许久,最终才叹道:“没想到,被你发现了!也罢,那我就告诉你吧!”

    说着,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对萧晨道:“萧晨,你还记得我的病么?”

    萧晨点点头道:“当然,你心脉之上,被人斩了一剑。”

    柯柔道:“那你可知道,这一剑,是被何人所斩?”

    萧晨道:“何人?”

    柯柔深吸一口气,道:“是被我母亲家的一位老祖!”

    “什么?”萧晨震惊道。

    她母亲家的老祖,那不是也相当于她的祖先?

    她家祖先,竟然会伤害自己的后人?

    “萧晨公子,我的家族,乃是一方神门!”柯柔的声音很低,像是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什么?”萧晨有些不解。

    柯柔点点头道:“神门,是神明后裔,便是我们的祖上,曾经出现过一位真神!”

    “出过真神?”萧晨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

    所谓真神,应该是一种超强的武者。

    至于有多强……

    至少比真仙境强者强出一大截。

    “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被自家老祖,斩伤心脉!”萧晨道。

    柯柔叹口气道:“那是因为,我的父亲,被我母亲的家族不容!”

    “我父亲,也是来自水月平原天香国之人!百年之前,他从天香国走出,然后|进入了武神殿,而且成为当时武神殿的第一流天才,甚至比那位血魔殿殿主,还要逆天的天才!”柯柔娓娓道来。

    萧晨凝眉道:“怎么可能?若是如此的话,为什么我在武神殿,没有听说过这个天才的事情?”

    如果一个人,可以逆天到这种程度,没理由不在武神殿,立下一些信心。

    柯柔咬咬牙,道:“因为我父亲在武神殿,不!应该说,在大云皇朝,甚至更广阔的地域,都是一个禁忌,没有人敢谈起,怕惹来祸患!”

    萧晨若有所悟,道:“莫非你的父亲,被你母亲的家族不容?”

    柯柔点头道:“没错!我父亲的武道修为极强,当年离开大云皇朝之后,便认识了我母亲。只不过可惜的是,当初我的母亲,早已经和其他人定下婚约!但我母亲,并没有见过她的那个所谓未婚夫,也很抗拒这场神门之间的政治婚姻。”

    “而她在认识了我父亲之后,很快就坠入了爱河。再然后,就是大世家小姐,和外族穷小子的爱情,被大家族不容的俗套故事!两人珠胎暗结,很快就有了我。”

    “可后来,事情败露,神门老祖,觉得这是一件丑闻,不想让外人知道,更是为了堵住母亲未婚夫家族的嘴,所以决定追杀我父母!”

    柯柔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细不可闻。

    而萧晨听罢,却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事,然后道:“所以,你的伤,也是那个时候造成的?”

    柯柔点头道:“是,当时神门之人,追杀我父亲,激战之中,波及到了我。”

    萧晨凝眉道:“所以你的父母……”

    柯柔道:“父亲被老祖重伤,最后坠落天轮河,生死不知。而母亲和我被抓回了家族,自那之后,母亲便被囚禁,而我在神门之中,长到九岁,也只见过她两次而已。”

    “后来,因为我的病症渐渐眼中,在家族中也是不受待见,所以他们便放我回到了武神殿,再之后为了治病,就去了天香城。但是,不管是我的存在,还是我父亲的事情,对神门来说,都是一个羞耻和禁忌!”

    “曾经,有几个势力,因为说起过我父亲的事情,而被他们直接灭族了!神门决定,彻底抹除他的痕迹,所以他也变成了禁忌,甚至没有人敢提他的名字……”

    萧晨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

    说着,他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那道虚影,道:“想不到,这血脉之力,竟然是神之力!”

    另一边,柯柔叹口气道:“萧晨,我的具体身世,除了武神殿的殿主,和其他几位首座之外,就只有小宁儿知道!现在又多了一个你,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守秘密好么?”

    萧晨点头道:“好!”

    随后,萧晨让柯柔自行离去,而自己则开始慢慢调息。

    他现在虽然血脉之力重新被激活,伤势也缓解了不少,但还是太虚弱了。

    整整调息了一天一夜时间,也才恢复了三成而已。

    嗡!

    而在次日午时时分,萧晨的传讯玉简,忽然亮了起来。

    “萧晨大师,可否一见?”

    玉简之上,只有这八个字。

    “王川?”萧晨看着玉简上的内容,沉思片刻,便将自己所在的坐标,发送了过去。

    他不担心这是个圈套。

    因为现在的他,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靠着青铜战车在手,又提前有了提防,料想就算是魔老等人再来,也留不住自己。

    大概又过了半日之后,萧晨得到了回信,便从炎阳狱之中|出来,来到了大泽之中。

    “萧晨大师!”才一出大泽,萧晨便看到乔装打扮之后的王川,一脸惊喜站在自己面前。

    “萧晨大师,您可担心死我了,看到你安然无恙,我太高兴了!”王川激动道。

    萧晨看了他一眼,叹口气道:“王川大师是从皇都出来的?”

    “是!我身为七阶炼器师,就算是魔道众人,也不想为难我,所以我才能逃出来。”王川也不隐瞒。

    “皇都如今如何了?”萧晨再问道。

    “这……大皇子,已经在今晨登基继位,成了新的大云皇朝皇帝!”王川道。

    萧晨眉头一皱,道:“那……老皇帝呢?”

    “死了……”王川道。

    萧晨虽然早已经猜到,但是听到这句话,心头还是颤了一下。

    他和这位皇帝,倒是没有多少交情,但也佩服其为人。

    更何况,自己这次能逃出来,也欠了对方一个巨大的人情。

    在听说对方的死讯之后,萧晨心中自然不是滋味。

    “萧晨大师,我这次来见你,是想给您送这件东西!”说着,王川从怀中,取出一枚令牌。

    “嗯?这是什么?”萧晨凝眉道。

    “通行令牌!如今,整个大云皇朝,乃至七大皇朝,都已经被魔道掌控,传送阵法也已经被他们把控了!唯有拿着这块令牌,您才能使用传送大阵,离开大云皇朝!大皇子登基之后,已经联合魔道,在七大皇朝之内,对你发起了联合通缉,这里已经再无您的立锥之地了,所以……您快离开此地,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了!”王川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