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正文卷 第630章 惊悚派对开始
    荔湾镇的“门”失控了,血雾吞掉了半边小镇,现实和噩梦的边界变得模糊。

    此时陈歌也不清楚自己是在门内,还是门外,血雾笼罩之下,所有建筑表面都在慢慢浮现出血丝。

    “再往前走一段路,就到发现手机鬼尸体的那栋楼了,要不要上楼检查一下水缸?”现实当中手机鬼童童的尸体已经被警方带走,如果那水缸里还有一具尸体,这就说明陈歌现在可能是在门后的世界里。

    门后世界是根据推门人记忆编织成的,只要小布记忆当中有手机鬼尸体,水缸中应该就有很大的概率出现尸体。

    当然,这只是陈歌的推测,他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去验证。

    “范聪所在的小区和小布同学在一起,距离这里很远,想要过去,肯定会遇到一些东西。”

    陈歌朝身后看了一眼,四周全都是血雾,来时的路已经消失,这片被血雾笼罩的世界似乎只能进不能出。

    “假如这里真的是门后世界,那想要从门后世界离开,只有通过门才行,荔湾镇的门就在范聪家对面的那栋楼里,看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今晚都必须要去他家所在的小区一趟了。”

    给自己找好了理由,陈歌准备等会把自己分析的结果告诉车上其他乘客,拉着他们一起去那个小区。

    “我是在给他们指路,救他们出去。”

    104路公交车外皮上的血丝越来越多,大雾就好像有生命一样,想要慢慢吞噬掉所有外来的东西。

    “你在嘀咕什么呢?”车内乘客相继下车,医生凑到陈歌身边:“等会咱们两个走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分开。”

    “好的。”陈歌看向车门,醉汉和那一家三口挤在一起,笑脸男独自站在一边,自称为剪刀的“杀人狂”则站在最后面。

    “在确定建筑安全之前,你们最好不要靠近这些大楼,里面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冒出一些恐怖的东西,比如说染血的手臂和飘飞头颅等等。”陈歌在小布游戏里见到过类似的场景,他很有经验。

    “你是在开玩笑吗?”醉汉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他完全是被吓醒的,如果今天他能活着离开荔湾镇,估计以后都不会再去喝酒了。

    “我瞎说的,具体会出现什么我也不清楚,很可能比我说的还要可怕。”陈歌指着手机尸体所在的那栋楼:“我们过去看看吧,逐层搜索,确定没有危险后,就先躲进去。”

    “你看起来对这地方很了解。”中年男人阴沉着脸,言语中充满了不信任:“周围那么多建筑,你为什么非要去那栋楼?该不会你在里面布置有陷阱吧?”

    “你多虑了。”陈歌朝中年男人笑了笑:“杀你,还用不着陷阱。”

    中年男人脸色瞬间就变了,陈歌摆了摆手:“说着玩的,我从小到大连只鸡都没杀过,现在之所以还能保持平静,主要是因为我平时恐怖游戏玩的比较多。”

    陈歌转身,指着自己挑选的那栋楼:“我让你们去这栋楼肯定是有原因的,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们先躲进楼内,再通过窗户观察外面的公交车。幕后黑手将我们弄进血雾,他肯定会派人过来查看,我们最起码要知道对手的长相和能力,这才能做出相对应的计划。另外,大雾弥漫,能见度很低。我们距离车子太近,可能会被对手发现,离得太远又看不见,综上所述,我觉得那栋楼是最合适的。”

    这一番说完,连笑脸男都不自觉的点了一下头。

    中年男人无法反驳,但他就是觉得不踏实:“你打头阵,我们跟在后面。”

    “没问题,不过你们可不要乱跑。”陈歌一口答应下来,他提着两个大袋子走在最前面,医生紧随其后。

    “这个人绝对有问题。”中年男人拽着自己妻子的胳膊,他的妻子就像是木偶一样任由他摆布,也不反抗。

    “我倒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醉汉见一家三口没动,他也没动,在他看来所有乘客当中这一家三口是最没有威胁的,所以他决定和这一家三口呆在一起。

    “听着没问题,等到了地方,再后悔就晚了,小心为妙。”中年男人抱起小男孩,他们朝着陈歌走去,但保持了一段距离。

    笑脸男依旧是那副样子,不过他没有选择跟随陈歌,而是一个人走到了马路对面。

    血雾浓重,路这边的人只能看见一道模糊的身影。

    队伍最后的是剪刀,他脸色很差,每往前走一步,都会响起两个脚步声。

    几人在血雾中穿行,当陈歌来到那栋楼的时候,衣服被拽了一下。

    他回头看去,见医生把围巾往下拉了拉,小声说道:“血雾里的建筑最好别随便进,如果是空房子还好说,就怕住有东西。”

    “没事,我会小心的。”陈歌发现医生懂很多,就好像他也来过门后的世界一样。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公寓楼,漆黑的楼廊,大片脱落的墙皮,还有弥漫在楼道当中的血雾,光是呆在里面,就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嘎吱……”

    散发着怪味的木门被推开,陈歌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房间。

    “你真准备每个房间都转一圈?”医生表情古怪:“万一真碰到什么东西怎么办?”

    “主动去找它们,总比它们突然出现来找我们强。”陈歌速度很快,他片刻不停,似乎不知害怕为何物,很快就来到了小楼最高一层。

    楼底下,醉汉和一家三口还在一楼徘徊,几人凑在一起,不知该不该继续往上走。

    “那个家伙好像已经跑到顶楼去了。”醉汉站在楼梯一侧,顺着楼梯间的缝隙往上看。

    “我们就别上去了,呆在一楼,随时可以逃走。”中年男人胆子也很小。

    “爸爸……”他怀里的孩子好像有所发现,盯着中年男人背后漆黑的走廊。

    “也好,我听你的。”醉汉还在往上看,光线太暗,他眯着眼睛,总觉得某一层的楼梯往外凸起了一块,不知道是装饰还是什么东西。

    “让他在前面开路,我们守在后面就行。”

    中年男人还想说什么,他怀里的孩子又轻声喊了一句:“爸爸……”

    “喊什么?我能听见,小点声。”

    “走廊里有扇门的把手在动,你看,就在那。”男孩抬手,指着走廊深处某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