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 章节目录 第1394章 表演
    很漂亮的小丫头,跟蕾姐长的也有点像,遗传了她的基因,感觉长大了,也一定是个美人胚子,蕾姐还别说,打扮性感点,是真的好漂亮,非常容易让男人想入非非,那纤腰,那翘臀,那白皙的肌肤,窈窕迷人的背影,真的很吸引男人的。

    跟蕾姐说了两句,唐飞也跟着过去看看这镜头,司徒蕾也跟着过来一起欣赏下,看拍的好不好,大家就跟拉家常那样的,相互沟通下,边上的人呢,也过来品味下效果,而这公司的人,没事也过来闹闹,感觉也没什么片场的严肃,就跟生活的娱乐差不多。

    就这种贴近生活的艺术,也没什么潜规则不潜规则的,谁合适,就让谁去演,谁的性格作风,更贴近剧中的人物,就找谁,没那种为了利益,批量生产电影的那种作风,唐飞也挺讨厌那种作风,所以他都一直很排斥后来的电影,一直追求曾经xg九十年代的电影艺术,那时候的电影才是经典,那时候的赌片系列,僵尸片系列,周星驰的搞笑电影系列,都是经典,后来拍的,都是什么玩意,完全就被商业腐臭的东西,为了捞钱,各种吹,电视剧,也是各种没底线的商业宣传。

    其实商业在整个社会圈需要担当的东西,就跟做朋友的价值那样,朋友,并没有法律规定,你得为朋友承担多少责任,你得对朋友帮多少忙,这个,没有法律能规定这个,而且法律也规定不了,因为朋友,只是人与人之间交往中,产生的一种模糊定义,可能就是大家谈的来,就成了朋友,如果法律去规定这个,那谁还敢跟别人谈的来。

    但是做人,朋友有难,你帮还是不帮,那是你道义问题,而商业,有人为了赚钱,不择手段,但是只要他没犯法,就管不了他,也是正当的经商,可是商业追求,如果不摆放正确的位置,也不清楚商业在社会上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就会跟现在社会那样,唯利是图,整个社会圈的文化,全都充满一股铜臭味,没有利益的任何东西,都变成了毫无价值的东西,而社会除了为利益争斗,还有什么?除了为利益腐朽,还能有什么?

    这电影,本来就是职场电影,也不需要什么灯光,或者特殊的服饰,就普通上班一族的衣服就可以,没什么古装的道具,除了演员得打扮的上镜一点,好像,没什么特殊的要求,就跟xg电影那样,拍一个街头打斗片,也就在街口,稍微借点地方取景,路过的人,继续路过,走路的人,继续走过那样,偶尔想观看的人,就出现在镜头外,看看人家明星怎么拍戏,一切就显得很平静。

    而今天凌倩雪,特地有化妆的,嘴唇上,口红挺耀眼的,跟那种网红差不多,在镜头上,还真的忒漂亮,那叉腰的动作,又霸气又野蛮,就有点像灭绝师太,看着这女人野蛮的发飙动作,唐飞都笑死了,很逗!

    不过呢,为了配合女性的那种迷人的身段,凌倩雪穿的是普通白领的工作服,是那种西装,白色寸衫那种,领子上,还有领花,挺好看的,然后胸口,开了一个口子,尼玛,那沟,是真好看,也不知道是女人这地方,天生就很吸引男人,还是唐飞特别喜欢这!有点说不清,反正唐飞很欣赏女人的那条沟,可能也是因为陆雨晴的看多了,很喜欢那种深沟的感觉。

    唐飞喜欢漂亮的女人,他欣赏女人的三要素,一个,脸蛋,二个,胸,三是屁股和腿,为什么屁股和腿是一起的呢,因为屁股的翘,跟女人穿的裤子,是分不开的,而腿的长短粗细,决定了女人能穿什么裤子。

    又是一个胸很漂亮的女人,虽然没陆雨晴的那么逆天,但是在吊带的衬托下,非常棒,而陆雨晴那个臭妖精,她是怎么穿,胸都是美的要命的,那极品到爆棚的胸,对男人来说,不要太好看了。

    可能这也不是唐飞一个人的爱好,感觉所有正常的男性,都有这种知觉似的,有几个男人,是喜欢女人像飞机场的?又或者几个男人,喜欢女人是下垂的?又或者喜欢女人是跟个水桶那样的身材的?没几个男人有那爱好吧,所以这个,也不能说是唐飞的特殊爱好,顶多,他的要求比较高,只是脸蛋好看一点的女人,满足不了他的审美观。

    公司的人,好像被凌倩雪的表演,都有点迷住了,而且凌倩雪还挺自信的,越演,还越演越自信,慢慢的找到了她在公司做经理的那种做人风格,而且这美女,很多台词,都好像有点模糊,然后就根据剧本的大概内容,自己发挥,尼玛,那发挥的,有点彪悍。

    唐飞在陆雨晴边上,也是低声道:“老婆,你姐妹发飙的时候,真有点你在公司教训员工的那种味道啊!”

    “……!”陆雨晴只是瞪了唐飞一眼,这妖精怪怪的笑了笑,而宣传片,只要前面的几分钟,配上主角的那种憨、傻、萌那味道,这剧搞的,人都笑了。

    可是看了会,司徒蕾有点想回去,她还在想自己店里的事呢,最近,因为唐飞公司的东西,店里的生意,搭理的也比较少,也许是做习惯了,作为女人,又没个依靠,心里总是放不下那个的,司徒蕾做人本来就细心,就有种母性的那种温柔、坚持那种感觉,虽然她打扮起来,依旧很年轻,跟个待嫁的女孩子差不多,但是骨子里,还是充满着这种母性,也挺怕自己任性做错了什么,给家庭带来过多的麻烦,所以她做事,总是很细心,应该说,非常的细心。

    在边上,司徒蕾拉了拉自己可爱的女儿,也是低声道:“静静,妈妈得回茶楼去了!茶楼还有事要忙呢!”

    “妈妈……再看一会嘛!茶楼有小琴姐姐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