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嫁个夫君是神龙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前狼后虎
    百灵焦急难安的在洞口徘徊!

    又是一个时辰后,但见一道龙影浑身滴着金黄血液一下下的缓慢自深渊底飞上来。

    那移动速度几乎算是一刻钟百米的速度。

    “啊”看着巨大龙躯上被剜掉血肉而留下的狰狞伤口和那逆乱的龙鳞,百灵一瞬红了眼眶。

    庞大的龙躯奄奄一息的对抗着深渊底部的牵引力,甚至就在离百灵越来越近的位置,那身躯因不能对抗牵引力而跌落下数米。

    “龙君泽!”百灵大叫,一手拼命击上那禁制门,想要冲出去。

    可这禁制随着她用的法力越强,反弹的伤害力便越大。

    百灵一次次被击倒在地,鲜血溢出嘴角,却还是不要命的不停攻击那禁制门。

    “百灵!”突然,正对抗牵引力的龙身高昂着龙头仰天嘶喊一声,“我通过阵法感应到你在呼唤我,你在哪里?告诉我具体的位置,我去救你。”

    “别管我了,你快上去啊。”百灵一边流泪一边拼命的呼喊。

    看着龙君泽身上狰狞的伤口,百灵却无能为力的再次抱膝痛哭,“我本来不想喜欢你的,是你招惹我的,既然要无情,那便无情到底啊,你这又是在做什么?”

    龙君泽四下环视一圈,仿佛根本看不到这边的洞穴,终究是一点点的飞离这悬崖。

    他们一度离得很近,近到那金黄的血液透过禁制甩在了百灵的身上。

    龙君泽离开,百灵再次跑进黑暗隧道,看到那貔貅后哽咽道:“为什么洞穴外的人无法看到我?”

    貔貅懒懒的睁眼:“那大道树万年一择主,只要符合他条件的人摘得大道果,这洞穴就会被禁制封固,而我感应到你身上有大道果,所以那洞门必会被禁制封固,你看得到外面,外面却望不到里面。”

    原来如此,百灵抱膝坐在生门前,怔怔发呆,在那悬崖下,龙君泽究竟碰到了什么,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

    突然,那貔貅的鼻子嗅了嗅,猛地冲向门口。

    感受到貔貅的来势,百灵起身就跑。

    貔貅忙大叫:“别跑,这门上有阵法,本尊出不去。”

    听了这话,百灵半信半疑的看着始终没有迈出门槛的貔貅。

    但见貔貅震惊着一张兽脸道:“你身上怎会有龙族血液的味道?”还是带着如此神圣威压的血液,这绝对不可能!

    百灵低头看眼自己胸前的黄色血液,不解开口:“这血液怎么了?”

    “你伤害了龙”貔貅眯眼,片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凭你的修为怎么配!”

    “你神神叨叨的在说什么呢?”百灵皱眉。

    “来,走近一些,让本尊仔细看看。”貔貅有些焦急开口。

    “没心情。”百灵索性坐在黑暗中不出去了,谁能知道这貔貅说的话是不是实话,她总觉得这貔貅不是个好东西。

    见貔貅不停的在门口走到,百灵眸光一闪。

    她虽没见过貔貅这种生物,但传言,貔貅体内的龙之血脉可是极其浓的,能闻到龙君泽的血液也不足为奇,只是:“不就是一滴血嘛,你不安什么?”

    “小娃子,快告诉本尊这血液的来历,本尊一定会给你奖励。”

    百灵想了想道:“你说那大道树择主是怎么回事?还有大道果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麒麟踟躇一下老实道:“大道果是大道树孕育万年而结出的果,有缘人一生只能摘得一枚,大道果含有完整的大道规则,佩戴之可辅助人类领悟道法,服之可直接领悟一种道法。”

    “还有这种好事?”百灵皱眉,片刻恍然大悟:“你觊觎的一直都是我这颗大道果吧?”

    被看穿心事,貔貅也不觉尴尬,“不必挣扎,你这颗大道果必然属于本尊。”

    “休想!”百灵自空间法器中拿出大道果便要服用。

    “快收起!”看到百灵拿出大道果,貔貅当即惊叫一声。

    “为什么?”

    貔貅焦急的看向那黑暗隧道,“你若就此服用也可以,本尊不过是损失一颗大道果,而你会损失一条生命,哪个重要你自行考虑。”

    “你不是说服用了大道果便能直接领悟一种道法吗?如今怎么又说这大道果是毒药?”

    “大道果能直接服用的前提是必须与一种驱厄丹一起服食,否则便是穿肠的毒药。”

    百灵狐疑,“你说的可是真的?”

    “快进来!”

    就在这时,随着貔貅的一声吼,百灵猛然觉察后颈一凉,她几乎是想都没想,拔腿就跑,一步便跨进生门里。

    就在百灵离开的一瞬,那银狼出现,而百灵刚才坐着的位置已经被银狼的利爪击碎。

    银狼身后是成群结队的猛兽袭来,个个狰狞可怕,围绕着生门嘶吼连连。

    “怎么回事?”百灵脸都吓白了。

    “他们若服食了这大道果,便会摆脱这里的束缚,走向外界。”貔貅说着竟是满眼防备的退后几步,在百灵三米远虎视眈眈的盯着百灵胸前龙君泽的血液。

    百灵这才意识到她进入了生们,如今当真是前有狼后有虎。

    她握紧手里的大道果紧张向后挪去,那貔貅竟是又向前逼近,但始终保持在三米远。

    而外面的猛兽更是不停嘶吼连连。

    百灵满身虚汗,大脑高速运转,她一边退进金币堆中,一边压下紧张转移话题:“外面那些怪物为何不进来?”

    “他们看守的领域不是这生门,一旦走进必是顷刻灰飞烟灭。”

    “你们都是被这阵法的主人抓来压阵的吗?”

    貔貅不屑道:“它们是,而本尊只是在这里等待主人归来。”

    “你的主人是何人?”

    貔貅不耐烦道:“够了,小女娃,告诉本尊,你胸前那滴血液是来自哪里?”

    退了这么久,百灵心头如鼓在乱捶,但是她也看明白了,这貔貅的修为绝对能随手杀一百个她,之所以不凭借高修为当即强抢她手里的大道果,便是因为有些忌讳她胸前龙君泽的血液。

    看来,此时此刻,只能试拉大旗来作虎皮了,百灵挺了挺胸,故作镇定,:“你若敢杀我,我的夫君一定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