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定居修真界 > 章节目录 第12章 螳螂捕蝉
    乐子珊把昏迷的乐思忆交给管家。

    管家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脸色红润手脚灵活,头脑清晰。管家是没有灵根的凡人,能活到七十岁如此精神,多亏了安山灵气充足,卫氏灵茶滋养身体。

    “管家,我哥晚上会回来,一定要在他们回来之前把乐思忆送回来。”乐子珊反复强调,乐思忆昏迷前的话吓到了她。她不想被心上人怨恨,她也受不起本就没有感情的哥哥的怒火。

    管家连声保证:“老奴会把少小姐安全送回来。这是为了乐家人好,老奴知道分寸。”

    因为灵气,修真界形成与地球完全相反的现象:修士住在深山老林,凡人居住在城市乡村。

    修士会有凡人后代,凡人的小孩有可能成为修士。修士把精力放在修炼,很多事情需要凡人干活。久而久之,在修士驻地的附近,形成一座或多座城市。城市四周围绕乡村小镇。凡人中也分为城里人和乡下人。

    两者虽然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却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修真世界,一个是世俗世界。

    城市和附近的乡村由当地的修士门派或家族管理。生活在当地的凡人,遵照修士制定的规矩行事。修士在城市购置物品,雇佣人手。凡人赚取生活费,受修士保护。

    与修士有亲缘关系的凡人,依附修士生活在城市中。这类人在凡人中拥有一定特权,逐渐形成世俗家族。如果世俗家族中出现有灵根的孩子,会被本家的修士家族接纳。

    有些凡人卖身为奴服侍修士,期盼自己的家族出现一位修士,改变整个家族的命运。其中的典型例子,就是乐家。

    乐宁献上‘灵植术’,成为依附卫家的小家族。卫家解除乐家所有人的卖身契。乐家还有数百位没有灵根的凡人亲属。

    随着凡人短暂的生命,这份亲情羁绊越来越浅。为了维护关系,管家自荐成为本家的家仆。乐家本家在卫家混得相当好,有本家做靠山,乐氏族人日子过得比低阶修士都好。

    随着乐子墨的到来,乐家夹在卫家与苏家两个大家族之间,危在旦夕。世俗乐家不看好本家,即使乐思忆成为卫家少夫人,几代后他们也借不到力。

    乐思忆被装麻袋中,放在推车上,上面盖着空麻袋。下人推着车,管家跟在后面。

    到了山脚下山门口,管家神情自若地与卫家守卫打招呼:“兄弟们有什么要带的吗?我要去市集采购东西,太阳下山前回来。”

    乐家就几口人,懒得找有灵气的山搬走,所以一直住在安山。当然,卫家也不会放心乐家搬走。‘灵植术’是乐宁献上的,卫家不敢保证乐宁没有给自家留一份。

    乐清平掌管卫氏灵茶,兼任卫家长老,卫家守卫对乐家人很客气。尤其是乐思忆很有可能成为卫家大少奶奶。

    “乐管家您忙,乐家家主继任大典就要举行,我们不给您添乱。”守卫没有检查车里的东西,直接让人离开。

    乐家住在安山,生活起居和卫家人完全分开。乐家人出门置办什么东西,卫家守卫从来不会检查。这也是管家一介凡人,有信心把乐思忆带离安山的原因。

    乐家真正的族地位于安山城东。乐宁被誉为‘人形灵石矿’,家财丰富。主人不住,依然置办了一座五进的大院,府内假山湖泊,奇石花卉,美轮美奂。房子不住会荒废,允许世俗乐家族人居住在此。

    管家把乐思忆带到乐府,乐府的大厅内,正坐着一位老者。乐思忆被下了散气丹。筑基期修士中散气丹,一天之内不能动用真气。

    “弄醒她。”老者阴冷地说。

    乐思忆被水浇醒,她被水呛到,猛烈咳嗽。打量周边的环境,这是一户有钱人家厅堂,大厅的家具比她房间的都好。

    她身边站着管家,还有几张熟悉的面孔,应该也是乐家的奴仆。乐家的奴仆都姓乐,五百年前是一家。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被自己人坑了。

    老者轻蔑地撇嘴冷笑:“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你改口是江飞宇杀的人,我就放过你。”

    乐思忆嘴硬:“老人家,年纪大了就是记性不好。我那天说得明明白白,我没见过那位哥哥,你还来问?”这位天魔宗的楚长老真是阴魂不散。

    掌风扫过,乐思忆飞出撞在墙壁上。她感觉五脏被移位,难受得吐了一口血。身上的防弹衣估计被乐子珊拿去了。她结结实实挨了元婴真君一掌没死,看来这老头打算让她‘录口供’。

    “牙尖嘴利,别指望卫家能救你。”楚长老狞笑,“你身上的神识被我抹去。他们找不到你的。”

    神识?金丹期可修炼神识,用神识操控自己炼制的法宝。但要把神识飞出体外,远距离操控,至少需要元婴以上的修为。当然,她这个两界天道的bug不算在内。

    老爸没对她说过神识的事情,难道是卫家的人给她下的神识?

    管家焦急地道:“真君,如果是卫家长老留下的神识,卫家现在已经发现乐思忆不见了。我们怎么办?”

    乐思忆擦去嘴角上的血,好奇地问:“管家,这个快要死掉的老头给你什么好处?让你们背叛本家?”

    楚长老暴怒:“死丫头,等我控了你的魂,指证江飞宇杀人之后,我要让你成为我的炉鼎,把你折磨致死。”

    “你这个老不要脸的,你现在还能行吗?我看你要服丹药才硬的起来吧!”乐思忆气得破口大骂,“小心马上风!”

    这话修真界的女修绝对骂不出口。

    楚长老气得五官移位:“死丫头,我现在就要毁了你。”

    “楚长老先息怒,看来我们要更改计划。”大厅里突兀出现一个身影,不卑不亢地说道。他瘦高个,身穿淡蓝色锦袍,从侧面看去很年轻。

    楚长老此刻怒火中烧,怎么听得了别人的话?他是元后修为,除了卫家的出窍期老祖,谁都不怕。

    “二十颗上品筑基丹,五颗结金丹。我们的交易结束。”楚长老把储物袋扔给男子,“你们怎么向卫家和乐子墨解释,是你们的事。”

    男子上前阻止:“楚长老,事先说好把乐思忆控魂后,就放她回去的。你现在直接把人带走了,把我们逼上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