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定居修真界 > 章节目录 第9章 卫四爷
    家主笑呵呵地道:“思忆,这话可不能乱说。你的救命恩人,很可能是杀死天魔宗金丹真人的凶手。”

    “金丹真人成群结队出现,不是因为找宝贝,就是要干坏事。或者……”乐思忆眼珠子猛瞪,老爸点她哑穴做什么!

    天魔宗众人行为可疑,为什么不从这方面入手调查?雇凶杀他们的人,肯定和卫家有关,让他们狗咬狗去。她是写手,里这种段子多得飞起。

    乐子墨快被女儿气死了,这不是地球,不是在拍电视剧。这种事情是她能大放厥词的吗?

    “呵呵,看来思忆很感谢那位救命恩人。”家主笑笑,“景焕,带思忆出去逛逛。我和子墨有事商量。”

    乐思忆扯扯父亲袖子。

    乐子墨直接把女儿托付给卫景焕:“大少爷,思忆被惯坏了,骄纵脾气差,请您多担待。”

    她哪里脾气不好了?孝顺父母尊敬师长友爱同学,绝对是新时代的四有青年。

    “乐叔叔客气,景焕别的不敢说,脾气绝对好。”卫景焕自卖自夸。

    乐思忆皱着脸,后退几步,惊异地打量着他。这画风有点不对啊。老爸不是把她卖了吧?

    卫景焕拉着她往外走,他的手像钳子一样牢牢握住她。储物戒指被他紧紧按住。

    卫景焕靠近她耳边,亲昵地说道:“思忆妹妹,在人前给我留些面子好吗?”

    乐思忆嘟着小嘴,任他牵着走。你力气大,听你的。

    从主厅走出来,卫家很多奴仆和护卫看到这一幕。他们规规矩矩的做事,没多看一眼。但乐思忆敢保证,这件事很快就能传出去。

    这戏做给谁看?

    “安山云海是东大州有名的美景,观海崖视野最好,我带你上去。”卫景焕取出飞剑,带着她飞向最高峰。

    站在飞剑,俯瞰大地,翱翔天际的感觉很棒。途径山峦之间,飞剑在雾气中若隐若现。让人产生很美妙的错觉,仿佛是仙人在腾云驾雾。

    乐思忆伸出左脚用力踩上雾气,想试试站在云中的感觉。

    飞剑一阵晃动,卫景焕抱紧她:“小心。”

    乐思忆吐吐舌头,不好意思笑笑。

    飞到观海崖,卫景焕操纵飞剑缓缓降落:“慢点走,刚踩在地上会有失重感。”

    乐思忆拉住卫景焕双臂,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露出小酒窝讨好般地笑。

    卫景焕解开她的哑穴:“怎么了?”

    “景焕哥哥~”乐思忆娇滴滴地说道,“你能让飞剑快速飞驰吗?一下起冲上去,然后马上俯身冲下来。这样很刺激的。”她想在云海里玩过山车。

    “这声哥哥,叫得我人都酥了。”卫景焕刮她的鼻子,“不叫我大叔了?”

    乐思忆讨好地笑道:“景焕哥哥,带我玩,我给你好吃的。”

    卫景焕很受用,操纵飞剑,带着她在云海中来回穿梭。时而冲向天际,时而冲向山壁,乐思忆开心的哇哇大叫。

    见她累了,卫景焕才停下。

    两人坐在崖边,乐思忆从储物戒拿出烤好的面包干和水果,递给卫景焕。

    她咬着蜜桃,摇荡双腿,欣赏浩如烟海的云雾。此时夕阳西下,云霞被染上一片绯红。“这里真美。”

    卫景焕拿起面包干,闻言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景色。”

    “你很少来这里?”

    “我经常来,因为有你在,点缀得这方天地都美上一层。”卫景焕凝视着她说道。

    乐思忆瞟了他一眼:“谢谢恭维。我脸皮厚,别想看我脸红的样子。”

    卫景焕淡淡地说:“刚才你盯着江飞宇画像的时候,脸就红了。”

    “憋着气,脸很容易红。”乐思忆把桃核仍下山脚,掏出水符。激发符箓后,凭空出现一个水球,伸出手接住水球,洗了洗手。

    卫景焕很无语:“使用符箓是为了避免消耗真气,直接撕就好。用真气激发符箓,本末倒置。”

    乐思忆摇摇头:“我爹说以我的手速,不等符箓撕碎,已经被人一剑穿心,用真气便捷。”

    “话虽如此,但这无疑饮鸠止渴。对战的时候,多一丝真气就是多一丝胜利,你得把这个坏习惯改掉。”卫景焕建议,“我陪你练习速度。”

    “有那时间,我还不如打坐修炼。”乐思忆不乐意,“我爹说一切为了保住小命。等筑基了可以使用法宝护身。你看我这一身修为,都是嗑药嗑出来的。打架我不会,逃跑很熟练。”

    她又不打算常住修真界,花那个力气做什么。

    卫景焕望着云海沉默。

    乐思忆心中一乐,她那么菜,配不上卫大少,最好打消对她的主意。

    “这些年你们辛苦了。事后,卫家会补偿你们的。”卫景焕握着乐思忆的手,感激地说。

    乐思忆傻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少爷和思忆相处得不错嘛。”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

    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走来,五官硬朗,英武感十足。身着石青色的短袍窄袖衫,腰里挂着一把大锤。

    卫景焕放开她的手,起身行礼:“四叔好。”

    “四叔祖好。”乐思忆热情地高喊。

    卫文远脸皮抽了抽:“思忆,我又哪里得罪你了?”

    “没有啊,我很高兴见到四叔祖。”拿了她花一千万买来的秘方,她能看得顺眼才怪。

    卫文远挠挠头:“防弹衣和手榴弹我都给你补上,还放下炼器师的骄傲,专门为你打了一套厨房用具。应该没地方惹你不快。”

    卫家四爷卫文远,是上任家主的儿子。他年纪轻轻,已经是一位中阶炼器师。

    乐思忆良心受到谴责,她把炼器师当铁匠用,罪过罪过。把余下的面包干包好:“四叔祖,尝尝面包干。这是用你给我打造的烤箱制作而成。”

    “如果你不叫我叔祖我会更高兴。”卫文远接过东西,转头对卫景焕说,“乐老正在找思忆,你把她带回去吧。”

    “是,我们这就回去。”卫景焕拉着乐思忆往山下走去。

    “为嘛不用飞剑。”乐思忆抗议,走路很累的。

    “没吃饱,没力气。”面包干他爱吃。

    卫文远冷眼瞧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拿出传讯水玉:“师尊,这那个女孩就是乐思忆。”

    传讯水玉里浮现一位慵懒的男子:“我看到了。卫家最近会很乱,我可不希望她死。”

    “是。”

    慵懒的男子关闭传讯水玉,意味声长地笑道:“乐思忆,我们地球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