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定居修真界 > 章节目录 第8章 楚长老
    能在修真界拥有一定地位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乐思忆跟在父亲身后踏入大厅,迎接她的是一道威压。身上好像被压了千斤的重量,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这种感觉维持了几秒钟。

    每次从修真界前往地球时都会遇到,她已经习惯,脸上风轻云淡。

    “楚长老,别吓到孩子。”主位上,心宽体胖的卫家家主,笑眯眯地对下手座位上一位老人说。

    楚长老白眉白发,脸上出现褶子,看上去行将就木。此时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想用威压恐吓乐思忆,小女孩而已,被惊吓后话都说不顺溜。询问的时候,他只要稍加引导,让她怎么说就怎么说。没想到卫家直接把他的威压挡回去。

    楚长老内心火冒三丈,可卫家不是他能随意揉捏的地方。卫家有位出窍期尊者坐镇,宗主也要礼让三分。

    他寿元将近,没有撑的起台面的子孙,卫家竟然连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想当年他进阶元婴后期,卫家上任家主亲自道贺,送上重礼。人走茶凉,他还没死呢!

    乐子墨低声询问:“思忆,没事吧?”

    境界之间的差异太大。他晋级到金丹后期,可在元婴真君面前,无回手之力。在威压下,体内真气停止运转,防护罩没时间开启,没能护着女儿。

    “刚才觉得喘不过气来,现在没事了。”乐思忆睁大眼睛,真诚地说道。

    乐子墨嘴角抽动。他身为金丹真人,面对元婴真君的威压出了一头冷汗。女儿是小小炼气士,威压之下神色不变。

    乐子墨很肯定,女儿经常趁着他们夫妻外出办事的时候,偷偷溜回回地球。女儿身上的防弹衣那天扔出去的手榴弹,他之前都没见过。

    两个界位穿梭对身体负担很大,需要消耗大量的真气。出于这个考虑,他让女儿修炼到筑基才能回地球。

    单灵根四年时间修炼到炼气三层,这个修炼速度放在大宗门也是上等资质。原本他极为满意,考虑到女儿经常溜回地球的事实,她平时修炼肯定没用心。

    卫景焕对乐思忆产生浓厚的兴趣。

    卫家长老刚故意晚了一息弹开威压。用意很清楚,一是探探乐子墨的修为,二是给下马威。

    他站在乐思忆身后,想及时扶住被威压吓瘫的她,没料到她一点都没受影响。

    她的储物戒指里有抵消威压的法宝吗?她是炼气士,怎么能使用法宝?或者她已经筑基,隐藏修为?

    “子墨携小女思忆见过家主。”乐子墨躬身行礼,向卫家家主行礼。

    乐思忆跟着行礼。

    卫家家主笑呵呵地递给她一个储物袋:“思忆第一次回来,有空四处看看,让景焕陪你。”

    “谢家主。”乐思忆厚着脸皮收下,直接放进储物戒指。礼物她收下,人就不要了。

    臭着脸的楚长老盯着储物戒指冷笑:“乐家财大气粗,储物戒指都有。卫家大少爷身上都没这种法宝呢。”

    乐思忆秀秀手指上的戒指,眉飞凤舞地说:“这是我捡到的。我的运气一向很好,遇到杀手不但被人救,救命恩人还送了一套下品防御阵旗给我。”

    储物戒指属于上品法器,还真的是她捡到的。说来很巧,她家爱豆在深山老林拍电影,她赶去见爱豆。路上掉到一个深坑,从中捡到的这枚储物戒指。

    爱豆就是她的幸运星。

    “家主,乐家家底就那些,黑市上也没有储物戒指出售。”乐清平补充。乐家有钱无势,乐宁留给乐子墨的法宝,都是花灵石从黑市购入。

    楚长老是想挑拨离间吗?乐家当年大肆购买法宝之事,很多人都知道。

    楚长老冷飕飕地瞧着乐思忆:“你运气是很好,天魔宗金丹真人都死了,你却活着。”

    乐思忆正色道:“老人家,我很感激救我的人。那些死去的天魔宗金丹真人,如果是为了救我命丧丧魂门杀手之手。我发誓,倾我所有也要报答他们。”

    楚长老气得胡子乱窜:“凭丧魂门的人,杀得了他们吗?”

    “老人家,你知道是谁救的我?”乐思忆一脸惊喜。

    楚长老一掌拍碎身边的桌子:“老夫是天魔宗的长老,不是凡间的老者。”左一句老人家,右一句老人家,直戳他的心窝。

    乐思忆吓得一抖,眼角挂着泪,躲在父亲身后,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乐清平上前一步护住孙女:“楚长老,思忆不懂事。请你息怒,不要吓着她。”

    乐子墨沉默不语,女儿为了追星,学到精湛的演技。时不时地来上一段,挑战他的辨别力。

    楚长老失去耐心,直接拿出江飞宇的画像问:“你是在哪见到这个人的?”

    乐思忆躲在父亲背后吐槽:老人家,语文试卷里的语言陷阱,比这个档次高多了。

    她哆哆嗦嗦地探出头,画像画得非常真实,好像用照相机拍下来一般。这张画得好像爱豆,要不要把这张图留下过眼瘾?

    “我能拿在手里凑近看吗?”乐思忆红着脸问。

    楚长老把画丢给她。

    爱豆有部古装戏的打扮也是这样的,他们俩人真的好像。

    乐思忆握紧画像,害羞地说:“这位哥哥好美,如果我见过不可能忘记。”

    低下头较紧牙关憋气,把脸弄得通红。用娇羞的语调问:“长老,是这位哥哥救我的吗?他叫什么名字?我能见他一面当面感谢吗?”

    楚长老气得颤抖,他怎么忘了江飞宇美男子,女修见到他路都走不动。知道今天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他冷哼一声,飞身离去。

    乐思忆这步棋,他不会就怎么放手。既然敬酒不吃,别怪老夫让你这丫头吃罚酒。

    乐子墨抓住画像,瞪着女儿:“松开。”

    江飞宇和女儿喜欢的男星很像,女儿还小,不懂得情爱,万一移情江飞宇,他哭都来不及。

    乐思忆把储物戒指中白藨种子撒在父亲身上,使用生长术让它们快速生长。蔓藤一瞬间把乐子墨裹住。乐思忆乘着父亲松手,把画像收到储物戒指。

    “爹,这果子很好吃。”乐思忆提醒父亲。

    白藨,是一种药材,蔓藤类,果实像草莓。这是她在菜园里发现的,这东西地球也有,小时候她在野外吃过。

    乐思忆从父亲身上摘了几颗野草莓:“爷爷,你尝尝,这果子吃起来很甘甜,”爷爷是吃货,一定会帮她的。

    乐子墨黑着脸,把蔓藤烧了干净:“等回去再收拾你!”

    “味道不错。”卫景焕从她手里抢下一颗,装作无意地问,“你要画像做什么?”

    “这是我救命恩人,我准备挂起来一日三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