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定居修真界 > 章节目录 第7章 天魔宗
    天魔宗刑罚殿主殿坐着一位器宇轩昂的男子,他正是被别人称为‘杀神’的江楚。

    刀削似的脸上面无表情,微微抿紧的薄唇显出他有心事。前面传来脚步声,江楚放松嘴角,维持冷漠的神情,不让人瞧出一点端倪。

    “师尊,我已经成功进阶金丹。”江飞宇走了进来,脸上难掩喜色。

    江楚冷漠的脸色有了一丝笑意。江飞宇从小被他收养,天赋惊人,在他的培养下,五十岁不到就结丹,比他当年更早。

    江飞宇和他一样,是冰系单灵根。他被心中执念驱使,修炼一途,一日都不曾懈怠。逆天而为,每次晋级都凶险无比。他一次次游走在死亡的边缘,才换来今日的成就。

    江飞宇不一样,他心思单纯,一门心思修炼。一路晋级顺风顺水,欠缺实战。

    江楚和徒弟说话还算温和:“飞宇,半年之后瀛洲仙岛开启,我准备让你去参加。”

    做为刑罚长老唯一的真传弟子,江飞宇很关心宗门的事情:“师尊,宗门一下子死了数十个金丹真人,宗门实力大损。这次登入瀛洲仙岛,恐怕其他门派会乘火打劫。”

    江楚浓眉一挑:“怕了?”

    “不怕。修真之路本就崎岖。我是觉得…”江飞宇飞快地看了一眼师尊,“觉得师尊这次下手太狠,毕竟是同门。”

    在江楚锐利的眼神下,江飞宇说话声越来越弱。

    “看到前殿的大树吗?”江楚对徒弟的耐心很好,“想要大树枝繁叶茂,必须修剪腐烂的根系和多余的枝丫。”

    江飞宇为师尊担忧:“可世人不这么看,残杀同门是大忌。楚长老想找人指证您,有了证据就要罢免您的刑罚殿长老一职。”

    “跳梁小丑而已,不必管他。”江楚轻轻一笑,“你现在也是金丹真人,之后的晋级需要领悟的道心,埋头苦修反而事倍功半。传功院缺指导剑修的执教,你有兴趣吗?”

    “我想到刑罚殿帮师尊。”

    “你的性子不适合刑罚殿。”

    “徒儿听师尊的。”江飞宇对权势并不热衷。

    江楚貌似无意地说:“这次易容成你的样子,与一女子乐思忆有一面之缘。以后万一遇到她,不要露出马脚。”

    “是那位晕倒在杀人现场的乐思忆乐小姐?”江飞宇询问。

    “恩。”江楚闭上眼睛不想多谈此事。

    了解师尊脾气的江飞宇马上告退。

    “乐思忆……”江楚喃喃自语。危险必须扼杀在萌芽之中,但想到她替他抗下天雷而无恙,江楚不由得多思虑几分。这次晋级元婴中期引来三道闷雷,下次又将是什么?

    门外刑罚殿弟子传话:“殿主,内事殿楚长老出门访友。据外事殿的师兄回报,楚长老正前往安山。”

    “知道了,下去吧。”

    “是。”

    卫家所在的安山山脉,常年温暖湿润,山间多雾,很适合蕴养灵茶。

    一眼望去,满山的茶树整齐占据山头,似有若无的茶香馨人心扉。茶树需要人精心呵护,茶农身着统一的服饰,在管事带领下作业。给安山增添了不少人气。

    乐思忆新奇地瞧着一切。现在她已是炼气八层,百米之外的事物清晰可见。见到每个山头都有几位修士,用法术滋养茶树。他们每次只能给附近四五株茶树灌输真气,三次法术之间需要休息很长时间。

    难道这是木系法术的正确使用方式?

    怪不得父亲不让她在人前使用法术,低调,做人要低调。

    乐清平很焦躁:“没想到天魔宗的人来的那么快。他们内部争斗,把思忆扯进去做什么!”

    昨天卫景焕打招呼,今天天魔宗的长老就找上门。乐思忆被急急召到主家,乐清平和乐子墨陪同。

    卫景焕用亲切的口吻解释:“今天来的这位楚长老寿元将近,他与江长老不和。他打得主意大家都看得出来。”

    卫景焕瞟了一眼东张西望的乐思忆,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将面临的险境。“同处东大州,卫家和天魔宗维持友好关系,不代表着卫家怕天魔宗。”

    乐子墨很认真地倾听,卫景焕转述卫家最终决定。乐家附庸在卫家之下,没有卫家维护,天魔宗的长老能直接上门抢人。他们夫妻没实力保护女儿。

    哎,这就是修真界,连报警都找不到地方。

    “思忆妹妹,等一下不要怕,楚长老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卫景焕温柔地看着乐思忆。

    你笑成这样,是在演偶像剧吗?乐思忆心里吐槽,你的演技没爱豆好。爱豆撩起人来,绝对把人弄得脸红心跳。

    乐思忆露出酒窝,含笑着说:“您是姑姑的表哥,我理应称呼您一声叔叔。可是您玉树临风潇洒倜傥,我怕把您叫老了,还是称呼您大少爷。随您怎么叫我都成,就是别叫我妹妹,那样乱了辈分。”

    卫景焕眼神暗了暗:“那你怎么称呼我四叔的?”

    乐清平脸色一僵。大少爷和四爷争夺下一届卫家家主之位。两人一直暗斗,今天怎么把话说到明面上了?

    “四叔祖人很好,刚见面就送了份大礼给我。”乐思忆傻笑。

    她醒来时身上的防弹衣不翼而飞。与卫四爷见面时,收到修补好的防弹衣。一千万买来的秘方就这样没了。看在他顺手救了他们一家人的份上,叫声‘叔祖’磕碜他。

    乐思忆心里分得很清楚,她是江飞宇救的;她调走了最厉害的金丹后期高手。法宝自曝打伤几个,老爸在战斗中晋级金丹后期,又解决了几个。卫四爷来得时候,爸妈已经扭转战局。

    现场活着的杀手都被卫四爷带来的人杀了,这次事件估计要成为罗生门,肯定是查不出来,查出来的结果她也不信。总之,他们一家被暗杀,卫大少和卫四爷都有份。

    他们还想打她主意?没门,窗都没有!

    卫景焕放声大笑:“真想看看四叔当时的脸色。”虽然他们是叔侄,实际年龄相差无几。

    “大叔。”乐思忆叫了一声。

    “?!”卫景焕一愣。

    乐思忆从储物戒指中取出水玉镜,踮起脚,举到卫景焕面前说:“四叔祖当时的表情和您现在一样。”

    “思忆!”乐子墨虎着脸,今天还需要卫家大少帮忙,收敛一点。

    卫景焕捏捏她的脸,慈祥得像一位长辈:“思忆今天乖点,我也送份大礼给你。”

    乐思忆揉揉脸,卫大少和卫四爷都不是省油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