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定居修真界 > 章节目录 第4章 顺风车
    一瞬间的变故让见多识广的‘江飞宇’有些发愣。挨过三道闷雷后,体内的元婴从虚像凝为实体,他知道这次的雷劫过了。

    他躺在地上无声地笑了,他活着,越活越强大。

    摊开手掌,掌中的命运线上多了几道纹路。即便挺过这次,以后他将面临更加凶险的未来。

    眼神晦暗不明盯着趴在胸口的乐思忆。神识扫了一遍,发现她仅是晕了过去,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小小炼气士挨了闷雷竟然毫发无伤?

    这是天意吗?望向天空,握紧拳头,他的人生只能由他自己掌握。

    此时,他连推开她的力气都没。现在最重要的是稳定境界。

    雷劫过后,此地的灵气异常浓郁,他躺在地上,引动灵气进入体内。元婴真君吸收灵气的速度极快,四周的灵气形成一个漩涡冲向他。

    也有一部分灵气进入乐思忆的体内。搭上元婴真君晋级的顺风车,乐思忆也同时晋级。从炼气三层直接跃到炼气八层。

    ‘江飞宇’得到灵气滋养,体内的元婴开心地动了动。暂时恢复了一些,他急需找安全的地方稳定境界。

    空气有波动。他把乐思忆甩开,使用隐匿符隐藏起来。

    来人正是追踪乐思忆而来的黑衣人。见到乐思忆使用上品瞬移符,他全力追击,冲到百里之外。没有发现她的身影,急忙寻找。乐思忆不死,他无法回去交代。

    千算万算,没想到乐思忆这么差劲,可瞬移百里的上品瞬移符,她最多移动了3里地。让他白跑那么远。

    乐思忆趴在地上,地上死了一堆天魔宗的人。黑衣人查看,其中死去的一位他认识,是天魔宗的执事,有次切磋,他百招之内败于他手下。

    天魔宗的人怎么死在这里?连死了数十位金丹真人,即使是排名第二大的门派,也是极大的事情。必须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黑衣人挥剑刺向乐思忆心口,而一把剑无声无息从背后刺入。黑衣人直直倒下,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江飞宇’显出身形,看也不看死去的黑衣人。他拿出阵旗,在乐思忆身边布置简单的防御阵法。

    “我们扯平了。”冷冷抛下一句话,他消失在此地。

    乐思忆睫毛颤抖,在他修炼的时候,她就醒了。她认出眼前的人,是今天下午撞到的那个很像爱豆的修士。

    她继续装晕,撞了他就飙杀气,趁他晋级时搭车,还不被他拍死?

    黑衣人追来时,她松了一口气,最强大的杀手被她引开了,爸妈能逃出去吧?

    没想到,像爱豆的修士会救她,还在她身旁布置了防御阵法。

    最后那句‘我们扯平了’,和电影中爱豆说得一模一样。爱豆,知不知道修真界和你长得很像的人,也和你一样酷呢。

    一系列的变故让乐思忆彻底晕了过去。希望爸妈能平安。

    乐思忆闻到被红烧肉的香味。那块没吃到嘴的红烧咕噜肉,让她死也不能忘怀。是她产生幻觉了吗?

    乐思忆惊起,映入眼前的是一张雕花大床,四周挂着丝绸幔帐。好奢侈,丝绸好贵,她都不舍得定制丝绸衣物。

    撩开幔帐,房内一水的紫檀家具。她被梳妆台上的镜子吸引,一面用水玉做成的镜子。水玉,也就是地球上的水晶,天然水晶打造的镜子,与玻璃一样清晰。

    乐思忆想把玻璃带到修真界,被一个天雷直接打碎,她也躺了一天才恢复。

    摸着自己的脸颊,四年没吃肉,也没让圆润的脸瘦下来。

    自从修炼之后,皮肤变得吹弹可破,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光滑洁白。甜甜一笑,大大的眼睛醉人的酒窝,真是太可爱了!

    诱人的香味越来越浓,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乐思忆收起自恋,推开房门,随着香味寻去。

    一进的小院中,只有她一人在。走出小院,顾不上欣赏迷人的景致,她绕过花园,来到另一座院落。

    院里传来父亲熟悉的声音,乐思忆飞奔,看到一身锦袍的父亲站在院中。

    检查父亲胸口没有伤口,她趴在熟悉的怀抱里,抱着父亲的腰放声大哭。

    乐子墨轻轻拍着女儿:“不哭,不哭。爹没事,你娘也没事。”

    乐思忆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父亲。

    乐子墨用手指拭去她眼角的眼泪,着重提醒:“‘爹娘’都没事。”

    回到修真界,父母让她改称呼。叫了十六年的爸妈,突然改口称爹娘一点也不习惯,她还是把爸妈挂在嘴边。他们一家三口一直居住在偏避的地方,四周没有邻居。爸妈也就没在要求她改口。

    乐思忆转头,父亲身旁站着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修士的外貌是他筑基时的相貌。如果五十岁筑基,相貌停留在五十岁。修真界共有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大乘五阶段。每个阶段又分为前期中期后期三个境界。

    普通人不过百年寿命,筑基期两百年,金丹期五百年,元婴期一千年,出窍期两千年。如果筑基期修士到时限没能晋级,他的面容会迅速老去。

    所以修为高深的,看上去都很年轻。面容看上去年老的,不是资质不好就是寿命时限到了。

    “思忆,叫爷爷。”乐子墨提醒女儿。

    乐思忆露出可爱的酒窝:“爷爷好。爹经常提到您,今天终于见到您了。我是思忆。”卖乖是思忆的拿手好活。

    乐清平,乐宁唯一的儿子乐子墨的父亲,慈祥地望着孙女:“好孩子,这次受罪了。这是爷爷给你的压惊礼。”

    “谢谢爷爷。”乐思忆接过储物袋,直接收入储物戒指。

    乐清平皱了皱眉,对儿子非常不满:“难怪被人堵在家门口都不知道。储物戒指是上品法器,你就这样给思忆,不被人盯上才怪。”

    乐思忆问:“是因为我才被杀手找上门的吗?”

    乐清平摸摸她的头:“思忆,很多修士喜欢杀人夺宝。出门在外,一个小小的举动,就会招致杀身之祸。”

    “修真界好可怕。”乐思忆对老爸眨眨眼,“我已经炼气八层,马上就能筑基了。以后我会保护我自己的。”

    像爱豆的那位修士,真是好人啊!这个顺风车搭得太爽了。等她筑基了就回地球,时常回来看看父母,反正这里住一天,地球不过一小时。

    “乐子墨,你想害死你女儿吗?”乐清平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