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虚天传说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力敌元婴(二更)
    巨大的木船歪斜着静静的停在永安街上,夜色衬托下,宛若是一只蛰伏的庞大妖兽,此刻的安静,只是为了接下来致命的一击。

    场面忽然陷入一种诡异的对峙之中。

    洪天成这一方,主持大局的鬼哭老祖和妙玉道姑一直都没有现身,不知打了什么样的主意,而木船那一边,同样是舱门紧闭,没有一个人露头,除了还活着的几个护卫跳上了木船之外,就没有别的作为了。

    难不成要一直这样下去?

    洪天成忍不住好奇的想道。

    然而,局势当然不会就这样持续下去,卢武尚今夜必须死。

    怀揣着这个目标,鬼哭老祖和妙玉道姑陡然现身了。

    “嘿嘿,老朋友,别躲了,出来吧!”

    走到木船前边,鬼哭老祖阴鸷的笑了笑,扬头喊道。

    仿佛是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木船中才传来一声重重的叹息。

    木船的舱门倏然而开,一个雄壮的人影昂首挺胸,龙行虎步的走了出来,而他的身后还跟这个一个干瘦的男子,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狐媚女子。

    洪天成举目望去,发现为首走出来的正是卢武尚,他身后的则是同为宗老会宗老之一的陈登,至于那狐媚女子是谁,洪天成就不清楚了。

    不过,看鬼哭老祖和妙玉道姑突变的脸色,显然很意外那女子会出现在此地,或者说,他们对那狐媚女子十分忌惮。

    “呵呵,老朋友,没想到啊,你居然真的向我动手了。”

    卢武尚盯着鬼哭老祖,有几分愤恨的说道。

    “你我分属不同,早晚有此一战,你应该早有预料才对。”

    鬼哭老祖不为所动,神色如常的回道。

    “嘻嘻,卢堂主,废话还是不要多说了,时间有限,早点打发他们上路吧!”

    狐媚女子妩媚一笑,用手指卷着一缕头发,用一种甜得发腻的声音说道。

    “妤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怎么,以为我们两人就奈何不了你们三个了?”

    妙玉道姑走前一步,冷声一笑,不落下风的说道。

    “是啊,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妤娘柔媚笑着颇为感慨的说了一句,玉臂一挥,一条长约三丈的青色薄纱陡然绷的笔直,朝着妙玉道姑打去。

    妙玉道姑早有防备,稍退两步,手一翻,一张金光灿灿的符箓瞬息化作一道斤茫,击在青色薄纱之上。

    青色薄纱登时呈现出波浪状的扭曲起来,妤娘身形一动,倏然消失在了原地,紧跟着出现在了妙玉道姑的丈许之外,一抖青色薄纱,旋转成螺旋状,再次击向妙玉道姑。

    妙玉道姑双手一动,取出数十道符箓丢入空中,光芒闪动中,瞬间化作一只只铁嘴银爪的灰黑的雀鸟,向着青色薄纱扑去。

    洪天成此刻才知道,妙玉道姑竟是一个符修。

    “好了,老朋友,别干看着了,我们也来玩玩吧!”

    卢武尚活动了一下四肢,嘴上说着,已经取一柄方天画戟握在手上。

    身影一动,在空气中留下一连串的爆音,卢武尚几乎瞬间就到了鬼哭老祖的面前,方天画戟一挥,毫不留情的斩向鬼哭老祖的脖颈。

    鬼哭老祖体态枯瘦,脖子细的跟一根树枝使得,哪里肯让方天画戟碰到分毫,全身罡气一展,身形暴退十多米。

    卢武尚哪里肯让他走的那么容易,方天画戟一抡,直接打向鬼哭老祖的胸口。

    鬼哭老祖一举鸡爪般的手,竟直接向方天画戟抓去,那模样好似是想自动送上门想要毁掉那只手一般。

    卢武尚可不觉得鬼哭老祖这是自寻死路,不敢触碰那种手,一抖方天画戟,划了一圈,躲过鬼哭老祖那只手,收回身边。

    鬼哭老祖“嘿嘿”一笑,手一伸,整只手臂瞬间被一片黑光笼罩。

    鬼哭老祖隔空一挥手臂,黑光骤然延长丈许,变作一只鬼爪,向卢武尚抓去。

    卢武尚一举方天画戟,毫不退让用力刺向鬼爪,准备硬拼这一击。

    而另一方面,陈登身形一动,已经向着洪天成那么杀去。

    这天罗地网阵可不仅仅是困敌那么简单,只是此刻阵法的力量不足,还未全面展开,若是不尽快杀了布阵之人,等阵法积攒起足够的力量,倒霉的就该轮到他们三人。

    陈登有着元婴期的修为,可不是洪天成他们这些筑基期单人能够顶得住的,一干人等几乎瞬间结成一个简易的战阵,联手推出一片金光击向陈登。

    这是早已商量好的应对方法,众人做起来自然是流畅无比。

    陈登没想到一群筑基期竟敢抢先向他动手,猝不及防之下,登时被金光逼退。

    就在这时,安定门城楼之上,又是一道粗壮的光柱瞄准陈登打了过来。

    陈登此刻身形不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的,只好一挥衣袖挡在身前。

    “轰!”

    一声巨响,映照了半个天空金光下,一个人影狼狈的飞了出去。

    三号从众人中飞脱而出,跃入空中,双手如抱球般拢在胸前,一柄金光闪闪匕首在其掌心飞速旋转着。

    “去!”

    三号一声轻喝,匕首登时迅猛的飞射而出,速度之快在空中仅留下一个淡有似无的影子。

    仿制奇宝!

    洪天成眼光毒辣,一下就认出那柄金色匕首跟他手中那把名叫“狼镝”的长弓一样,都是奇宝的仿制品。

    确实,对付陈登这种元婴期的大高手,普通的法器根本伤不了他,也只有仿制奇宝能够有点效用。

    陈登果然对金色匕首多有顾忌,不敢硬接,卷起罡风挡在身在。

    没想到,那匕首竟不惧罡风之威,瞬间穿透罡风,去势不减的刺向陈登。

    陈登眉头一皱,瞬间明白这匕首大概专破罡风这一类的护体气劲,当下不再犹豫,手一翻,一柄青光闪闪的飞剑落入掌心。

    一撩,一挑,光火四溅中,飞剑斩在了匕首之上,顿时将其击飞出去。

    一击得手,陈登正暗自得意,十多道光箭却急若流星的飞射而来。

    陈登一挥手中飞剑,在身前布下层层剑气,试图挡下光箭。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安定门的城楼之上又是一道光柱向他撞了过来。

    陈登不知道那光柱到底是什么东西打出来的,但却明白能发射这等威力的光柱,肯定是一种战略级法宝。

    相较而言,光柱的威胁自然更大,陈登不得不转移防御重心,来抵御光柱,至于光箭,他是顾不得了,只能依靠护体罡气去挡了。

    然而,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他的确是挡下了光柱,可护体罡气也同时被光箭撕成了碎片。

    护体罡气被打散本不是什么大事,可要命的是,一支足有十丈长的光箭却在这个时候带起连片的破空尖啸声飞射而来。

    陈登这个时候对光箭的威力心中已经大概有数,知道这一箭足以毁了他的肉身。

    无奈之下,陈登一咬舌尖,不惜自损修为的喷出一口精血。

    精血变作漫天的血雾裹住陈登化作一道虚无的血红色影子,瞬间遁出百丈。

    光箭一击落空,落在地面之上,惨烈的爆炸中,硬生生的轰出了一个三丈余的大坑。

    陈登站在百丈外,脸色苍白的喘息起来。

    血遁之术虽然快捷,但却最耗修为,这一下他可是损失不小,没有数年苦修甭想重回巅峰了。

    不过,这一下,也彻底点燃了陈登内心的怒火。

    想他陈登修道六百余年,竟然在几个年岁加起来才刚刚够他零头的筑基期小辈手下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怎能让他不怒火中烧。

    然而,尽管心中怒火高涨,可陈登的头脑却异常的清晰,知道眼前这些小辈每一个都大有来历,手中宝物又厉害,绝不是什么什么随随便便能够打发的普通修真者。

    眼中寒芒一闪,陈登收起轻视之心,紧紧握住手中那柄青色飞剑,凝神屏息的看着洪天成等人,缭绕在周身罡气冲天而起,震动的空气都哀鸣起来。

    接下来可就难了!

    洪天成吞了一下口水,心中不由的起了一丝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