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花眼 > 章节目录 37.chapter 37
    此为防盗章  “这倒是, ”姚澜赞同地点点头, “今年冬天确实比去年冷。童童都吵着不肯起床去上幼儿园,淘气死了。”

    姚澜大学毕业就嫁人, 博士没毕业, 家里小孩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

    “童童还小,我倒觉得小孩儿淘气点儿才聪明呢, 我小时候也特别淘气。”程意意搭腔,起身接水的当儿,拿出几张票放在姚澜桌上。

    “这是欢乐谷的票?”姚澜惊呼。

    “学生给的,”程意意笑着应她,声音温和又真诚, “童童不是吵着想去吗?”

    “这怎么好意思呢,这几天欢乐谷的票可不好买。”姚澜面色动了动,还是把票推过来,“意意, 还是你们年轻人自己留着去玩儿吧。”

    欢乐谷是g市一座大型主题游乐园,平日里都一票难求, 更别说眼下将近年关。

    “三张票,刚好够澜姐你们一家三口去, 孩子不是早就想去了吗?”程意意温声劝:“再说这助教的工作还是澜姐您帮我介绍的,都还没来得及谢您呢。”

    这话说得人心里妥帖,姚澜笑起来, “哪里就是我的功劳了, 要不是你有能力强, 人家也不会收。”

    言语间已经松泛了许多,程意意顺势把票推了回去“反正我一个人,没什么好玩儿的,再说也抽不出时间。孩子叫我一声阿姨,就当我这个阿姨送给童童的礼物了。”

    这次姚澜没再推拒,收下了票,只是又忍不住轻笑道,“真是一点儿都想象不到你小时候淘气的样子,童童长大哪怕能及你一半儿,我做梦都能笑醒。”

    “快别逗我了,澜姐,童童像你,能差到哪儿去……”程意意又笑着搭了几句,哄得姚澜眉开眼笑,心底却又真真实实叹了一声。程意意的双商是真高,长得漂亮又肯努力。别说是一半儿,就是童童及得她十分之一,为人父母,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程意意确实聪明,最要命的是,她深谙自己的优势。

    也不知道她自小打哪儿来的机灵劲儿,但凡她愿意,轻而易举便能讨好每个大人。桃花眼弯弯,甜甜地叫唤一声,大人便能甜到心底去。

    那时候的程意意从不刻意掩饰自己的天性,长得漂亮的孩子总容易让人多心疼几分,只要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即便知道是颗小魔星,也没人舍得罚她。

    不过这样的脾气的人通常不太讨同龄人喜欢,程意意就是在初中时候被人一巴掌打醒,学会收敛锋芒的。

    上了初中,程意意发育得早,一抽条便从众多少女中脱颖而出,纤细的腰肢如同摇曳风中的嫩柳,精致无懈可击的五官,甜美的虎牙,惹得一众青春少艾的小伙子蠢蠢欲动。

    她的抽屉常年塞满情书,那时候初中部的走廊里甚至经常有慕名而来的高中部学长。如果不是他们从窗外过时每每伸长脖子,程意意也许真的会相信他们只是路过。

    程意意只管收下抽屉的礼物和情书,却又不会和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交往。这些情书的主人是谁她对不上号,也不关心,她只享受这种被别人喜欢的感觉。这一来,便惹出了祸端。

    不知是谁给她递的情书被女友知道了,那个高三的大姐大领着手下一干人把程意意从教室叫出来,拎到高中部的天台上去教训。

    一群比她高比她壮的学姐要她退还那几封情书,还要逼程意意低头认错道歉,提了一堆过分的要求。

    退还情书也就算了,可这件事情,程意意不觉得自己错了,她又不是神,哪里管得了别人给不给自己写情书。

    不肯道歉认错的后果是,被人架着四肢,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耳光。

    清脆响亮。

    那一耳光她的印象极深,羞耻而又屈辱的。

    而最让她受伤的不是被招呼的这一巴掌,而是,教室里坐着的和她每日相处的同学,眼睁睁看着她被带走,没有一个人去通知老师,或者用其他的方法帮她一把。如果不是最后有人帮忙,她可能连衣服都要被那一帮人扒干净,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平日里她的人缘看起来不差,在从前就是为了她父亲,也多的是捧着她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倒是花团锦簇,可真正的朋友,她一个也没有。

    这些□□而难堪的现实,在父亲落马入狱之后的第一个月,对她露出了冰山一角。

    吃了这么大一个亏,程意意开始深深反省自己。

    其实她有能力笼络交好身边每一个同学,可那是在程意意愿意花功夫的基础上。对着同龄人,她经常有着智商上碾压的优越感,所以从不肯真的思去与人深交。简单一句话概述,大概就是中二期加公主病。

    领头打她的学姐最后被开除了,而那种屈辱感却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身体里,程意意的中二期也结束了。吃一堑,长一智。她从此学会了放下架子习惯□□好身边每一个人,谁知道这些人哪天就用上了呢。

    她本来便嘴甜,赞美的话就像不要钱似地往外蹦,有时即使说得违心,也能脸不红心不跳。一双桃花眼看人时总是叫你觉得真心诚意,而且往往能说到人的心坎儿里,偶尔施与小恩小惠更是让人们受宠若惊。

    家中变故之后,便是这一巴掌教会了她谨慎圆滑,与人交好几乎成了本能,从不留人话柄。但凡提起她的同学师长,没有人不交口称赞。久而久之,没人再记得她最初的性格。

    姚澜很有几分知识分子的清高,对人的防心与警惕都不低。她和程意意的导师不同,oss不一样,按常理,除去同在一间办公室,两人应该再没什么交集。

    可程意意是谁?但凡她花了心思,便显少有笼络不到的人。没到研究所几天,姚澜已经能热情地邀她回家做客了。

    科研所在读博士的津贴算是行业内最高,但也仅有一千五百块。加上导师给的五百,学校发的三百,程意意每月的基本工资是两千三。在g市这样高消费的地方,不赚外快仅靠这点津贴是根本活不下去的。

    其他人的导师还会从企业手里接些项目,分给手底下的学生们去做,若是遇到运气好的时候,每个月也有一大笔进项。程意意可没那么好的运气,她和肖庆的boss是整个研究所最刚直醉心于学术的导师,根本不屑那些阿堵物。

    肖庆家里环境好,时不时帮衬补贴,过得轻松。程意意就惨了,初来的时候,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天天都是素包子素馒头,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研究所还提供宿舍,免去了房租这一大项开销。

    姚澜的丈夫在g大任着一官半职,姚澜大概是见她可怜,实在不忍,便帮她介绍了一个助教的活。因为主讲的客座教授是g大特聘,一般都在周末讲课,这刚和合了程意意的时间,她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教授每讲一堂课是两千块多,指甲缝里漏一点,程意意每堂课也有了两百块的津贴,每星期两堂课,一个月下来也有小两千。

    虽然还是微薄,可天天泡在实验室穿白大褂的人不需要添置化妆品和衣服,四千块节俭一点,还能有结余。

    也正因如此,她对姚澜是说不完的感激。

    不过助教这工作看着简单,只需要周末兼职,但实际操作起来也需要耗费大把的时间。

    每周不仅需要逐一收发检查学生作业,还要提前准备教授的课程内容和教学资料,登记成绩整理教学档案……这些事务琐碎而繁杂,不费什么脑力,却费体力,多得让人烦躁。

    白瓷杯里新接的热水冒着氤氲的热气,程意意揉了揉酸涩的眼眶,关掉完成的电子档案,端起杯子来稍稍抿了一口,又抬头去看墙上的时钟。

    分针指向八点半。

    程意意正襟危坐,给肖庆发了速回的消息,又将做好的实验报告一一规整,确定没有遗漏,才把目光移向那静悄悄的门口,心也提起来几分。

    下一秒,门开了。

    进来的却不是冯教授,而是姚澜的同门小师弟郑宽,他一进门见程意意如临大敌的模样便笑起来,“又瞎紧张了吧。”

    同在一间办公室,郑宽的年龄是几个人之中最小的。因为跳过级,比读书早的程意意还要小一岁。小鲜肉身材挺拔欣长,眉眼清俊,一向极得他的导师喜爱,自然不能切身体会程意意的感受。

    程意意有气无力地摆摆手,“别闹,我老板快到了,你站那儿一会该挡到他的路了。”

    这次郑宽听话地挪开,刚落座,冯教授果然到了。

    “程意意。”冯教授站在门口叫她一声。

    程意意立马站起来,恭敬行了一礼,“老师。”

    “拿上我之前布置的作业和这几天所有的实验资料,两分钟之后到办公室找我。”

    冯教授已经70来岁,身材高挑清瘦,颧骨略有些高,头发花白却精神矍铄,紧抿的唇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深不可测的威严。

    “是。”

    停顿片刻他又问道,“肖庆呢?”

    “师兄他在实验室守了一夜,刚刚去洗漱了,我会通知他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