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36.chapter 36_桃花眼_陆丰小说网
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花眼 > 章节目录 36.chapter 36

章节目录 36.chapter 36

 热门推荐:
    此为防盗章

    “可那是助教做出来的题, 旅游赞助也应该…”陶乐忙道。

    “可我在医院, 哪也去不了啊,”程意意轻声打断她, “一开始就说好了帮你通关才做的题, 旅游自然也是你去。”

    “助教您在医院?”陶乐惊呼一声。

    “恩, 前几天不小心摔倒受了伤。”程意意解释, “所以真的没办法去参加下一期节目。”

    “那怎么办, ”陶乐有点慌, “我刚刚没经过您的同意就把您的联系方式给节目组了,我以为……”

    “没关系, 要是他们打来电话, 我会跟他们说清楚的。”

    ……

    陶乐的电话挂了大概半小时, 的节目组果然打来电话。

    是国内首档科学类脑力竞技真人秀节目, 也是为了国内外多所顶尖大学选拔组建超级大脑人才库, 靠山强硬,节目制作费充足。

    策划团队在从陶乐那边获取程意意的联系信息后,便从程意意助教的身份着手,一路挖出了她的简历。

    不负节目组众望的,程意意的确是个天才。

    从档案中来看,程意意崇文时期曾经做过国际标准版iq测试, 记录已经不大详尽, 但120分以上肯定是没跑的。

    国内顶尖大学崇文的本科, 一路从未断过国家级奖学金, 留学时更是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资助, 成功拿到了帝国理工的生物工程硕士学位,现在考入中科院攻读博士。

    本科至今已经发表过十余篇论文,其中甚至还有一篇在这样的顶级学术期刊上刊发。而做到这一切的程意意,却年仅二十五岁。

    学术派,履历优秀,知识的迁徙力强悍,话题性与争议性都足够,总策划看着档案中程意意的一寸照,当即拍板,不惜代价一定要把她请上节目来。

    然而这些,程意意却是不知道的。电话中,她婉转拒绝几次,节目组却一再让她重新考虑,可以为她推迟录制,听闻她人在帝都,甚至还提出要上医院来探访。

    程意意反复说不通,也觉得有些恼,干脆利落直接挂了电话。

    她显少把事情做得这样直接不留情面,大概是在医院住了几天,闷得真的有些烦躁了。

    手机挂断后依旧亮着屏,网页停留在微博的热搜页面。

    热搜前三里便有两条是关于影后宋安安的。

    程意意出国前,从没听说过宋安安这个人,回国的时候,大街小巷已经铺天盖地是她的海报。

    风光无两的新晋影后。

    热一是宋安安新电影上映。

    热二是宋安安和顾西泽恋情重炒。

    程意意烦躁地翻过手机不再看。

    把一旁打扫病房卫生的看护阿姨唤过来搀她从床上坐起来。

    其实程意意的伤口除了有些痒已经不似最开始那样疼了,只是行动间还会头晕,大概是撞击的后遗症。

    她本来不打算请看护,但肖庆是g市人,将近年关,程意意也不愿见他继续留在帝都医院陪她,干脆找了个看护让他放心,然后态度强硬把他赶回去过年。

    “程小姐,要上厕所吗?”

    程意意摇头,借着她的力道起身,“我想洗头…”

    从受伤以来她已经好多天没洗过澡,身上还能每晚用热水擦一擦,头发医生却一直不让洗,但程意意已经实在无法再忍受。

    不能洗头对她来说简直是酷刑。

    “不行呀,程小姐……洗头伤口总会沾到水的,医生说现在沾水会感染……”看护急道。

    程意意已经扶着墙走到卫生间门口,半只脚踏进了卫生间,哪里还肯罢休,“阿姨,头发太脏也是会感染的,可能比洗头感染的还快。”

    “不行呀…程小姐,我笨手笨脚的,洗不了,让你的伤口沾太多水就不好了……”

    “没事——”

    “我来吧。”

    程意意的话一脱口,便被身后来人的声音打断了。

    顾西泽。

    他近一米九的身材高大又挺拔,一站,几乎把病房门堵住了。

    程意意的视线落在他身上。

    他的西服像往常一样一丝不苟扣到最后一扣,正装不见一丝褶皱。但不知怎地,程意意总觉得他看起来很累。

    大概是因为他眼下淡淡的青影?

    顾西泽是不容易有眼圈的体质,若非一连熬几天夜,是不会有这样明显的青影的。

    程意意不自在放下扶着卫生间门框的手,“阿姨帮我就可以了。”

    “程小姐,我真的不行啊……”程意意话音刚落,看护便拆了她的台。

    “我来洗。”顾西泽发声,带着不容拒绝的威慑力。

    顾西泽调好热水,程意意坐着他搬来的椅子,双手搭在洗漱台,埋头,热水便冲到了发间。

    久违的温度舒服得几乎要让她颤抖,浑身的毛孔张开来。

    他的大手在她的发间摩挲,让热水完全将她的头发打湿,又小心地避开了受伤的地方。

    整个卫生间里只有水龙头出水的声音,弥漫着洗发水的香气。

    “西泽。”

    程意意突然开口叫了他一声,声音很轻,几乎要淹没在哗哗的水流里。

    这还是重逢之后程意意第一次唤出他的名字。

    顾西泽的手微颤了一下,很快又不着痕迹重新动起来。

    “恩。”他强自镇定地低低回应。

    这一声,隔了整整五年。

    程意意的头埋在洗漱台间,看不见顾西泽的神情。不然她一定会发现,顾西泽的眼底在泛红。

    众人眼中无所不能顶天立地的顾西泽,眼眶在泛红。

    人的情绪真是这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总是与理智背道而驰。

    有时候明明他已经觉得自己的心足够坚硬,可程意意仅仅是这低低的一声唤,便让他忍不住心软,忍住不去回忆,忍不住去想象,她这五年有没有吃过苦,有没有受过伤,过得好不好……

    顾西泽一生最大的跟头,就是跌在了程意意的身上,伤口深刻,搅得五脏六腑几欲撕裂,时间也难使其愈合。

    可最好的回忆,却也是程意意带给他的。

    从十八岁开始,第一次心跳第一次亲吻,第一次深拥,第一次交颈而眠。

    所有的心防,都在她这一声低唤前,土崩瓦解。

    “谢谢。”程意意接着说。

    感受着他的指尖穿梭在自己的发间,怕挣到伤口,力道轻柔,有些痒,却舒服。

    “你从前不是有很多话,现在就只会这一句了吗?”顾西泽的声音有些硬。

    他打开水,开始冲洗发水揉起来的泡沫。

    其实程意意有很多话,可她心里酸涩得要命,话涌到喉咙边,却都觉得不妥当,不知道真正该说些什么。

    泡沫顺着流水,沿着她的发丝,冲进下水道。

    她轻轻叹了口气,终于说出了凝于唇齿间的三个字。

    “对不起。”

    她的脖颈埋得已经有些酸了。

    顾西泽没有应她,关了水龙头,将她的湿发绕开伤口,分成两边拧干,将程意意的头扶正,这才开口。

    “你觉得你错在哪里?”

    洗漱台前便是镜子,程意意不用回头,也能在镜子里看到他的眼睛。

    幽暗深邃,却极认真。

    程意意不敢再看,低头。

    “错了很多。”过错方总是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程意意这一句还是低极了,如同小孩犯错时候的嘟囔。

    “我要听详细。”

    “最开始,我就不应该撒谎。”

    程意意抬头从镜中看了他一眼,又飞快低下了头。

    他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即使撒了谎,后来的五年里,我有无数次可以把真相告诉你,可是我没有。”

    她没有,她总是心怀侥幸,直到顾西泽接到了倪茜给她打来的电话。

    她的谎言猝不及防被撕开。

    “接着说。”

    “不应该离开帝都,一声招呼也不打…”程意意觉得自己的鼻子越来越酸涩,她的眼泪几乎要不受控了。

    在那之前,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要离开帝都去留学,直到顾西泽发现了一切。

    她太害怕了,曾经的包容与爱都变成厌恶与憎恨。

    她会崩溃。

    那还不如干脆躲得远远的,在一切发生之前,她先将他丢弃出自己的生活。

    可即使她占据主动离开帝都,同样过得糟糕极了。

    她总在夜深人静时候被噩梦惊醒,想起顾西泽最后对她说的那些话。

    工作日呆在实验室,周末去做兼职。她让自己的生活忙碌得像个上了发条的陀螺,只有这样,才能一躺下就沉沉地睡过去。

    不再回忆关于帝都的一切。

    “还有呢?”顾西泽的声音轻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