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34.chapter 34_桃花眼_陆丰小说网
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花眼 > 章节目录 34.chapter 34

章节目录 34.chapter 34

 热门推荐:
    此为防盗章

    他帮程意意撩了撩额角的碎发, 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来, 放回床边。又拿出吹风机, 插上电源,替她吹头发。

    心照不宣的,这一刻,两人都不再提从前的事情。

    直至头发吹干, 他又重新将她的长卷发分成两半编起来。

    这次顾西泽明显熟练得多,两条辫子很快编好, 被皮筋利落地扎起。怕扯疼程意意的伤口,他便特意扯松一些, 看起来颇有韩式辫子的慵懒美感。

    辫子是挺好看, 可编起来,被剃光头发的那一小片头皮便也露出来, 还没拆线, 上面盘踞着一条可怕的疤痕。

    程意意见顾西泽盯着看,不自在地把后脑转朝一遍。

    “很丑吧?”

    “别动。”他按住她的头, “不丑。”

    骗人, 怎么可能不丑呢。

    程意意想着, 却还是乖乖将后脑转了回来。

    顾西泽拿出准备好的碘酒, 用棉签细细涂在疤痕周围。不管洗头时候再怎样仔细地绕开伤口, 但始终是还没拆线, 用碘酒消一遍毒, 也能将感染的风险降到最低。

    不管程意意相不相信, 他却知道自己没有说谎。

    他大概得了一种叫审美障碍的病, 他见过程意意最狼狈的样子,却始终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他对美的感知起源于程意意,再后来,他便将她作为了衡量一切女人美感的标准。

    哭要像程意意一样,眉毛轻蹙,眼泪含在眼眶里,眨眼的时候掉下来,不出声,便向你倾诉了她千言万语的愁绪。

    笑起来也要和程意意一样,眉眼弯弯,脸庞泛着柔光,亲和力如同春天里将人融化的阳光。

    就连此刻,她面色泛着不健康的苍白,唇色暗淡,头发被他编成了凌乱的麻花辫,甚至后脑还裹着纱布,他也一点不觉得难看。

    因为他知道,她的头发顺滑带着他喜欢的香气,她的唇瓣柔软又甘甜。

    她的身体里,住着他爱着的灵魂。

    她在他还没有觉察的时候,不安分地一点一点入侵他的生命,又在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抽身离开。

    可在一处的千百个日夜,她早已渗透进他生命的脉络里,纵然她不愿,又能叫他怎样才能轻易地将她与他的人生分割开来。

    他渐渐明白,自己大概是疯魔了。

    他完美的人生里,有了一个不完美的程意意。

    顾西泽的眼帘垂下,只看向那伤处,也藏住了万千情绪。

    他细致地擦完,又将纱布仔细贴好。

    “要睡会吗?”

    程意意其实不困,她的头虽然有些晕沉沉,可却清明极了。顾西泽这样问,她便也把眼睛温顺地闭上。

    顾西泽帮她抚平被角,才走到窗边压低声音,接通早已震动多时的电话。

    这通电话打得很长。

    程意意隐隐能听到是关于董事局换届选票的事情。

    电视上已经报道了许多天,程意意也多少清楚一些。

    这是十几年来顾氏高层最大的变动,顾西泽的父亲即将卸任董事局主席。如果没什么岔子,等票选结果出炉后,顾西泽便不仅再是顾氏的ceo,还即将成为新一任的顾氏董事局主席。

    这个兴盛百来年的鼎盛家族,将迎来他最年轻的主人。

    顾西泽做事从来谨慎而滴水不漏,他能在她面前接通这样隐秘的电话,算是将信任重新交到了她的手上。

    她这个骗过他的人…

    程意意轻轻掀开了眼睛,看着不远处窗前男人的背影。

    明灭的光线里,他的身影如同当初一样的欣长挺拔。

    不同的,大概是…他的肩膀已经宽厚而坚毅,他的锋芒尽数收敛沉淀,他长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他的肩不再只有她一人依偎,而是要切切实实地肩负一个家族的兴衰,承载一个企业的明天,给千千万万人一个未来。

    她垂下眼眸,无比清醒地意识到,他们之间,实际上已经整整隔了五年。已经陌路五年的两人,忽略分离的生疏与含混过去的矛盾,突然重新有了拥抱与亲吻。

    可是,现实真的能如想象一般回到过去吗?

    程意意突然茫然起来。五年实在太长了。

    足够让一个寂寂无名的十八线小明星红得发紫,足够让曾经亲密无间的人生出隔阂彼此猜疑。

    她不再是念书时候万众瞩目的校园女神,而成为了研究所最底层津贴不超过两千块的在读女博士。

    他也不再是年少时陷入热恋的十八岁小伙子,不再是无底线无条件放下所有事情去将就她的顾西泽。

    她张大眼睛,看着空白的天花板,放空心绪,却越发觉得心中反反复复,再难安宁。

    顾西泽在窗边挂了电话,转回身,程意意已经扶着床沿重新坐了起来。

    “睡不着吗?”他把手机放回西服的外套。

    “恩。”

    “想出去走走吗?”

    程意意抬头看看虚掩着的门,摇头。

    他便也不再勉强。

    他最清楚不过,程意意打小爱漂亮。

    从前念书时候,有段时间她喜欢上了露脚踝的九分牛仔裤。为了漂亮,她这样怕冷的人,便是到了冬月,也仍然一点不听劝,执着地要穿九分牛仔露她那截纤细白嫩的脚踝。

    即使出门走走有助于伤口恢复,但叫她这样顶着纱布不修边幅出门,教人看见,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从果盘里拿了水果刀,顾西泽在床头的椅子上坐下来削苹果。

    他修长的十指翻转间,果皮薄厚均匀地一圈连着一圈打旋落下来。

    看起来再清闲不过。

    可程意意知道,他这样清闲地陪她一会不知道要堆积起多少事情。不说张仪也提到许多次,年底这段时间来顾西泽忙到一馈十起,家里书房都当成了卧室睡。

    “我自己看电视,不用管我了,”程意意想了想,还是轻声把话说出口,“你去忙吧。”

    顾西泽的整个苹果正好削完,听到程意意说话,他也不做声,将手上的苹果切成小块放进盘子,这才抬起了头。

    程意意也是这时候才看清楚,他的眼眸颜色比平日深,几乎要沉出水来,酝酿着她看不懂的情绪,他的话一字一句敲在她心上,“程意意,和我相处让你觉得那么困难吗?”

    “不……”程意意勉强才将几个字挤出口,“不是的。”

    她藏在被子里的手抓紧了床单,“我只是觉得,你有很多事情,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在医院里。”

    怕他累,体贴他,是这样。

    顾西泽似这才放松下来,声音顿时便带了疲倦。

    “你想看电视,我帮你开。”

    他将那一小碟的苹果插上牙签放在程意意手中,起身去开电视。

    他动作时,衬衫袖口上滑,腕上的半截表盘正好暴露在程意意的视线中。

    带着黑金属切割和科技感的表盘。

    程意意一眼便认出来,他还戴着!她惊讶抬头去看顾西泽。

    却只看见他俯身去开电视的背影。

    浪琴五年前的情侣表式样。

    她曾经有着一模一样的一只。

    表盘的背面刻着彼此名字的缩写。

    可她的那一只,却遗失在了五年前那架飞往伦敦的飞机上。就在经济舱右边靠近遮光板的位子,她至今记得那趟航班的编号和乘务员的名字,可那只表,大概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她已经不大愿意当时的自己是怎样的心态,将那只表刻意遗忘在座位上。

    她从不爱哭的,有时即使眼泪已经到了眼眶里,大部分时候,是深吸口气挺直腰板咽回去。

    唯有那天,她从崇文的教务处领了帝国理工的入学通知,拎着简单的行李,眼泪从候机的三个小时一直流到飞机落地。

    她的人生第一次将什么面子和形象都抛到谷底。

    她的大脑只一直循环着一个念头,她是真的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也是真的失去了这世上对她最好给她最多包容与爱的人。

    飞行的十二个小时里,她分明紧捏着那块表,可飞机落在希思罗机场的时候,却松了手。

    她当时想的大概是,以后的路,终究是要自己一个人去走了。

    程意意自以为决绝地下了决定,可第二天,她便再忍不住登上航空公司的官网去填了失物登记。

    那表本就不算贵重,当时没有收到客服回复的邮件,即使后来程意意几次三番去机场询问,也再没了下文。

    此刻看到他腕上的手表,程意意悄悄将自己的双手塞回了被子下。

    电视一打开便是个娱乐频道,程意意还没来得及看清画面,只模糊听到宋安安恋情几个字,便被顾西泽切换了频道。

    她抬眸去看他的神情。

    自然又平静,她什么也没看出来。

    “怎么换台了?”程意意没沉住气。

    “我记得你不喜欢看娱乐频道。”顾西泽回眸,“我记错了吗?”

    “没有。”

    电视最终停在了动物世界的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