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窥情:官心计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一章 有情况
    试验成品丢了,公司上下议论纷纷,更多的是离奇案情的讨论,屋子睡个大活人,门窗都好好的,可是东西没了,这离奇的案情,让不少人充分发挥了想象力。</p>

    什么外国特工,什么火星人,什么的什么,让我听得都脑洞大开!</p>

    案情一直没有进展,小马私下跟我说,马康健和安然两个人,会不会是合谋好,演出了一幕双簧,然后弄了个贼喊捉贼的假象!</p>

    说实话,这个念头我也有,可我始终不相信马康健会干出这个事情!</p>

    郑华在党委会上,提出要严查这个事情,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p>

    我并没有同意这个意见,郑华问我为什么不同意,我笑了笑没有解释!</p>

    郑华冷笑了几声,阴阳怪气的说道,看来这事情不简单哦,说不定某些人怀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才不愿意把事情查清楚!</p>

    旁边李秀丽按捺不住,猛的一拍桌子说道,郑书记说话要讲证据,证据,证据在哪里?</p>

    郑华吃了一惊,紧跟着冷笑几声,说自己只是说某些人,至于谁对号入座,自己心里清楚!</p>

    李秀丽更是怒不可遏,说郑华什么都不懂,只会每天添乱,来了江北公司除了拉帮结派,弄的上下乌烟瘴气,对江北公司做出什么贡献!</p>

    郑华听到这句话,一张脸顿时憋成猪肝色,哆嗦着嘴唇,半天挤出放肆两个字!</p>

    李秀丽轻蔑的看了郑华一眼,说她耻与这样的人为伍,站起身直接走出了小会议室!</p>

    郑华气的浑身哆嗦,说李秀丽目无领导,简直无法无天,一定要处理,严肃处理!</p>

    我轻轻叹口气,有四个字说得好,自取其辱!</p>

    就这样党委会不欢而散,我回到办公室给李秀丽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我办公室!</p>

    过了一会儿李秀丽走进来,我笑着问道,今天怎么火这么大。</p>

    说着扔给李秀丽一根烟,李秀丽结果点着吸了一口,说自己就看不惯郑华那个混蛋样!</p>

    我笑了说道,其实每个人都知道他是个混蛋,但就是不说为什么?</p>

    李秀丽说为什么。</p>

    我笑了笑说道,如果人人都告诉他你是个混蛋,万一哪天他觉悟了,那他就不是混蛋了!</p>

    所以人们不说出来,让他继续混蛋下去!</p>

    李秀丽先是一愣,紧跟着咯咯咯的笑起来,说我到底是文化人,一肚子鬼心眼!</p>

    我装出生气的样子,说当面污蔑领导该当何罪!</p>

    李秀丽装出害怕的样子,说道,小女子冒犯领导,罪该万死,请领导责罚!</p>

    说话之间,低眉顺眼,还有几分怯生生的弱不禁风,娇滴滴的柔弱,让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急忙转移目光。</p>

    我没有注意到,李秀丽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p>

    我说那啥下不为例。</p>

    李秀丽问我事情怎么处理,现在全公司人都急着等结果!</p>

    我轻轻叹口气,说目前事情谁都搞不清楚,等等看吧,实在不行重起炉灶,既然能做出第一个,就能做出第二个!</p>

    李秀丽瞪大眼睛说道,这怎么能行,这个科研成果可是关系着公司的命运!</p>

    我说你认为怎么办才好。</p>

    李秀丽沉思了一下说道,应该在将当天晚上在公司里的人,全部集中起来,一个个排查,决不能让犯罪分子逃了!</p>

    我笑了笑说在考虑一下吧,跟李秀丽说了两句工作上的事情,她走了。</p>

    坐在椅子上,抽着烟,说我不着急那是假的,可我并不同意郑华和李秀丽的主张。</p>

    首先偷东西的肯定是内部人,因为门窗没有被破坏。</p>

    其次我怀疑东西并没有离开公司,如果真像郑华说的那样,在全公司上下认真排查,万一小偷害怕了,将试验成品毁掉,将重要实验数据烧掉,到时候可就糟糕了!</p>

    最后,如果东西不在公司,就算把公司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出来,徒伤人力物力,还弄得公司上下人心惶惶。</p>

    所以我有我的打算,当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外松内紧,表面看起来公司对找回试验成品逐渐失去了信心,慢慢淡忘此事,但实际上,却暗中调查这个事情。</p>

    如果东西还在公司,对方肯定会等着风头过去之后,把东西拿出去,到时候来个人赃并获,这样最好!</p>

    我慢慢的思考着,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勾勾画画……。</p>

    周书记的任免决定已经开始在报纸上公示了,但实际上,人已经到了省城!</p>

    小孟被安排到城区教育局,当了局长!</p>

    到底是谁当市委书记,也没有定论,据说省里面在征求周书记意见的时候,周书记推荐了郑显道。</p>

    李青山肯定是不可能,但没有推荐高咨文,这有些耐人寻味了!</p>

    据说因为这个,高咨文在办公室里骂了一天娘,周书记的老娘早已作古,据说鬼是灵魂体,所以没啥反应。</p>

    总是周书记走了,官场就是铁打营盘流水兵,你走了他来了,并没有因为某个人的离开,整个工作就瘫痪,政府机构散了架子。</p>

    所以人们该干什么干什么,顶多猜测一下,谁会是接任者。</p>

    对于这个我并不关心,反正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总之一句话,男人胯下一根卵临死也要面朝天!</p>

    马康健找我说他想起一件事情,我说啥事情,他说那天晚上,安然给他倒了一杯水,喝了之后就觉得特困,会不会这杯水有问题。</p>

    我问最近安然有啥不正常的情况没有,马康健说他发现安然这几天似乎有些心神不宁,实验数据经常出错!</p>

    我想了一下说道,你还有啥发现没有。</p>

    马康健想了一下摇摇头,说起他没有注意到,我说这样你再仔细观察一下安然,发现情况再跟我说。</p>

    马康健点点头,走了!</p>

    我在纸上写了安然两个字,然后又划了个圈,下面写着试验成品和数据,接着又写了一杯水。</p>

    难道是安然给马康健一杯有安眠药的水,然后等马康健睡着,进来把东西偷走的?</p>

    还有,第二天安然趁马康健还在睡觉,将一些痕迹处理干净?</p>

    貌似这样也说得通,可是,可是时间上似乎说不通,安然没有作案时间啊!</p>

    我在纸上勾勾画画,也没弄出个头绪!</p>

    过了一会儿李秀丽过来,跟我汇报了几个问题之后,欲言又止,我问她有事吗?</p>

    李秀丽迟疑了一下问道,是不是周书记真的走了?</p>

    我笑着点点头,开了句玩笑,怎么舍不得,要不这样,我带这里去省城见见他,看看能不能把他拉回来!</p>

    李秀丽勉强的笑了笑,神情不是太自然,我问怎么了?她说江北公司恐怕要进入多事之秋了。</p>

    说实话李秀丽的政治预见性确实挺高,所有的高层和中层干部,只有她跟我说这句话。</p>

    我笑着说道,秋天好,秋天可是收获的季节!</p>

    李秀丽勉强的笑了笑,说了声但愿!</p>

    到了下午,杨振过来,交给我一份下半年招聘人员的修订稿,我看了看,觉得没有大问题,在上面签了个字!</p>

    很随口的问了一句,李部长的人呢?</p>

    杨振说身体不太舒服,请假了!我哦了一声点点头。</p>

    快下班的时候,我把胡景泓叫进来,问了一下胡晓莹的状况,胡景泓笑了笑没有说话。</p>

    我跟胡景泓说,胡晓莹以前是营销部的,一直干得不错,现在营销部缺人,让他问问胡晓莹愿不愿意过去。</p>

    胡景泓听了挺激动,说立刻跟表姐联系,我笑了笑点点头……!</p>

    晚上耿明叫我吃饭,自从周书记走了,我的饭局似乎也跟着少了起来,让我有些回忆不起,上一次的饭局是在什么时候。</p>

    前天我看了一句话,觉得挺有道理,说现在饭局已经成为衡量个人社会地位和社会关系的标准。</p>

    不知从啥时开始,吃饭有了“饭局”一说。</p>

    “饭局”有大有小,有明有暗,不同的“饭局”款待不同的客人,不同的客人解决不同的问题。</p>

    像在政府要害部门工作,基本每天都有“饭局”,常常喝的云山雾罩,不辨南北。</p>

    有诗为证,“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喝的老婆背靠背,老婆告到了纪委会,纪委说,不喝也不对。”</p>

    现代社会,“饭局”已成了解决问题的最好处所。</p>

    据科研机构调查“华夏居民沟通指数”总结了中国人的社交趋向,其中“饭局社交”乃是华夏人最为普遍的社交方式,选择比例占百分之四十六。</p>

    怪不得,华夏官员患有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脂肪肝、肝硬化的比例越来越多,一句话,全是“饭局”惹的祸。</p>

    呵呵,最近一段时间饭局少了很多,感觉肚子也舒服了许多,那啥坐在车里赶赴饭局,忽然想起局字的解释。</p>

    局乃阵也,设局布阵,乃兵书之言。</p>

    那饭局似乎也隐藏着凶险,古有朱元璋得天下,设饭局火烧功臣楼。除刘伯温无一幸免于难。如此“饭局”,可怕至极。</p>

    到了饭店,我把路上想的跟耿明分享了一下,耿明一把掐住我的脖子,说今天就给我来个鸿门宴,不过先说好,这钱我必须掏!</p>

    我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