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天绝宠:冥皇的魔妃 > 章节目录 第20章黑白无常的鬼骷髅项链
    第20章魔界左右使的鬼骷髅项链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外公他,不过,既然外公让自己离开,还传了自己域主的位置想必是有所擦觉,应该能够自己应付才是。

    想通了原由,魔闫曦双手环胸的斜靠在马车上,微闭流目,让人看不清心思,夜风拂过,叶子沙沙作响,掀起了魔闫曦的衣衫,衣衫飞舞,发丝飘扬,邪肆而优雅。

    暗处一直没出来的首领看着这样的魔闫曦,痴了,呆了,魔闫曦微闭流目,素手一扬,一片叶子便破喉而入,那人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因为那眼神里还残留着痴迷。

    狭长的凤眸一睁,宝石般璀璨的眸子望着素媛和冷玲,将怀里深藏着的蓝珀抱出来把玩,玩味的开口“冷玲直接咬死他们。”

    反正都咬死过人了,也不差这么几个,冷玲要是知道你心里的想法,确定不炸毛么?那是不可能的!!

    “咬死?”

    那些晕过去刚醒来的黑衣人在听到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再次的晕了过去,晕过去的同时在想,咬死??什么东西才能够用咬的啊??

    炎玉则是想,冷玲还要吃人么?不可思议的眼神从头到尾的将冷玲扫视了一遍,娇小的身子,玲珑的身段,清秀可爱的脸庞,怎么也不像是会吃人的啊?

    冷玲感受到魔闫曦声旁的空处有一双探究的的眼神,身子微微有些僵硬,但是也没有忘记魔闫曦的吩咐,点头道“姐姐,好。”

    这等突然的变化终究让那些个半人半鬼之人吓呆了,就连魔闫曦也稍稍愣了一会,没想到这个丫头的真身是这样的,这样的算刚出世,那么成年的该有多大?想到此,魔闫曦就无比汗颜。

    炎玉张大着嘴巴,愣愣的出神,要是胆小的恐怕都吓死了吧?炎玉的心理极限还是挺不错的了,这自从认识冷玲开始就在不停的受刺激,也没见其疯掉,真是勇气可嘉,鬼都是比较耐得住折腾的,这句话倒是没错。

    剩下的无人,背靠着背的望着面前盘曲着的蟒蛇,冷玲巨大的蛇尾一扫,就扫平大半边森林,一阵的地动山摇,这么一吓,被控制着的魂魄也被吓得归位了,齐齐的对上冷玲的一双妖眸,恐惧的大喊“妖怪啊!”

    这句妖怪不打紧,却惹怒了冷玲那颗少女心,冷玲最恨别人骂她是妖精,当然除了魔闫曦以外,这些人居然骂她,该死!

    天空湛蓝,白云层层堆叠,白净如雪。

    城外的树林里,赶了一夜的魔闫曦和冷玲在休息,炎玉突然出现,对着魔闫曦说道“小姐,找到了五个,他们都是冤死的所以不能进魔界,只能呆在死亡的那个地方,走不开,我也没办法带他们离开。”

    魔闫曦皱眉,还有这样的事?

    “魔闫曦?”魔界左右使突然出现在魔闫曦的面前,对着魔闫曦试探性的问道。

    炎玉看着魔界左右使出现的那一瞬间便飞身进了发簪里,魂魄抑制不住的发抖,魔界左右使啊,魔界的收魂鬼,该不会是来捉自己的吧?

    “我是。”魔闫曦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魔界左右使,挑眉,自己怎么尽是被鬼找上?

    魔界左右使看着魔闫曦承认,内心松了一口气,终于给找到了。

    左使上前一步递上了魔尊给的鬼骷髅项链,说道“这是魔尊让属下转交给你的,这里面可以装任何死物”说完两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冷玲看不见鬼也看不见魔,除非使他们特意现身,所以不知道魔闫曦在干嘛,看着魔闫曦手中的项链好奇的问道“姐姐,这是什么呀?你在跟谁说话?”

    “没事,”魔闫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贵骷髅头项链为什么给自己?而且自己还觉得莫名的熟悉,这是为什么?

    炎玉见魔界左右使走了,也闪身出了发簪,看着魔闫曦手中的项链,脑中略微思考“小姐,既然是给你的,你就带上吧,”自己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魔界左右使呢,听说魔界左右使都是板着一张脸,骄傲的目中无人,可是对着小姐居然这么恭敬,炎玉越发的对魔闫曦崇拜了。

    魔闫曦没有带上,递给了炎玉“拿着这个去,将那几个鬼装进去。”死物?魂魄也是死的吧?

    炎玉接过骷髅头之后又消失在了树林里,冷玲只感觉阴风掠过, 又恢复了平静。

    “姐姐,进城就是天下第一庄的地盘了,你要这样进城?”冷玲看着姐姐一袭女装的模样,出声问道。

    魔闫曦正想开口,却感觉到有人快速的靠近,皱了皱眉,制止了冷玲的动作,准备静观其变。

    之间一个长相甜美的的青衣女子快速的朝着这边掠来,看到魔闫曦的时候已经刹不住脚,直直的往魔闫曦冲了过去,口中尖叫道“啊!”

    魔闫曦还没来得及闪躲,就被冷玲一下去拽了过去,让青衣女子扑了一个空。

    青衣站定了身子,看见魔闫曦的神色,歉意的说道“抱歉啊,这位姑娘。”正想转身就走却被一人抓住了手“ 欧阳半雪,你够了。”

    抓住青衣女子的是一个长相很是张扬的男子,刀刻一般的五官,浑身散发出沉熟稳重的气息,漆黑幽深的眼眸此时晕染了一些些怒意,

    欧阳半雪挣了半天都挣不开他的钳制,心中觉得委屈,娇俏的脸庞划过的眼泪一串串像是掉了线的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