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轮回命运中 > 章节目录 第195章 拍得银器
    公孙衍收回玉佩,满意一笑:“看来爹没骗我啊。”

    “……”玉迁儿有些无语了,“世事难料啊……我以为我只是傍了大款,没想到……这个大款的钱,可以养这样的几百万个我一辈子啊!”

    “没这么夸张啊……”公孙衍很无语。

    主持人却大呼:“求解释!”

    这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老头子没多说什么,只抛下了三个字:“内灵玉。”

    现场大乱,以为包厢之间视角设置绝佳,就算声音穿过,也看不见包厢内的人,所以所有人想见见内灵玉的主人也没办法得见。

    诸葛飞袁生一叹:“富二代就是不要,不仅仅有竞争盘子的实力,还有竞争银器的实力。”

    “其实我完全不知道啥时内灵玉,当时爹就说这是几百万两的玉佩,不过主要是拿来当护身符的,说是有啥啥效果,我也没细问就出来了。”公孙衍看了眼玉迁儿。很明显,他肯定省略了自己被玉迁儿火急火燎催赶着的过程。

    宋景堂开口:“皇宫里也有几块内灵玉。这个世界的玉就有很多种,好的玉有叫做灵玉的,就是像之前那个主持人的玉佩一般,定睛看去能看出很多灵力附着的。而灵玉之中还有中低调但是十分珍贵的玉种,内灵玉。顾名思义,它属于灵玉的一种就是也拥有灵力,但是它的灵力是内敛的,深藏在玉内的,但是这种灵力却十分浑厚,甚至可以说是,普通灵玉是吸收外界的精华聚成散漫的灵力,而内灵玉像是有生命一般,自己凝聚灵力,结实得有时甚于人所能为。”

    “听着官二代给富二代介绍一件奢侈品的感觉真微妙啊。”诸葛飞袁生坐在一边忿忿不平。

    “十分感谢三十二号拍区的先生让我们见识到了内灵玉的真面目啊,但是各位不要尝试去看看这位先生的庐山真面目,因为我们对是有十分的保护的,现在,拍卖继续。”主持人的话打断了诸葛飞袁生厌世的态度。

    公孙衍这个富二代绝对对得起富二代的名字,毫不客气,给这个底价十万两白银的盘子压上了一千三百万的价值。

    “真狠啊……”诸葛飞袁生掩面而笑。

    易家家主的如意算盘全部破灭。

    甚至所有人都没想到原来还能用欺骗主持人眼睛的这一招获得足够买下自己想要的东西,却又绝对损失不到自己竞争银盘的实力的资金。不过,现在就算想起来也没有机会了,因为一次失败,已经让主持人损失了如此之多的钱财,他必然会小心,甚至完全不贪,不允许斗宝的开始,一切都是白搭。

    公孙衍不出所料,轻而易举地获得了盘子,因为肯真的出钱买东西的人不会如此盲目地投入如此大把的资金,而且估计也不够。而钱够的绝对是冲着银器来的。

    “得来全不费工夫了。”公孙衍炫耀着晃了晃到手盘子的提物券。

    虎子此时有些激动地点头:“等拍卖结束只有在这里等着就好了他们会将重新包装好的古董送到有对应提物券的人手里。”

    诸葛飞袁生笑了笑:“虎子,你不要这么激动嘛。”

    “我……我冷静不下来啊……一千三百万啊!”虎子的喜悦已经都提到嗓子眼了,就差把喜悦之情全都倾吐出来要和全世界分享,“我把本来最多,不管如何哄抬价格都到不了三百万的盘子卖了一千三百万啊!”

    诸葛飞袁生却在此时想到了更好笑的事情:“不知道那个主持人现其实买盘子和买盘子的人同样出自这个拍区,会不会觉得自己被诓了呢?”

    “哈哈。”众人不禁笑了出来。

    而虎子还是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眼睛里的泪水打着转。

    此后的拍卖一切正常。

    在最后一次休息时间,也就是六角银器出来的之前,公孙衍问了虎子:“正常把玉佩当钱来物物交换是怎么样的啊?”

    “只能按照估算价值的一半来算,”虎子如实说道,“但是也有可能演变成以估价为底价的支线拍卖会。”

    公孙衍晃了晃脑袋,问诸葛飞袁生道:“怎么样,要不要参加六角银器的拍卖啊?我可以资助一下,就是这个玉佩。”

    “嘿嘿,看戏就好了,到时候我们就在旁边加快死亡进程就好了,不要真的拍它。”诸葛飞袁生笑得有些狡诈。

    桓媛摇头:“又要有坏点子了,真是的,这事又要成了,易家要倒霉了。”

    诸葛飞袁生只是一咧嘴。

    “万众瞩目的皇室六角银器,正是开始拍卖,底价一百万黄金!”

    “哗~”场内一片哗然。

    虽然早就预料到这个六角银器,必然会是贵得不得了,但是却没想到能贵成这部田地。一百万两黄金啊!一百万啊,不是一百啊,黄金啊,不是白银啊!

    “妈的,老子活了这么多年了,见了这么多银器了,就没见过这么不含蓄的底价。真是白活了。这趟没白来。”隔壁传来了笑骂声。

    “怎么还有粗口……”诸葛飞袁生的关注点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万众瞩目的皇室六角银器,正式开始拍卖,底价一百万黄金!”

    “哗~”场内一片哗然。

    虽然早就预料到这个六角银器,必然会是贵得不得了,但是却没想到能贵成这部田地。一百万两黄金啊!一百万啊,不是一百啊,黄金啊,不是白银啊!

    “妈的,老子活了这么多年了,见了这么多银器了,就没见过这么不含蓄的底价。真是白活了。这趟没白来。”隔壁传来了笑骂声。

    “怎么还有粗口……”诸葛飞袁生的关注点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桓媛才是正常反应:“看来此次银器之争真的有可能就差在一毫一厘之上,而不是几百万两的金子上了。”

    “七百万两黄金。”诸葛飞袁生没有理会还有说了什么,一开口就喊出了价位。

    “哗~”又是一片哗然,翻了三番啊,真是不带喘气的。瞬间场内本就没有多少有竞争力的,此时又锐减到了精英程度。龙套连个酱油机会都没有。

    “呃……”公孙衍一阵无语,“咋觉得我一下子就被卖了呢?”

    诸葛飞袁生淡定坐在自己位置上:“等会儿还要再叫一次。”

    “什么?!”众人一惊。

    “七百一十万两黄金。”场内开始叫价了。

    “一千万两黄金。”还没等众人做好心理准备,诸葛飞袁生又开口了。

    场内一下就沸腾了,最明显的就是隔壁的骂声:“他奶奶的,隔壁这是个什么货色,先来个内灵玉下马威,现在一个劲的喊价啊,不让人活了是不是。”

    “一千零一万两黄金。”场内仍然有人报价。

    所以人捂住了诸葛飞袁生的嘴:“不要再来了。”

    诸葛飞袁生却挣脱笑道:“不来了,大鱼上钩了。”

    “两千万两黄金。”诸葛飞袁生才说完,之前投标竞争盘子的那个方向传来了喊价的声音。

    “哈哈,果然是易家家主,出手真是大方。”诸葛飞袁生很满意地笑了一笑。

    “两千万两黄金?!这个真的是富可敌国了这个,要有多贪,才能喂饱他啊?!”公孙衍吃了一惊。

    虎子却替之解释了起来:“不是的,易家家主虽有为官,但是也有在商的旁系的,旁系有支系的官威在,确实厉害很多,但也没有飞扬跋扈什么的,也是正经商人,但是做得很好,在商会里也很有威望。所以也很有钱。”

    “这样啊。”诸葛飞袁生倒是不屑地说着,“反正有当官的在撑腰,人脉一定很广,大多数人都给面子了,做不好都难。”

    “话虽如此,”虎子又开始解释,“易家对中龙大6的贡献还是很大的。”

    诸葛飞袁生笑了起来,开起了憨厚的虎子的玩笑:“虎子,怎么感觉你老是给他们开脱啊?莫不是收了什么好处?”

    虎子紧张的摇头,又慎慎地说:“我说真话,你们不准生气。”

    诸葛飞袁生弹了弹嘴角,忍了回去,才道:“行,你说。”

    虎子咽了咽口水道:“我感觉你们像是那种劫富济贫的侠盗,所以担心你们误以为易家是坏人,然后做得太过了……”

    诸葛飞袁生睁大眼睛,看了看桓媛,看了看公孙衍,看了看玉迁儿,最后看了看宋景堂。不要吧,丞相的儿子和儿媳,一个富二代,在一个富二代的媳妇,最重要的是皇上的儿子也在……侠盗?!

    “哈哈哈哈……”诸葛飞袁生自己反应了几秒钟就不禁笑了出来,“虎子,你想太多了,我们虽然身份有点复杂,也不好告诉你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现在的我们不过是简单的旅客罢了,不可能杀进易家胡作非为的,想了解一下易家不过是之后我们要去中回谷,希望了解一下城镇大户底是怎么一个脾气,不要去招惹了。”

    诸葛飞袁生的话一半真一半假。

    虎子也听出来,但是也不介意了,一来这些看着不像是坏人,瞒着自己肯定有自己的道理,二来若是被自己才对了他们是侠盗,那么既然是侠盗就一定盗亦有道,经过自己的解释,必然不会对易家怎么样了:“总之呢,易家在这对我们小老百姓是很有好处的。”

    “行啦,若是我们真的是啥特殊身份的人,能拿易家怎么样,经过你的解释我们也不会做什么坏事了,你就安心吧。”公孙衍拍了拍虎子的肩膀。

    虎子点了点头。

    众人回过神来,拍卖的情况已经演变成三家争夺。

    易家自然是一家了。

    “三千五百六十万。”话的是易家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