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轮回命运中 > 章节目录 第187章 玦县遇易
    行进中回谷的队伍还算轻松地到达了玦县。

    “到的还挺早的,这城门才开啊。”诸葛飞袁生看着刚开启的城门笑道。

    “新出土的银器开盘卖啦,不早去连个新鲜都赶不上咯。”城门开启的瞬间,熙熙攘攘的人群一下涌动了起来。原来因为天色还暗,城边本来静止的人影被诸葛飞袁生自动屏蔽了,现在才领教到什么是草木皆兵。

    公孙衍才说道:“听小龙说过,玦县就是出土之物的汇聚地。经常都会有特定消息传出来给干这一行的人,然后就会聚集很多人在这里了。”

    “嗯?这么说小龙还是看上这一点,才让我们舍近取远来的咯!”诸葛飞袁生转念一想。

    宋景堂却理性地打断了对话:“我们先翻墙进去订个客栈,不然这帮人之后,我们都不用睡了。”

    “有道理。”诸葛飞袁生翻身下马,对着桓媛说,“就麻烦两位女士牵着马进去咯。”

    桓媛摇头佯装嗔怒道:“你们翻墙进去,就让我们俩弱女子从这么嘈杂的环境中过啊?真是好意思啊。”

    诸葛飞袁生嘿嘿一笑:“不要小气嘛,就辛苦一次吧。”

    桓媛没有纠缠,因为她也知道,单看城外这么多人就知道城里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样必然客栈也需要找很久,虽然,城镇很小但是单让三人寻完,已经是不易之事,何况其间少不了要在陌生城市里走些冤枉路。相比较不过是带着乖巧的马儿入城门,等着男生来接,真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三个男生直接翻墙入了城,由于城门口的混乱,城墙边上连个巡逻的士兵都没有。

    正如所料想的一样,各个客栈都已经客满。

    “这可怎么办啊,总不能露宿街头吧?”公孙衍看着城里来来往往的人群叹道,“可能连着露宿的地铺也要抢抢。”

    另两个男生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远处一声瓷器摔碎的声音。

    然后就是一个青年人尖锐的声音:“你个臭要饭的,没见到你当着我们少爷的路了嘛,也不知道让开,是不是瞎了狗眼了?!”

    被撞坏瓷器的青年低着头不敢出声,看着从板车上滚落到地上的瓷器只是攥着拳头,不知是生气还是害怕。

    “喂。”诸葛飞袁生走上前推开了之前说话不善的青年,“路是你们家的不成?挡着了又怎么着啊?狗腿子。”

    “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狗腿子青年勃然大怒。

    “狗腿子你激动个鸟蛋,你也配知道爷大名,滚一边去,让你主子过来。”诸葛飞袁生故意大声说给站在狗腿子身后轻摇扇子,明明已经很生气了,却还在故作镇定的做作男。

    做作男依然没有说完话。

    狗腿子青年,敬业地走上前来流利地报出了做作男的名号:“你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中回谷里只手可遮天的易家独子易安易大少。”

    众人一片哗然,像是炸开锅一样议论纷纷。

    这个叫做易安的却十分淡然的无视了四周,对狗腿子笑道:“小桧子,不要跟这些没有素养的人胡搅蛮缠。”

    一看就是个惯犯,肯定习惯了,仗着自己的狗腿子出面做坏人,自己一副不是自己愿意暴露身份的样子,当炫耀够了就转身离开,留当事人在那吓得半死。

    但是,他这次不走运了,这次是谁?且不说宋景堂的皇子身份,单是诸葛飞袁生一个宰相之子的身份就够分量的,就算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气势上却不会数半分。为什么?那不是飞哥的性格!

    “站住,谁允许你们走了,不要说话说起来人模人样的,不干人事!”诸葛飞袁生大吼一声。

    “你说什么?!”小桧子猛一转身。

    易安却回头威胁了小桧子一眼,很显然对于闹事还有所忌讳。

    推着板车的青年也拦住了诸葛飞袁生,这才作罢。

    “飞袁生怎么了,火气好像挺大的?”黄克诚想着诸葛飞袁生走去。

    诸葛飞袁生没有理会黄克诚,倒是让宋景堂回答了:“找不到地方住,有点火气正常的。”

    诸葛飞袁生也没有理会宋景堂,而是转向了推板车的青年:“你干嘛拦着我?这些瓷器虽然不像是什么古董,但是对于你们平常百姓应该已经是宝贝了吧,这随随便便就摔碎了这么多个,还不用他们赔是个什么道理?!”

    青年却摇摇头:“几位不是本地人吧,这个易安,易大少……我们惹不起。”

    “惹不起?怎么说?!”诸葛飞袁生倒是不服了,没王法了?

    “哎……”青年看着易安离开的方向,“要不是这次他爹,也来参加玦县的出土品,怕是这事不闹出人命,不会罢休了。”

    “什么?!还要闹出人命?!”一旁的黄克诚也听不下去了。

    青年却拼命摇头:“几位壮士,咱不说这个了成吗?这样吧,刚才我听说你们没地方住了,我家虽然小,但是家里的人都出去挖东西去了,没人在家,空房子有很多,我也会做饭,比起客栈可能简陋了一点,但是可以凑合住的,不知道……”

    “可以可以,非常可以!”诸葛飞袁生一听说不用让两个女生在大街上住着了,心情瞬间好转,现在不论说什么,肯定都是一万个愿意了。

    宋景堂这才礼貌地询问道:“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

    “哎,乡下人家的,来什么称呼不称呼的,叫我虎子就是了。”虎子憨厚一笑,蹲在地上整理起还没破碎以及还可以补救的瓷器。

    诸葛飞袁生蹲下帮忙,并说道:“其实我们还有两个女生,不知道方不方便。”

    “嗯嗯,你们不嫌弃就行,我这很方便。”虎子咧嘴,露出了虎牙。

    还没到中午,所有人已经来到虎子的家中,正如虎子所说,是个简陋的院子,但是遮风挡雨的正好,并且房子也足够多。

    在厨房里帮虎子做中饭的时候,诸葛飞袁生问道:“虎子,你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

    “是的啊。”

    “那么,刚才在大街上也不方便说什么,现在能把你知道的都跟我们说说吗?也让我们长长见识。”诸葛飞袁生特地把长长见识咬得特别重。

    虎子叹了口气:“行吧,我说……”虎子被诸葛飞袁生问了,也不想再隐瞒什么了,便如实说出了情况:“先说今天吧。他也不是就无缘无故找茬的。昨日就见过他们了……呃……也就是易大少和他的父亲,中回谷的贵族易家家主。他们是来买瓷器的,易家家主看上了一个上好的瓷器,然后我按照正常价格给他们,易家家主本来就是为了刚出土的金属盘子来的,担心花过钱了之后会买不起盘子,就要离开,但是这个易大少看他爹喜欢,要讨好他爹就威胁我白送。可是我们虽然是挖前人东西的,算是无本买卖,但也是要把脑袋放在裤腰带上的行业,怎么可能就把这么大半年才得来的家伙就交给他呢?当时他就像找麻烦的,只是被易家家主拦下了。可是没想到今天冤家路窄……哎……也是我运气不好。”

    “怎么能这么说?”诸葛飞袁生有些愤愤不平,“本来就是那个叫做易安的败类的错。”

    宋景堂却开口:“我倒是听说那个易家家主叫做易风,是个做事稳重的人,不是贵族血统,但是却被封做贵族的原因就是他的为人处世,没想到有儿子却是这个样子,真是可怜啊。”

    “不如我们帮着教育一下?”黄克诚一笑。

    虎子一听,连忙担心地晃起手臂:“不可不可完全不可以,易家家主一直没时间教育易大少,易大少是他娘宠着的,但是毕竟是独子,真到如此境地易家家主也没办法。所以不会允许别人轻易伤害他的独子的……”

    “那就连他爹娘一起教育。”诸葛飞袁生火大了。

    虎子吓到了:“不要千万不要。”

    看着虎子这样颤巍巍地劝着自己,诸葛飞袁生也不好意思再放话吓唬他了,毕竟在他眼中他们可不是什么达官显贵皇子王孙,不过是些厉害的江湖人士罢了。所谓的教育也不过是召集点人手去把易家的人揍一顿或者怎么样,都是些暴力手段罢了。

    “还聊什么呢?可以吃饭了。”把做好的菜都端出去的桓媛喊着还在厨房里的男生们。

    诸葛飞袁生放下还在整理的柴率先走了出去。

    剩下两人也跟了出来。

    餐桌上。

    “虎子,那个叫做易安的平时横行霸道都干过什么?”诸葛飞袁生似乎还在考虑这之后教育他的事情。

    虎子摇了摇头:“其实易大少还好啦,没有太过分,比较他爹很强硬,他也不敢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不过有些好面子,爱炫耀,平日里遇见客气这点就好了。玦县他也没少来,真的算是祸害的事情还真没有。”

    “而且听你昨天那经历,听起来,这人还算孝顺啊,至少还想着他爹想要什么。”宋景堂给了易安一个肯定的评价。

    “哼……”诸葛飞袁生冷哼了一声。

    桓媛很像是一家人般地拿筷子敲了敲诸葛飞袁生的碗:“好好吃饭,哼什么哼啊?不吃就算了啊,大不了提早整理碗筷了。”

    诸葛飞袁生也没觉得没面子,反倒赔笑道:“嘿嘿,没有啦,开玩笑的,饭菜好吃来着。”

    “好吃就赶紧吃啊,真是的。”桓媛听诸葛飞袁生赔罪了,也不多纠结。

    诸葛飞袁生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