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轮回命运中 > 章节目录 第132章 下马威
    “可是……”那个手下没敢抬头看,却也没离开。

    “讨厌。”丫鬟拍了拍朱老板放在自己腰间偏下的位置上的手,连忙跑开了。

    朱老板看着微微一笑,满心的,心想:“晚上,嘿嘿……”却不知他却无法获得在一个夜晚的自由了。又板起脸来斥责手下:“说吧,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让你如此慌张?!”

    手下连连摆手:“老爷,县长派兵来围剿我们。”

    “什么?围剿?可笑!我可是矾县的缴税大户!他凭什么抓我!?”朱老板不屑地笑道。

    “可是……可是……”手下小心翼翼地说道,“老爷……”

    “废什么话!”

    “住进府里的人都不见了。”

    “你说什么?!”朱老板顿时汗如雨下,冲出房去。

    手下不知该如何是好,跟在老板身后,但是就看见老板软到在了书房门口,目光呆滞。

    手下小心往里探了探,尽是全是乱箭,这是怎么回事?

    手下是不知道,朱老板哪能不知呢,昨日被诸葛飞袁生硬生生灌醉了,还同意了他们的借宿,可是早上起来他们人却都不见了,此时来看这书房狼藉,还被开动过了机关,官府又有动静,不是东窗事了,又是什么?

    “救命啊救命啊!”外面的惨叫已经引不起朱老板的意识了。

    “哈哈哈,这可真是痛快啊,这个朱老板一直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到处钻法律的漏洞,干尽坏事,这下可真是大快人心呢!”秦琼背着自己的包裹坐在从驿站借来的千里马,笑着。

    卢伟杰也坐在一匹马上:“得了,别得意了,赶紧走吧。”

    秦琼点点头:“是啊,不然我妈该不放我走了。”

    坐在马车上,当马夫的聂中龙又开始做起了导游:“我们的下一站是觊县,但是中间是毫无村落县镇的,需要加紧赶路,不然就要露宿咯。”

    卢伟杰点点头,心中却是担心混世军团。

    三女在马车里睡着,倒是安然,只有中饭起来吃了个野味,然后又接着睡下了。

    已经被换做马夫的卢伟杰笑道:“做女生可真是不错呢。”

    “你若真做了女生可就不这么说了吧,”自小就要照顾妹妹的诸葛飞袁生心有体会,“做女生真是挺麻烦的,我们能做的事儿,她们很多时候做不了,我们能吃的东西,她们很多时候吃不了。”

    卢伟杰摇摇头:“我也就这个时候埋怨一下,我也说过,她们才是大任在身,生孩子什么的,我可吃不消。”

    “若是吃得消呢?”诸葛冰清从马车里钻出头,调笑着卢伟杰。

    卢伟杰倒没顺着众人所想的说出做女生之类触下限的话,而是说:“那我就替我老婆生啊。”

    “……”众人无话。

    “……”诸葛冰清无话。

    诸葛飞袁生点点头笑道:“一面说着男生难当,一面还要连女生的工作都要来,伟杰倒是厉害得紧啊。”

    “哦,对哦,咋把女生的工作也留下了,哈哈。”卢伟杰挠了挠头。

    桓媛却钻出头来:“伟杰,这个想法可是很好的哦,你要是对你爱的人如此说了,她必是要感动死了。大多数女生想托付终生的必然是要靠得住的,而要女生肯为之生儿育女就更要如此了,而伟杰此时却要把女生其实最难的任务代劳了,可不是让女生感动嘛。”

    卢伟杰似懂非懂点了点头,才弱弱说道:“可是我生不来啊。”

    “哈哈哈哈哈……”众人笑了起来。

    “……”诸葛冰清还是没有说话。

    天色慢慢暗下来。

    “哎,没想到我们这样赶路了,还是无法赶到啊,看来不得不露宿一宿了。”轮到做马夫的诸葛飞袁生停下了。

    卢伟杰看了看周遭,又看了看天空:“应该不会下雨,但若在这夜宿要留着人轮流把守呢。”

    所有人都同意了卢伟杰的建议。

    安排了守夜顺序,所有人各自分工工作去了,找食物的找食物,找柴的找柴,喂马的喂马。

    “不知道琼儿会不会有事。”县长夫人叹了口气。

    县长厉声道:“琼儿身边一个个哪个不是万金之躯,我们琼儿小小的县长之子算得了什么?”

    县长夫人却是不依不饶:“那个孩子不是父母心中至宝?哪能用出身判断十分有价值,你这老头子平时不让琼儿出去说自己是县长的儿子,现在倒说上了。”

    县长此时一动容,看向自己的夫人,轻轻安慰道:“放心吧,琼儿不会有事的。男儿志在四方,我们做父母的不能限制他。”

    “哎……”县长夫人又是一叹气。

    “啊呜~”

    “啊!”诸葛冰清一声惊叫抓住了身旁的人。

    “呃……不用这么害怕吧,你这样害怕,怕是晚上睡不着了。”那人嘲笑了一番。

    “哼,”诸葛冰清弱弱看了一眼,但还是死抓着衣服不放,“就是可怕啊。”

    “哎哟哎哟,小两口都当着众人的面谈情说爱了啊。”宋柯笑道。

    诸葛冰清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卢伟杰的手臂,连忙放手,解释道:“我只是害怕那狼而已。”

    “冰清妹子,你这话说的我可就不爱听了,凭啥,你害怕就往伟杰那靠啊,我也是男生啊,虽然功夫不咋地,但是对付狼还是绰绰有余的啊,这么不信任咱这结实的臂膀啊?!”诸葛冰清另一侧坐着的却不是诸葛飞袁生而是另一个男子。

    诸葛冰清抿了抿嘴:“秦琼哥哥,你这话说的不对啊!”

    秦琼戏谑地笑了起来:“怎么不对了,在学校里,现你哥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呢,你便认我做了哥哥,怎么现在到说我不对了,哥哥保护妹妹有什么不对吗?还是说……”

    诸葛冰清看秦琼的视线已经移到了卢伟杰的身上,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我只是……我只是……”

    看见诸葛冰清越说越羞人,越说脸越红,卢伟杰打了个圆场:“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夜长梦多,能睡一回事一会,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

    宋柯背后一寒:“被你这乌鸦嘴这么一说,有些寒哦,我先回去睡了。”

    秦琼嘿嘿一笑,也离开了。

    卢伟杰对诸葛冰清无奈地笑了笑表示不必介意,关于他们的开玩笑,自己都习惯了。

    诸葛冰清却是没有勇气去看卢伟杰的脸,没有说话,就跑去了己的营帐。

    诸葛飞袁生和桓媛坐到了火堆旁边,看着卢伟杰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卢伟杰跟在诸葛冰清身后也进了同一营帐,隔着一条被子,合衣而眠。

    “伟杰和冰清现在是什么情况啊?”桓媛看着进入营帐的卢伟杰,问着诸葛飞袁生。

    “什么情况?”诸葛飞袁生扬了扬眉毛,“我是已经没什么心思管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了,挺奇怪的,在梦里吧,成了,到了学校里又像是刚认识一样,好不容易因为秦炳涛的原因错有错着地也算是给他们一个彼此知道真心的机会了,但是,知道了之后有感觉不过是回复了原来稍有点暧昧的关系,暧昧到了这个程度,概不承认的还是不承认,我反正是搞不懂啦!不过呢,他们迟早要成亲的,嘿嘿,生米煮成熟饭咯,他们该说啥说啥哈。”

    “去去去,笑得这么猥琐。”桓媛笑骂道。

    “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接触到他们呢……”

    “急什么,呵呵。”

    两个小时之后,卢伟杰被蹑手蹑脚走进营帐的诸葛飞袁生给叫醒了:“嘿,不错嘛,与美女共处一室,却心思不乱啊,不错不错。”

    卢伟杰顿时满面黑线:“飞哥,你是把我看得不济啊?”

    “不是啊,我只是觉得我妹妹的魅力是足够的啊。”

    卢伟杰转向诸葛冰清,看着那粉嫩的面庞,眼中突现柔情,笑道:“冰清的魅力是十足没错,可是我的克制能力也是百分百不错的啊。”

    诸葛飞袁生抿嘴一笑:“醒了,我累了,我去啦。”

    卢伟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诸葛冰清,想想,她最近身体状况不好,虽然了各种宝物相助,但是血却是还是少了,会使得贫血现象出现,较为虚弱也是自然。“就让她多睡会吧……”

    卢伟杰一走出营帐就有阵清风拂面,本来的睡意,一下就被吹走了,不禁心情大好,往外走了几步。

    “呼哧~”一声异样的声音响起。

    卢伟杰一皱眉头马上警惕地往回望去,瞬间,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营帐开了!

    就看见一个黑影闪过。

    卢伟杰也感觉到了诸葛冰清的灵力就在那个方向。瞬间脚下移动,冲了上去。

    “请阁下放下武器。”卢伟杰跟着那个黑影进了森林就听见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

    卢伟杰向声音来源看去,黑衣人正掐着诸葛冰清的脖子。卢伟杰心中一紧。

    黑衣人不紧不慢地说道:“在下雨水,深知打不过阁下,才是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也知道,阁下必然不齿,但是却也不得不从啊。”

    卢伟杰冷眼看着那人,冷声道:“你想干嘛?”

    雨水虽然看不清卢伟杰的眼神,但是听着声音也够心中一沉,却又不能表现出自己的害怕,缓缓说出:“你。阁下先放下武器,好保这姑娘的性命。”

    “呵呵,性命?”卢伟杰反问了一句,倒也没等这结果,先回答道,“我没有武器。”

    雨水一惊,心想:“此人要使诈?”不免有些心惊:“你、你不要使诈,小心你相好的性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