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轮回命运中 > 章节目录 第124章 时值立春
    第二日,一早。

    寻宝队准备好了干粮,水等物品,再次上了路。

    在朝黑森林走的路上,因为要提防山贼的偷袭,所以马匹的步还是比较慢的。

    卢伟杰看看四周没有什么杀气,感受到诸葛冰清自己怀里,和自己的肌肤之亲,找了个话茬:“话说,我们啥时候补充一下马匹啊?”

    “为什么补充马匹?”诸葛飞袁生带着桓媛赶上卢伟杰的马问道。

    卢伟杰叹了口气,心想:“你倒是惬意。”

    金吕叔湘看卢伟杰不语,笑着,但也觉得确实需要多些马,需要个马车:“我们的东西背着也确实不方便,等去了中龙大6第一站‘矾’之后就去做这件事儿吧?”

    聂中龙点头示意有理,应道:“特别是,我和毅,俩大男人坐一匹马,也不是个事啊。”

    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之后,卢伟杰得意地笑着。

    诸葛冰清却始终没有说话。

    诸葛飞袁生看了一眼诸葛冰清摇起了头:“冰清,你干嘛啊,不会是难过伟杰抛弃你吧?”

    卢伟杰这才现诸葛冰清的情况有些不对,正在颤抖着冒虚汗。

    “冰清怎么了冰清?”卢伟杰停马来问。

    诸葛冰清抬起苍白的面颊,摇摇头:“我没事,习惯了就好……”

    桓媛和宋柯马上现不对,各自要求停马,把诸葛冰清扶下。

    “是那个吧?”桓媛隐晦地问道。

    诸葛冰清点着头,到宋柯铺好衣服的石头上坐下了。

    “那个?哪个?”卢伟杰在一旁听着,很是不解,但也没好意思问。

    宋柯跟男生们说道:“让冰清先休息一下吧。”

    男生们也算猜了个大概,点了点头。

    卢伟杰看着诸葛冰清一脸难受的样子,心里也不是很好受,苦笑着对诸葛飞袁生道:“马车有必要吧?!”

    诸葛飞袁生叹了口气:“妹妹不容易……如果这件事情仅仅是因为几个人的原因把她们卷进来,我们都要过意不去呢。”

    卢伟杰看着诸葛飞袁生问道:“难道你认为跟这事有联系的只是男生而已吗?女生们仅仅是家属?”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诸葛飞袁生知道卢伟杰是有些误会自己的意思了,“我是说如果……但是既然都来了,脱不了干系就是真的了,而且她们女生比我们坚强呢。”

    “那是啊……把生孩子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她们呢。”卢伟杰巨蟹座的恋母情怀一下子表现了出来。

    诸葛飞袁生摇起了头,心情有些复杂。

    休息了一阵之后,一阵阴风刮起。

    “阿嚏!”事后把衣服给诸葛冰清披着的卢伟杰微微颤起了身体。

    诸葛飞袁生警惕地看着四周,好像现什么,转而又看向卢伟杰。

    卢伟杰站了起来,如意已被放到袖外。

    随后男生们全体起立,两个女生照顾诸葛冰清。

    诸葛飞袁生笑道:“伟杰,这风头,看来不能让你全出了呢。”

    卢伟杰活动了活动筋骨,挥着大拳:“都动动筋骨,也是要的!”

    众人随性笑笑,却没有接话。

    “哈哈哈,来着何人啊?”一个不男不女怪异的声音传来。

    “来者何人?”卢伟杰不禁笑了出来,“貌似来的是你们,而不是我们吧?!”

    “哼。”那人冷哼一声。

    就看见浩浩汤汤数十人从黑深林深处出来,人人黑装,黑布遮面。

    “一个个倒是没什么脸见人。”聂中龙冷笑着讽刺道。

    只见带头者虽也身着黑装,但是手臂上明显绣有金线莲花。声音虽怪,但也不失霸气:“难道你们这些寻宝人还不知我们的身份吗?”

    “混世军团!”诸葛飞袁生想起之前黑衣人夜袭,火就不打一处来,“派人来偷袭我妹的就是吗?!”

    “哈哈哈哈,”来人笑将起来,“正是我,又如何?”

    诸葛飞袁生瞬间怒冲冠。双手震棍,九纹龙欲出。

    对方随即拔出了剑。

    金吕叔湘拦住了诸葛飞袁生草率的行动:“等等。”

    诸葛飞袁生咬着问道:“干嘛拦我?”

    金吕叔湘摇头:“不要鲁莽……”

    诸葛飞袁生也知道金吕叔湘说得有理,看了一眼还在石头上休息的诸葛冰清,又对金吕叔湘点了点头,放下了九纹龙棍。

    金吕叔湘走上前,问道:“你们知道我们是谁?”

    “那是自然。”带头者毫不客气,带着一丝狂妄。

    “你又是何人?!”卢伟杰忍不住问道。

    金吕叔湘看了眼卢伟杰,叹了口气,心想:“人哪能随便自报家门啊?!”

    “立春儿!”

    “……”金吕叔湘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看来这个立春也跟伟杰一样啊……简单的可以啊……”

    “看来真是混世军团。”卢伟杰一皱眉,如意剑已在右手。

    聂中龙不禁笑道:“伟杰,难道你刚才确定这是混世军团的人吧?”

    卢伟杰面露一丝阴邪的笑容,轻挑嘴角,点头:“之前也不过是猜测,既然他认了,那就不会错了,既然不会错了,下手也不用客气了。”

    “嗯……我觉得没有你出手的份了。”金吕叔湘后退了一步,对诸葛飞袁生笑道,“怕你是没机会出手了。”

    诸葛飞袁生不用金吕叔湘说,早就收好九纹龙棍退到一侧:“我没得仇由妹夫报正好啊,但是说什么不能出手倒不见得啊。”

    金吕叔湘看看立春左右气势汹汹,蓄势待的小喽啰笑道:“我们还是有事干的嘛。”

    聂中龙和宋景堂倒是自觉退到女生一旁,一边准备着看戏,一边准备着出手保护女生。

    立春此时不阴不阳地笑了起来:“嘿嘿嘿,皇子殿下和公主殿下不动手啊,但是金牌大人和文状元、宰相公子亲自出手,我们倒也算是长脸了。”

    “何须三人出手?”卢伟杰右眼一眯,看着两旁的金吕叔湘和诸葛飞袁生笑道,“你们定点。”

    两人看着卢伟杰很是不解:“突然霸气十足了?何故?”

    卢伟杰压制了很久的心中怒火一下子甭了出来:“黑川极原!”

    “黑川极原?”两人不自觉往后了一步,心中略有不祥。

    卢伟杰将剑向右一挥,面不改色横挥。

    就在卢伟杰挥剑的瞬间如意通体被黑紫色闪电覆盖,摩擦着空气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诸葛飞袁生和金吕叔湘见势都失去了出战的兴趣,向后退去,将武器抵在胸前,以免被卢伟杰习惯了这个地球的物理参数之后调动出来的能给误伤。

    卢伟杰感觉到了诸葛飞袁生和金吕叔湘离开了自己的气场范围,心中突现杀机,运足气力,想将自己心中的怒意一并出。

    “黑川极原!”再次呼出其名,力量大增。

    立春虽离卢伟杰尚有数米,但那股杀气和能的压迫力,却逼得他无法呼吸。

    只一个呼吸之间,却像过了半个世纪。

    “伟杰!”诸葛冰清在休息后,恢复了点精神,看见卢伟杰此时的状况,不禁心中一紧,呼出了卢伟杰的姓名。

    诸葛冰清的呼喊虽轻,但是瞬间震动了卢伟杰的耳膜,触动了神经,一段不明的记忆浮现在脑海里。

    “伟杰!”

    “怎么了?”

    “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嗯……好啊,答应你一万件也可以,但是你可要量我力啊。”

    “嗯,我是希望你除非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否则不要随便伤及性命。”

    “这个……也不是我想就能做到的啊。我不杀人,也就杀我了,你忍心我死么?”

    “怎么会……难道没有两全的方法?”

    “杀人容易救人难啊……”

    “可是……”

    “除非……除非我足够厉害,人杀不了我,我才有放人生路的权力。”

    “那那那那你就修炼到足够厉害吧!”

    “小傻瓜……”

    “干嘛又骂人家?”

    “这世上所有人都怀一颗敬重生命之心就好了,只是可惜,人心中总有这么一块地方都是阴暗面呢,我如果足够厉害了,阴暗面就很有可能会膨胀,到那个时候,我可能就不是我了。”

    “不会的!”

    “嗯?”

    “若你堕入魔道,或受魔障,由我负责唤醒你!”

    “呵呵,你说的啊!”

    “我说的!”

    卢伟杰回神,心中只记得记忆里和自己对话的女子坚定的眼神,严重却不自觉溢出了泪水。手中的力量一减。

    黑紫色的闪光变成了有蓝色温和的光,但是威力不减。单杀技能被卢伟杰用成了群攻。

    所有杂兵被卢伟杰一招剑气压退入了黑森林,全部甩到树上,再加上卢伟杰剑气压入,将黑森林里那遮蔽阳光树木断倒。

    光线射入进来,诸葛飞袁生眯眼抬头看去,笑道:“黑森林倒变成光森林了啊?!”

    “噗!”立春一口血喷了出来。

    卢伟杰按压住眼中的泪珠,眼珠向右撇撇,稍皱了皱眉头哽咽了一下,之中没有说话。

    立春虽然硬抗下了卢伟杰的招数。但已身受重伤,却似看透生死般,看了看左右,横躺纵坐的手下,一个个都动弹不得,笑着对卢伟杰说道:“素闻金牌大人武功盖世,但我从小自视甚高,即使在24人之中我局末位,我也不觉得你能厉害到哪去,可今日一见。”

    卢伟杰收敛了心神,看向立春。

    立春捂着胸口,靠着身后的树木,嘴角微微流出血丝,笑道:“今日一见却现确实不如一毛,我能在死前见你一面,能知个天高地厚,也算无憾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卢伟杰扫了一眼包括立春在内的所有敌人,虽无死伤,但都已重伤。

    立春难得男子气概地坦荡一笑:“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我没准备杀你们。”卢伟杰虽然原有杀机,但此时早被诸葛冰清一声呼唤叫回。

    立春微微皱眉。